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生日- 学霸红包群[重生]_时时彩信誉平台
44.生日
    对于温凉而言, “爸爸”这个词,在她过去的三十年里, 甚至是重生回来的这两年, 一直只是个简单的书面词汇, 没有特定的指向性, 更没有太多的情感寄托。

    温凉的外公很好的替代了温凉生命中缺失的父亲一职,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即便有个父亲陪着温凉长大, 他也不一定能做得比温凉的外公好。

    但是。

    温凉能感觉出来, 妈妈对那个男人的感情,即便十八年过去,那个男人在她心中已经死了十八年, 也无法让她忘记那三年的回忆。

    她不可能说出不赞同妈妈去西疆的话,也不想违背外公的意愿告诉她那个男人还活着。

    其实, 让那个男人就这么活在妈妈的记忆里, 比两人十八年后再相见, 更让她安心。

    可有些事情如果不弄清楚, 就像是一个根刺, 始终扎在她的后背上隐隐作痛。

    温凉放下碗筷, 状似不经意地问:“妈,你说, 要是爸爸没死, 你们会一起留在西疆吗?”

    跟着放下筷子的温语, 听到温凉的问题, 整个人怔在原地,脸上的表情复杂得难以描述。

    直到看见坐在对面,俨然已经是个大姑娘的温凉,温语忽地释然一笑,“如果你爸爸没死,我们肯定会等你出嫁之后,再一起回西疆。”

    低着头收拾碗筷的温凉,手上的动作僵了僵,眼眶一阵滚烫,勉强压下心中的心疼和难过,抬起头,弯了弯眉眼,笑着说:“有机会我也想问问爸爸这个问题。”

    “傻孩子,瞎说什么呢。”温语一愣,随即面带嗔笑,她只当温凉说着玩,却不知道,温凉心里是真的打算去问问那个所谓的爸爸,为什么这么多年对妈妈不闻不问。

    外公说过,他出身世家背景复杂,以他的能力,即便一年两年找不到她们,十八年过去了,还能找不到?

    也许。

    只是不想找罢了。

    ……

    入夜。

    临睡前,温凉将关机了一下午的手机打开,看到司珩拨过来的数十个未接电话,有些无语地摇摇头,看了一眼时间,回拨了过去。

    嘟嘟的声音只想了两三声,电话就被接了起来,然后,她听到司珩带着些愠怒的声音:“人间蒸发?”

    习惯了某人的小暴脾气,温凉面色从容地带上耳机,一边打开床上放着的笔记本电脑,一边查看着明后天的行程安排和宴会人员名单,一边回道:“骚扰电话太多,关机了一会儿。”

    一会儿?

    司珩撇嘴,这一会儿足足有八个小时。

    他有些不爽地将手里的咖啡杯放下,语气里带着些不满:“我看了网上的新闻,听说你准备去燕大?”

    温凉奇怪地皱了皱眉,网上居然都有她准备去什么学校的消息了?

    她摇摇头,手上敲了几个键,百度了自己的名字,网上居然连百度百科都有了。

    她看了几页,不怎么在意地回道:“之前燕大,清大,科大的招生组老师都来过电话,估计明天早上就会上门,我是打算去清大来着,具体选什么专业到时候再看看吧。”

    “只要不去科大就行!”司珩抢过话。

    温凉疑惑:“嗯?”

    “清大和燕大就隔了一条街,你去哪个都挺近。”

    温凉:“什么意思?”

    司珩在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慢悠悠开口:“mit这边跟清大有个交换生项目,等明年我修满课程提前毕业,到时候跟着交换生团队去清大。”

    “…………”温凉一脸懵逼,两年修满大学课程,还要跟着学校的交换生团队来清大,图什么?

    “我需要一个去华国的正当理由。”大概能猜到温凉此时的想法,司珩颇有些头痛的抱怨,“史蒂夫那老头太难搞了。”

    “那是你爷爷。”温凉无语,有这么说自己爷爷的吗?

    “再说了,你没事参加什么交换生团队?公司的事情不用忙?还是来华国有什么其他项目要跟进?”

    还能跟进什么项目,当然是为了你啊!

    司珩张了张嘴,话到嘴边愣是说不出口。

    可惜。

    温凉并不能够听到司珩此时心里的呐喊,她和平常一样,用着过来人的语气,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循循善诱道:“史蒂夫把你留在美国,就是希望你这个接班人能尽快成长起来,你别老跟他对着干,老人家年纪大了,你可别总是没事顶撞他几句,要是再像上个月那样把他气病了,倒大霉的还不是你自己。”

    听着温凉那明显带着关心的语气,司珩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明明小姑娘说的话都是他爱听,可她说话的语气,方式,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就好像……

    跟她平时教育翡翠的时候,一模一样。

    终于反应过来的司珩,暗暗吐血,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地位顶多跟翡翠排排坐,瞬间觉得危机满满。

    这要是自己不赶紧回华国,她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在大学里,指不定就被哪个禽兽给拐走!

