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吃醋- 学霸红包群[重生]_时时彩信誉平台
46.吃醋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门, 温凉稍稍后退了半步,示意身旁的司妩先出去。

    司妩走出电梯,在外面停了停脚步, 等到温凉出来, 声音不轻不重地问:“阿珩最近怎么样?”

    温凉听言,额角微微抽了两下, 原本她还有些奇怪司妩刻意亲近的举动,到底有什么意图, 原来是为了远在大洋彼岸的司大少爷。

    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跟司珩太过亲近,温凉语气有些平淡道:“我跟司珩的联系不多,之前听朋友说他刚开发了一个新应用,在北美的反响不错。”

    司妩轻轻舒出一口气,眼角不自觉松弛了一些, 她侧眸看了一眼温凉, 原本还有些距离的声音里多了一些其他情绪:“你的事情我知道一些, 希望你能多照顾阿珩。”

    温凉点点头, 也没多想司妩话里的意思,语气自然:“司珩是个很出色的人, 您放心吧。”

    温凉的言下之意是, 以司珩的能力,别说是照顾自己,就是多照顾几百个失业人士, 也没多大问题。

    司妩却当她是答应下了, 又道:“司家一向注重门第, 你能凭自己本事在云海市闯出一片天地,日后你们也能轻松一些。”

    温凉一脸愕然,她没听错的话,司妩话里的意思是自己要想跟司珩在一起,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和资本?

    这都什么跟什么?

    她扭过头,刚想解释一声:“司总,您可能误……”

    一个清亮中带着些玩世不恭的声音打断道:“司总!大驾光临!请进!请进!”

    一身白西装,长得有些邪气的英俊男人突然出现在宴会厅的大门处,侧弯身将司妩请进会场。一双狐狸眼微扬,侧头看向走在后面一步的温凉,嘴角上翘,眼里满是兴味:“哟,这不是我们的新科状元温小姐吗?”

    被男人那带着十足调侃的声音拦住去路,温凉有些无语地抬头,看向面前的人,面无表情道:“万先生一定要把我拦在门外打趣?”

    万欣哲邪气一笑,弯腰请温凉进门,随即跟在她身后,微弯腰,凑近道:“温小姐今天过来这豺狼堆,需不需要一个英勇神武的骑士贴身保护?”

    温凉脚步一顿,扭头看向万欣哲,语气微冷:“万先生说笑了。”

    眼看温凉目光变冷,万欣哲眸光微闪,笑嘻嘻地露出一排大白牙,一点不觉得尴尬,“我说小凉凉啊,你这一口一个万先生的,谁知道你叫的万大,万二,还是我这个俊逸非凡的万三。”

    温凉忍了忍想要把万欣哲暴打一顿的冲动,转头对身旁的吴彩道:“吴经理,你陪万三先生聊一会儿,我还有些事情要跟司总谈一下。”

    说着,温凉直接把身后那个恐怖分子留给了吴彩,自己脚底抹油朝着司妩的方向走去。

    讲道理。

    一个万家大公子已经折腾得她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万家老三简直比他上头那两个哥哥还难缠。

    倒不是说万三比他那两个哥哥更有手段,完全是因为,万家大公子和万家二公子是万家实打实培养出来的正经接班人,也就是万三口中的那群豺狼堆里的猛兽之一。

    而万三则是这豺狼堆里的异类,不讲商场规矩,不做商人姿态,每次跟着他那两个哥哥一起出现,都是一副观光旅游,玩世不恭的模样。

    这模样也不是不好,毕竟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同。

    问题就出在,这个脾性比司珩还糟糕的人,每次碰上她就是一阵胡搅蛮缠。

    简直让人头痛。

    温凉看了一眼正跟人交谈的司妩,脚下一错,朝着一侧的休息区走了两步。

    刚才说出要找司妩的话,只不过是个借口罢了。

    毕竟是司珩的母亲,跟她面对面交谈总有些怪异的尴尬感。

    何况,从司珩朋友的角度出发,她个人对司妩并没有太大的好感,一个对亲生儿子置之不理的母亲,不论有什么苦衷,她始终是失职的。

    温凉是个极其重感情的人,也是个极其护短的人。

    一旦她认定一个人,不管是自己的亲人还是朋友,只要被她划分在自己的感情圈子内,她会以自己的方式表达自己对他们的关心和爱。

    就像她将司珩看做自己最亲近的朋友一样,她会不自觉从司珩的角度出发,去看待司妩这个人。不论她在云海市的商圈是如何成功的女强人,对司珩而言,她始终是个不负责任的母亲。

    随手取过一杯鸡尾酒,温凉抬眸扫了一圈宴会厅,期间扫到不少朝她方向偷觑,观望的目光,她也只当没看见,随意走到一处安静的角落。

    刚准备抬起手里的酒杯,浅蓝色的气泡酒徒然间被人从手里抽着,然后是万欣哲满是调侃的声音:“抓到一个准备喝酒的未成年!”

    “…………”温凉面瘫着小脸,目光冷冷横了一眼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万欣哲。

    接收到小姑娘的冷冻射线,万三公子一点不觉得别扭,笑嘻嘻地站在一旁,晃了晃手里的酒杯,嬉皮笑脸:“我说小凉凉啊……你这样的软妹根本不适合面瘫,快笑一个嘛!”

    “万三先生,你找我有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万欣哲邪气一笑。

    温凉耿直的摇头,“不能。”

    万欣哲一愣,继而大笑出声,跟着凑到温凉面前,动作亲密地就差靠到她身上,压低声问:“上次发给你的合作项目,考虑的怎么样?”

