47.西疆- 学霸红包群[重生]_时时彩信誉平台
47.西疆
    此为防盗章, 订阅不足30%的话,要等6小时哟。  高中的做操情况比初中时期还要散漫,排在队伍前面的女生们相对还认真一些,排在后面的那些男生,大多都是随意动一下手脚,要么就是站在原地抱着手臂偷懒。

    司珩懒懒地歪斜着身子站在高二16班的队伍末尾, 低垂着头,眯着眼睛, 似睡非睡。

    他前面站着魏远,再前面是楚弈修。

    楚弈修转过头正想跟魏远聊天,目光恰好瞥见刚刚站定在人群后方的温凉,眼中闪过一丝兴味。

    他朝魏远使了个眼色, 努努嘴, “小黑, 看那边。”

    魏远一听,条件反射地扭转头, 刚好看到站在左后方,跟他隔着一个人的温凉,眼角跳了跳, 压低声问:“这不是珩哥说的那个小孩吗?”

    “就是她!你有没有发现这个高一的小孩好像比上几个礼拜好看了很多?”楚弈修望着温凉的方向,眼中透着极浓的兴趣。

    小姑娘个子娇小, 加上跟珩哥闹过脾气, 楚弈修对她有些印象。之前没有注意她的长相, 今天突然这么近距离地看到, 竟然意外的觉得有点可爱。

    站在最后面,耷拉着脑袋一脸睡不醒的司珩,迷迷糊糊间听到两人的对话,懒懒抬起头看向楚弈修的方向。

    对方接到他的目光,抬手指了指左后方的位置。

    华荣实验的夏季校服是蓝白配色的,女生的上衣是蓝领的白色短袖衬衫,下身是藏青色的百褶裙。

    温凉穿的是最小码的校服,衬衣下摆收进百褶裙里,裙摆恰好高过膝盖一个拳头,长度适中,不会太短也不会太长,白嫩纤细的双腿上穿着一双和裙子同色系的半膝袜,

    除了下摆收进腰身这个在其他女生眼里有些土气的装扮外,温凉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跟其他女生一样,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意外的是,她这样的一身打扮非但不会让人觉得土,还给人一种格外乖巧温软的感觉。

    楚弈修朝司珩丢了个只可意会的眼神,然后用一种特别暧昧地语气,压低声说:“珩哥,你说的那个脾气特别差的小孩。看上去很软很可爱啊!比小黑新交的女朋友萌多了!”

    原本还半睁不睁眼的司珩,目光微微一闪,侧眸看了一眼还在朝温凉看的楚弈修,懒洋洋出声:“你不做操啊?”

    “嘿,看小学妹做操可比自己做操有趣多了。”楚弈修露出一个略微有些意味深长的表情,原本有些清秀的脸庞,在司珩眼里别提多猥琐了。

    听他说完这些话,司珩也不搭腔,只双手抱着臂,定定看着他。

    感受到司珩那没什么情绪和实质性内容的目光,楚弈修脸上装出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眼睛里却藏着十足的看好戏。

    两人对视没多久,一套广播体操已经做到最后一个动作,司珩转过头看了一眼站直身体,神色平淡的温凉,鬼使神差地抬手朝站在他左边的高一1班男生勾了勾手指头。

    然后在对方一脸懵逼的表情下,径自走到他的位置上,顺手把人推到自己站的位置上。

    刚开始做操的时候,温凉并没有注意到司珩。直到司珩问楚弈修不做操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跟那家伙就隔了一个人。

    这会儿一看到他跟高一1班的男生换位子,温凉暗自皱了皱眉。

    这人真是阴魂不散。

    正好做操结束,所有班级的队伍原地解散,人流一下子往他们在的后面这个方向涌来,温凉心中一动快速转身朝身后的楼道口走去。

    司珩见状大长腿随便跨了几步,瞬间就跟在了温凉的后面。

    人挤人的楼道里,司珩双手插着裤袋,半弯脑袋,侧眸看向挨着自己,又小心扶着楼梯扶手的小丫头,语调随意地问:“我的鞋呢?”

    温凉上楼的脚步几不可闻地停滞了半秒,神情平淡:“在教室。”

    “一会儿去拿。”

    “拿书来换。”温凉提醒。

    司珩挑挑眉,没有回应。

    两人走上二楼,人流少了许多,身旁却多了一些怪异和艳羡的目光。

    温凉怕麻烦,加快了些脚步,司珩一见,立马伸出手轻轻揪住她本就扎得有些松散的马尾,半弯下身,侧着头看她:“你电话多少啊?”

