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反派凶猛3- 她铜雀台平台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_时时彩信誉平台
第51章 反派凶猛3
    辛久微后背贴着殿门, 闭着眼, 怒道:“你别过来。”

    “公主莫非当真如他们所说, 还是个雏儿?”他不远不近的站着, 声音里是止不住的笑意。

    “谁?谁说的?”辛久微不信宫里还有人敢编排公主的是非, 当即更怒,“你说这些, 不怕本公主治你的罪?”

    “公主连看都不敢看我一眼,如何治罪?”

    “你别靠近我。”听到他抬脚又要往她这里走过来,辛久微顺手薅起旁边的花瓶,砰的一声就扔过去。

    耳边听见他一声轻嘶, 她懵了懵,心说不会砸伤他了吧?一下睁开眼。

    入眼就是他稳稳接住花瓶, 微眯着眼睛笑眯眯看着她的样子, 浑身上下好端端的根本没被花瓶砸中。

    辛久微怒不可遏,她话说的很急,口水都要喷出来:“靠!你又没被砸中,叫什么叫??”

    “公主说过喜欢我的声音, 难道刚才我叫的不好听?”

    “……”

    辛久微想哭, 她对系统说:“统啊你快把这个妖孽收了。”

    叫了几声系统都没反应, 辛久微想起来好像自从上个世界开始, 每次到了晚上,系统都会自动关机,就是因为不想看到某些辣眼睛的画面。

    辛久微默默咽了口血。

    就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关键他还恬不知耻的裸.着身体, 辛久微平复了下心情,软着声音道:“要不这样,你先把衣服穿上再说。”

    他默了默,再开口时,声音正经许多:“以往那些夜里伺候公主的人,都同我一般赤身进来,公主难道是嫌我身体不好看,所以才这样反感?”

    “不、不是,”她摇摇头,“我没有反感,只是、只是我不想被人强迫做这种事。”

    想到这个任务世界里反派boss的目的,辛久微心中一动,她低下头,喃喃道:“阿姐她根本不知道……我其实并不喜欢这些人,包括李君,我根本没喜欢过他,不过是阿姐送的人,我不好拒绝,但我也没法去和他们……”

    原身年纪不大,性格中还带着小女孩的羞涩内敛,否则也不会仅仅因为李君想要勾引她,就被吓的落水昏迷。

    辕朝民风开放,加上又是女皇掌权,女性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有些富硕人家的小姐甚至能同时招赘几个夫君,男人能三妻四妾,女人同样能左拥右抱,昭云公主这样的身份,身边没有几个男宠才奇怪。

    出于颜狗的本能,收下是一回事,真要和他们滚.床单,心理压力就很大了。

    温雪龄和原身则全然不同,在遇到穆修之前,温雪龄后宫里的男宠很多,每年地方官员和朝中大臣都会想方设法往她后宫里塞人,只因原身还没到选夫的年纪,否则她后宫里的男人也只多不少。

    “原以为我在公主心中是特别的,却是我自作多情了。”

    不知道他有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他说完,深深看她一眼,转身进去。

    这晚,辛久微睡在床上,他就在外间的椅子上凑合了一晚,宫人们将这个消息回禀给温雪龄时,她皱了皱眉。

    “阿桐……不喜欢他?”

    跟前侍立的吴公公想了想,躬身道:“听他们说,公主刚开始闹的挺凶,后来忽然就安静下来,早上还亲口吩咐人给他安排在雍兰殿。陛下以往送了那样多人过去,何时见公主这般上心?”

    温雪龄拧紧的眉缓缓松开,“有道理。”

    “公主还是女娃儿心性,对男女间的事似懂非懂,待她情窦开了,便晓得这其中的趣味。”

    远在膳厅用膳的辛久微,听着系统给她传送来的温雪龄和吴公公的对话,一下将嘴里的粥喷出来。

    婉婉忙取出手绢替她擦拭,“公主可是呛着了?”

    “没事,有点烫。”

    她摆摆手,一面对系统说:“……不是很懂这个世界的女皇大大,老给自己妹子塞男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拿钱砸我啊?啊?这些男人不仅花我的钱,还妄想睡.我,都是赔钱货,再塞我就要翻脸了!”

    系统:“翻吧。”

    “……”

    昭云公主后宫里添了新人,其他独守空“闺”的男宠们都急了,生怕她只闻新人笑,不听旧人哭,纷纷跑来怒刷一波存在感。辛久微对他们避之不及,一整天都窝在寝殿里装死,晚上,婉婉再次过来,她还没吱声,辛久微就大声道:“今天本公主没兴致,让他们玩儿自己去吧。”

    婉婉茫然了片刻,啜嗫着道:“是阑公子过来了,他说怕像昨晚一样太过唐突,所以让奴婢前来禀报一声。公主不想见他吗?”