    温凉眼神一闪,脑中闪过一份文件内容,继而深深看了他一眼,目光撤回的当口,瞥见从远处过来的男人,微微一凝,忙低声提醒:“你大哥过来了,那件事回头我再联系你。”

    万欣哲一听,笑眯眯地低头,伸手捋了一下温凉垂在鬓侧的一缕细发,态度暧昧地凑到唇边亲了一下,低声道:“那我等你好消息哦!”

    “欣哲,你怎么在这里。”万欣宇走到温凉面前,斜了一眼自家老三,语气中透着些不耐。

    “得得得,大哥又来跟我抢妹子了!我这就走!”万欣哲假装不满地说了两句,接着朝温凉抛了个媚眼,干脆利落的转身走人。

    “我三弟这个人就是这样,温小姐别介意。”万欣宇有些歉意地朝温凉递了一杯果汁,笑容舒服自然,开口道:“温小姐应该还有几个月才成年,喝点果汁怎么样?”

    “谢谢。”温凉接过果汁,目光平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别看这个男人笑容和煦,一副温柔绅士的样子,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行事狡诈,心思深沉,不少人在他手上栽过跟斗。

    这次在自己身上吃了亏,想想都知道这位万大公子一定会耿耿于怀,说不定已经想了一万种想要弄死她的方法也不一定。

    两人寒暄了两句,万欣宇便转身去招呼其他的宾客,温凉则端着手里的果汁去寻吴彩。

    想到之前万三说的话,温凉那双今天特意抹了一些浅红色眼影的桃花眼微微眨了两下,如果万三不提醒,她都快忘了,这人曾经问自己要过微信,还给她发过一个有关绿地建设的项目。

    当时他只发了这么一个文件,并没有留下任何只字片语,更不像今天这样自然熟地跟自己套近乎,如果不是那句合作项目,她还真不一定能记起这件事。

    万欣哲发给她的那份绿地建设项目文件,不仅涉及到的部门极多,又跟政府挂钩,其中的利益牵扯不是她目前可以碰的。

    现在想来,有两个猛如豺狼虎豹的哥哥,万欣哲这个看似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说不定就是个披着羊皮的狐狸。

    但如果自己只负责绿地的绿化设施,倒是能为白露山庄目前铺开的花木种植找到一条新路子,也不失为一次推广白露山庄的好机会。

    何况,跟城建挂钩的项目,其中的优惠政策本身就很吸引人。

    回头可以跟王瑜哥商量一下这件事情。

    心下做了决定,温凉端着杯子,又往前走了两步,结果这次又是没走两步就被迫停了下来。

    只是前一次是因为万欣哲,这一次是因为她手包里轻振的手机。

    将装着果汁的酒杯放到侍应的托盘上,温凉取出手机,看到绿眼睛的来点显示,面上划过一丝诧异。

    现在这个时候,那边还是大清早,司珩这会儿打电话过来干什么?

    温凉接通电话,走到一处无人的安静角落,轻轻“喂”了一声。

    电话那头没有一点声音,温凉有些疑惑地将手机从耳边拿开,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确定正在通话后,小声问:“司珩?”

    又是一阵极度的安静,如果忽略掉手机里传来的浅浅呼吸声,温凉差点以为是不是酒店内的信号出了什么问题。

    她皱眉,询问:“司珩?你起床了?没事的话我挂了。”

    “你挂掉试试。”司珩一贯清冽的声音,此时听着有些沙哑,其中还透着一些愠怒。

    “怎么了?”温凉不解,这又是在发哪门子脾气?

    “修子又惹你生气了?还是小黑新交的女朋友去你公司捣乱了?”

    司珩伸手揉了揉额头,眉头紧皱,沉声否定:“都不是。”

    “那怎么了?”

    听到电话那头小姑娘干干净净,完全没有其他情绪的声音,司珩咬了咬后槽牙。

    总不能告诉那丫头,楚弈修知道她要去参加万宝集团,兴致勃勃地找了几个他在国内干新闻采访的朋友,托他们帮忙照顾一下她。

    这不照顾还好,一照顾就给他拍了一张她跟万欣哲那个花花公子的合照。

    放在床上的笔记本屏幕上显示着一张高清照片,只见万欣哲凑近温凉,一副想要亲她的动作。

    司珩猛地盖上笔记本,深吸了一口气。

    再这么下去,自己的头发都要愁白了,昨天一个司琛,明天一个万欣哲,鬼知道后天是不是万欣宇。

    司珩心里很气。

    但是他不说。

    傲娇的司大少爷,坐直声,轻哼了一下,压下心里那点不悦,话锋一转:“我的礼物什么时候到?”

    温凉脑子卡壳的半秒,才想起来他说的是昨天刚寄出的国际快件,颇有些无奈道:“最快也要三天吧?你这么着急干嘛?”

    “好奇心杀死一只翡翠。”司珩抿嘴,犹豫了一下,问:“你暑假过来玩两天怎么样?”

    “我哪有空玩?”温凉毫不吝啬地拒绝:“过两天我就准备去京都了,到时候还要看房子,买了房还得装修,各种琐碎的事情……”

    “行。”司珩眸中不悦,压抑着自己快要暴走的心情,尽量放软语气:“那我过去,你陪我在京都玩几天?”

    温凉握着手机的手颤了颤,心口莫名一跳,问:“什么时候?”

    “你什么时候去京都,我同天到。”

    “七月一日吧,这两天我交接一下手上的工作,还得送我妈妈去西疆,一来一回估计也得一周。”

    “正好,我等你的快件到了再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