    温凉侧让过头,将自己的头发从他手里抽出,冷冷看了他一眼,转身朝自己教室的方向走去。

    司珩继续不紧不慢的跟着,继续不依不饶地问:“电话多少啊?”

    温凉停住脚步,一时头痛不已,她真的搞不清楚司珩这人到底什么鬼脾气,反正她现在已经来脾气了。

    温凉背对着他,回道:“你很烦。”

    司珩耸耸肩,走上前,临进自己教室的时候,冷不丁说了一句:“以后别穿这种裙子。”

    温凉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经过他们教室的后门,忍不住回了一句:“这是校服。”

    司珩脚步一顿,没回头,也没关上教室后门。

    他一把拉开自己课桌前的椅子,没骨头似地坐下,背靠着墙,垂着头,修长的食指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用着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穿校服都他妈那么可爱。”

    这边,已经回到教室的温凉,走到自己座位坐下。下节是英语课,她整理好物理奥赛资料后,抽出英语书,刚想看一眼这节课的课文内容,就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温凉,门口有人找。”

    温凉抬起头,没来得及问是谁找她,就听见班里的女生低声惊叫,“珩哥!!!珩哥在外面啊!!!”

    “居然能在大早上看到珩哥,简直有生之年系列!”

    “珩哥怎么在我们班外面啊?他来找班长?”

    “珩哥大早上的不睡觉,真的不会暴脾气发作?”

    “珩哥就是暴脾气发作,那也是帅气逼人的暴脾气!

    听着耳边那有些夸张的议论和嘀咕声,温凉轻轻蹙了蹙眉,伸手将放在椅子旁的鞋袋拎起来。

    为了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自然地走出教室大门。温凉的脚步始终保持着差不多的大小,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

    就在她出门的瞬间,高一2班彻底疯了,珩哥是来找温凉的?

    这怎么可能?

    作为当事人的温凉,前脚刚跨出教室门,一抬眼就看到司珩背靠着走廊的扶栏,耷拉着眼皮,依旧是那副没睡醒的样子。

    她走上前将鞋袋递给他,见他两手空空,问了一句:“书呢?”

    司珩伸手接过鞋袋,漫不经心道:“大概在宿舍里。”

    “…………”温凉气结,面无表情地瞪了眼前人一眼,当即转身。

    算了。

    放假前去图书馆赔付吧。

    跟这种人扯皮真心浪费人生。

    似乎是早料到温凉会有这个反应,司珩懒洋洋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你可以来我宿舍拿书啊。”

    温凉:“…………”完全不想理他,走人。

    “喂,你打算什么时候把电话号码告诉我?”

    被烦得脚下停了停,温凉终于回道:“等我想换新号码的时候。”

    “告诉我新号码?”司珩挑眉。

    温凉反驳:“老号码。”

    司珩嗤地笑出声,大步跨到她身后,弯下腰,脑袋几乎凑到温凉的脸颊旁,低声道:“我看起来很像白痴?”

    “你本来就是。”温凉脚下一动,避开他的靠近,匆匆走进教室。

    面对教室里众多好奇探究甚至是有些不可思议的目光,她稳了稳身形,面色从容地坐到自己座位上。

    ……

    第四节课正好是班主任的课,上完课之后,温凉趁着班主任整理教案和课本,跟他提了自己想要申请走读的事情。

    华荣实验是全寄宿制学校,宿舍管理制度相当严格,除非是有特殊情况,比如身体原因之类无法住校的,一般情况是不允许学生走读的。

    傅永安看着站在讲台桌旁文静乖巧的温凉,脸上明显有些意外。

    走读势必要放弃学校里的晚自习,虽然在家自习也是可以,可跟学校相比更容易分心。

    不论是从效率还是便利度上来说,在学校上自习绝对比回家学习好。

    傅永安沉吟了片刻,开口道:“你先跟我回办公室,具体说说走读的原因。”

    温凉点点头,跟着班主任往地理老师办公室走去。

    华荣实验的走读很难办成功,必须经过家长同意,班主任同意,以及教务处审核,校方才会签字批准。

    她想出去住就必须说服班主任。

    同一时间从教室后门走出来,准备拐过楼道口,下楼去食堂吃饭的司珩,远远地看到温凉跟着他们班班主任跑了,俊朗中透着些邪气的帅脸闪过一丝异色。

    温凉跟班主任谈了近二十分钟,对方都没有做下决定,最后只回了她一句:“回头我给你妈妈打个电话,问问她到底是什么情况。老师个人不建议你办走读,虽然你这个月的月考成绩不错,但是你要知道,高一的成绩根本不能作为高考的评判标准,老师不希望你因为这件事情影响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