    司珩试图拉回话头,顺便岔开话题:“别说我了,你后天是不是准备参加万宝集团的动土宴?”

    温凉轻抿了抿嘴,语带轻嘲:“万宝集团的大公子亲自送的请帖,我要是不去的话就太不给万宝集团面子了。再说了,谁让我狠宰了他们一笔呢?”

    八千万转售那块地,说实话,对于未来新城区最核心的商圈带来说,真的是非常划算。如果不是没有成熟的商业广场运作团队,这一块地她就留着自己开发了。

    可现在问题就出在,她先手买下这块地的价格才两千万。这块到手八个月的地,一转手就赚了万宝集团六千万,这件事在云海市已经疯传了好一阵子。

    白露地产现在就跟露了脖子的鹌鹑鸟一样,时刻都有人拿着枪瞄着,想想就有些刺激。

    温凉微微勾唇,眸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若是有那个上一世认识她的人看到,一定会发现,此时的她和当年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司珩听出她话里的不喜和反感,缓了缓声:“找个稳妥的人陪你去,你既然准备曝光自己,身边最好多带点人,要不我给你请几个保镖?”

    司珩暗含关心的提醒入耳,温凉微微一笑:“没事,我这边已经安排好人了。”

    司珩蹙眉,又道:“司琛的生日宴也在那天,同一个酒店,你怎么打算?”

    温凉停顿了一下,“我准备了礼物,到时候送个礼物意思意思,宴会就不参加了。”

    “礼物?”司珩一听,顿时脸色黑了黑,暗自咬了咬后槽牙,“我突然记起来,今年我的生日,你都没送生日礼物过来。”

    温凉面上一愕,仔细回忆了一下司珩最近一次生日,那阵子csw一团糟,司大少爷别说是过生日了,就是接她一通电话的时间都没有,还提什么生日礼物。

    不过。

    说到生日礼物。

    她还真替这家伙准备了。

    要不是被他那边的事情一打岔,自己也不会把这件事情给忘得这么干净。

    电话那头没有反应,司珩的眉头拧得更紧,他有些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语气透着些不悦:“喂?温兔子!你是不是睡着了?”

    “没。”温凉双脚落地,缓步走进衣帽间,对着电话那头明显在闹情绪的幼稚少年道:“之前给你准备了礼物,恰好被那件事耽搁了,回头我给你寄过去。”

    司珩一听,瞬间来了精神,“是什么东西?”

    温凉挑挑眉,打开衣帽间里的一个抽屉,看着里面包装精美的盒子,唇角微勾,语气中透着些罕见的俏皮:“到时候就知道了。”

    将抽屉阖上,温凉回到卧室,一边爬上床,一边嘱咐道:“时间不早了,我先睡了。你最近乖一点,别惹你家老爷子生气。”

    “好。”司珩意犹未尽地点点头,听着小姑娘甜甜软软的晚安,俊美白皙的脸上闪过一丝不甚明显的笑意,耳垂通红一片。

    挂掉电话话,温凉又回顾了一遍笔记本上的名单,这上面是后天参加万宝集团晚宴的宾客名单,其中有一部分是她准备结交的,还有一部分是她准备避开的。

    这两年她一直都在幕后,后天是第一次暴露在大众视野里,在那群老奸巨猾的商场老狐狸面前,势必要做好万全准备。

    第二日。

    如温凉预料的一般,几个大学的招生组老师陆续上门,各自商谈过后,温凉最终还是决定选择清大的经济与经融专业。

    将招生组的老师送走后,云海日报的记者也在约定时间上门,而在此之前,温凉已经让王瑜找人把温妈妈接去白露山庄。

    她这次在媒体面前露面是有自己的计划和打算,但是,她不希望妈妈也跟着自己一起曝光。

    再过几天妈妈就会去西疆,到时候她就可以彻底和京都的那些人隔绝,也不会有那场车祸。

    而自己。

    既然决定去京都,势必要面对他们。

    ……

    六月二十五日。

    华荣实验高三3班和未分班前的高一2班学生,在填完志愿后,被司家安排的豪华大巴车统一送往云海市最顶级的五星级酒店——维奥莱特大酒店。

    除了部分家里安排了司机接送的学生,参加司琛生日宴外加升学宴的学生,纷纷从大巴车上下来。

    一早就在酒店大堂等着接待的司琛,看着同班的同学,甚至是之前的初中同学出现在酒店的大门外,目光有些期待地在这群人这寻找着什么。

    陪着他站在一旁的司二夫人柳云,面色柔和,一身藏青色曳地晚礼服,显得格外雍容华贵。

    两人身旁还站着几个跟司琛玩得比较好的朋友,几个堪堪成年的少年,一个个都是西装领结,比在学校时多了几分成熟。

    刚从车上下来,正准备进入酒店大堂的学生,三三两两的找到熟悉的同学一起往里走。

    与此同时,一辆翠鸟蓝宾利gt缓缓驶来,停在酒店大门外,副驾驶座上先是下来一个身穿黑色简洁晚礼服的女人,只见她微微俯身打开后车座的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