    辛久微:“……见!”

    大佬来了,她敢不见吗?

    百里阑还没进门前,辛久微在椅子上拗了个威严的姿势,等看到他今天的打扮,她面皮悚然一紧,差点把桌上的茶盏扔到他脸上。

    他头发披散,身上穿着的火红长袍迤逦曳地,袍服上若隐若现的暗色水纹如波浪般荡漾开,漂亮的眉眼像妖.艳盛开的桃花,褐瞳潋滟,目光灼灼。

    “你没事穿一身红干吗?”她捂了捂眼,感觉眼睛都要闪瞎了。

    “不好看?”他弯了弯眼睛,在她面前坐下来。

    “你倒是不客气。”她看着他自来熟的动作,往后靠了靠。

    “公主转移话题的样子也很可爱,”他托腮看着她,懒洋洋的笑起来,“那位姓陈的公子便喜爱穿红衣,公主曾接连三日召见他,还赐了苏云缎给他,我便想着,兴许公主喜欢看人穿红衣的样子呢。”

    辛久微仔仔细细想了一会,没忍心吐槽说,那位姓陈的就是因为每天穿一身红,在原身面前瞎晃,原身以为他没衣服穿,让人给他量身制了新衣,勒令他换掉原本的那身红。

    她沉默不语,百里阑淡淡笑道:“还是公主只喜欢看他穿红衣,旁的人再穿,就不一样了。”

    “……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说这些?”

    “当然是为了伺候公主就寝啊,”他满意的看着她露出惊悚的表情,轻嘬了口茶,“陛下将我送给了你,我就是你的人,公主若不喜欢我,大可将我赶出去。”

    前晚那么猝不及防,她都没把他赶走,他是料定她是“软柿子”,堂而皇之的赖在这里不走了。

    白天睡太多,晚上她翻来覆去睡不着。

    外面静的掉根针都听得见,她摸了摸肚子,感觉有点饿,她悄悄下床穿上鞋,往外间走去。

    外面的桌子上摆着瓜果糕点,还有常备的茶水,她先往百里阑那边看了眼,发现他闭着眼睛没有动静,伸手去倒茶。

    糕点是晚上刚做好的,松软香醇,入口即化,就着茶水吃了点,她正想再倒杯茶,房间里忽然有人嗤的笑出声。

    “公主,你用的茶杯,我刚才用过了。”

    辛久微一口茶含在嘴里,喷也不是,不喷也不是。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忍笑看着她,见她望过来,眼中的笑意更深。他目光落在她前胸上,道:“原本我不想打搅你吃东西,可公主真是太粗心了,这件小衣很好看,是宫中绣娘新制的?”

    辛久微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猛然醒悟到自己现在就穿着小吊带和白色短裤站在这儿吃东西,这在现代看起来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穿着,在古代却很标新立异了。

    在他促狭的注视下,她扔下手里的东西,哒哒哒跑进里间,裹了件白色外披,又哒哒哒跑出来。

    “你给我出去!”她低声吼了一声,正要拿出点公主的威仪来教训他几句,身.下一阵暖流涌出来,她脸上的表情定格住,此时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好、好像吼的太用力,姨妈都被她吼出来了……

    她背着手摸了摸小屁股,凭感觉,是大姨妈没错。

    他注意到她表情不对,本来还要揶揄她几句,见状敛了敛眉,从椅子上站起来。

    “你怎么了?”

    “没事。”她支吾着看了他一眼,音调低了几分。

    “可是哪里不舒服?”

    “真没事。”她手收回来,后退了一步。

    他眯起眼,“公主的手上怎的有血?”

    这人眼神怎么这么好??

    辛久微瞪着他。

    “你受伤了?”他向她走过来。

    辛久微遮遮掩掩的态度很可疑,他人高腿长,很快靠近她,伸手拉起她的衣摆道:“这里也有血迹。”

    她感到身.下的姨妈来势汹汹,不想再和他闲扯,转身就往里面跑。

    他一眼看清她后面某些难以启齿的状况,要拉住她的手一下僵在半空。

    “你……来癸水了?”

    他面上浮出淡淡的薄红,只迟疑了一瞬,她就像泥鳅一样跑进去了,他站在外间没再跟过去,脑海中闪出她刚才期期艾艾的表情,半响,闷声笑起来。

    翌日清晨用早膳时,婉婉端上来一碗红枣花生粥。

    她慢慢喝完,随口道:“挺好喝的,明早也记得传一份。”

    婉婉脆声道:“阑公子说公主来了癸水,喝这个于身体有益,这粥是他亲手做的,公主喜欢便好。”

    她这话说完,旁边侍立的宫人们都知道他们家公主来了大姨妈。

    辛久微羞耻的闭上眼。

    然而,这些都只是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说说看,泥萌想怎么搞事诶嘿嘿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