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电话- 学霸红包群[重生]_时时彩信誉平台
42.电话
    此为防盗章, 订阅不足30%的话,要等6小时哟。

    听到一旁的响动, 温凉不自觉抬起头,还没看清来人的脸,那人突然伸出一只脚,白色带着红边纹的崭新球鞋在她面前晃了晃,然后听到一个极其欠扁的声音:“喂, 傻子擦鞋。”

    一听这声音和语气,温凉就知道头顶上的那张脸是谁, 她有些头痛地皱了皱眉,双手合起放在腿上的书,刚想起身离开, 那只在她身旁晃的脚又伸了过来。

    温凉神色冷了冷, 抓起手里的硬封皮书,“啪”地打开那只脚,一边站起身, 一边跨上楼梯, 语气透着些不悦:“你很幼稚。”

    “啧。”又一双新鞋惨遭毒手, 司珩拧了拧眉,黑着脸移动了一步,恰巧挡在温凉上前的台阶上。

    刚往上跨了一脚还没站稳的温凉, 鼻子脑袋一下子撞在眼前人的胸口上, 作用力加惯性下, 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地向后仰倒。

    惊慌失措之下,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紧紧揪住眼前人的校服衬衫。

    一撞上人就察觉到情况不对的司珩,第一时间抓住楼梯扶手,身体被温凉拉拽地不得不弯腰,俯身摇晃之际,右脚连着往下踩空了两个台阶才堪堪稳住身形。

    他伸出右手动作自然地揽过温凉瘦削的后背,一把将人抓在手里。顺势往自己怀里一塞,左手用力撑起,右脚抬起,动作干净利落地站回最上层的台阶。

    一撞一拉的过程只短短几秒,司珩却少见地有些怔神,暗自舒出一口气,他低下头,瞧着怀里双眼紧闭的小丫头,一副英勇赴死的表情,忽地勾起一抹笑意,然后用着一贯恶劣的语气问:“你这是在跟我索吻吗?”

    惊魂未定的温凉,乍一听到司珩的声音,骤然睁开眼,恰好看到司珩那张白皙俊邪的脸上闪过一丝恶劣的笑,脸色顿时黑了黑。

    她才刚刚站稳,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一个抬腿就往司珩膝盖上踹了一脚。

    “嘶……抱你的时候不踢现在踢?”司珩吃痛,瞧着小丫头那双天生带着些红晕的桃花眼,不自觉挑了挑眉角,语气还是吊儿郎当:“赶紧过来给哥揉揉。”

    揉你大爷!

    温凉气得瞪眼,张嘴轻声骂道:“混蛋!”伸手推人的时候,还有些气不过,抱着书的手一甩,泄愤似地直接将那本原文书甩在司珩身上。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她也不管司珩表情吃痛地往后退了几步,径自转身朝自己的教室走去。

    正当温凉转出楼道口的拐角,迎面恰好撞上似乎是刚经过1班出现在这里的司琛,她只冷冷看了他一眼,神色难看地继续往教室走。

    心里暗自嘀咕,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两兄弟没一个好货色!

    回想起刚才自己险些摔下去的那一幕,温凉有些心有余悸地伸手抚了抚心跳加速的胸口,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出。

    要是自己就这么仰着脑袋直接摔到楼梯下,指不定是摔成傻子还是直接摔重生回去。

    果然,每次遇上司珩这家伙都不会有好事!

    跟温凉擦肩而过的司琛,回头看了一眼她的背影,没有出声叫住她,而是朝着还在楼道口的司珩走去。

    他也不靠近,站定在距离司珩三四米远的位置,目光在司珩的膝盖和胸口停留了片刻,然后看向被温凉遗落在地上的那本原文书,神色微微闪了闪。

    他问:“二哥,你怎么会跟温凉在一起”

    司珩随意揉了两下已经不怎么痛的膝盖,漫不经心地抬了抬眼皮,弯身捡起地上的书,语气透着些玩世不恭:“怎么了?你吃醋啊?”

    司琛面上一愕,没有点头,也没有出声辩解。

    司珩却嗤笑了一声,上下打量司琛,忽然问:“你跟她在交往?”

    “没有。”司琛摇头,神色难辨。

    司珩见状,恍然大悟:“那是在交往的路上啊……”

    司琛抿了抿嘴,再次摇头:“没有。”

    “都没有?”司珩挑挑眉,“那就有趣了。”

    “什么意思?”司琛皱眉,望着眼前的人,没来由地一阵心烦意乱。

    他跟这个表哥相处的时间满打满算加起来也才半年,除了那一丝血缘关系,司珩身上根本找不到一丁点属于司家人的沉稳。

    像他这种我行我素这样的性格,根本不适合在司家生存。

    司琛却不知道,司珩从来没把自己当成司家的一份子,司只是他的母姓,于他而言,左右不过是个中文姓氏。

    至于司珩,原本他就因为缺觉被吵醒而心情不好,遇上那只兔子本来也只是想欺负一下,泄泄愤,结果泄愤没成功,反倒自己被踹了一脚,这会儿遇上司琛一副捉奸在床的质问架势,哪里肯好好跟他说话。

    情绪转嫁的同时,向来乖张自持的司珩,连眼皮都不带掀地直接说了一句:“你要是没这个打算,我跟那兔子妞玩玩?”

    “二哥!”司琛神色一暗,面色跟着带起一丝紧张,他说:“温凉跟那些女孩子不一样,你适可而止吧。”

    “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跟那些女的玩过似的。”司珩眸色淡了几分,目光微冷地划过司琛,掂量着手里的原文书,转身走人之际,忽然丢出一句:“既然觉得不一样,怎么不好好护着……”

    听到司珩的话,司琛顿时哑了声,整个人杵在原地,过了几分钟才恍恍回神,反身折回教室。

    走回教室坐下的司珩,随手将那本傲慢与偏见丢在课桌上,一旁正看着魏远打手机游戏的楚弈修,转头看了一眼司珩,余光瞥见桌上的那本书,有些奇怪的问:“珩哥,你这出去一趟就从图书馆借了一本书?”

    司珩懒懒地看了他一眼,背靠着墙壁,两条大长腿一抬,架在旁边空着的椅子上,修长白皙的右手不自觉在空中动了动,想到刚才抓着那只兔子的时候,那一阵膈人的手感,不自觉皱了皱眉。

    这兔子也太瘦了吧?

    不止瘦,脾气还差,明明长得跟幼儿园那些小矮子一样很可爱啊,脾气怎么这么差?

    看来需要个人好好管教一下。

    一米八五的珩哥对一米五八的兔子,进行了惨无人道的人参公鸡。

    而作为当事人的温凉,这会儿正脸色难看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眼前的大屏幕是一大片一大片血肉模糊的画面,变形章鱼的触手咬死的血肉尸体整整蓄积了一整艘船舱底部。

    太恶心了。

    温凉垂下头,无奈又烦躁地趴在桌上,止不住叹气,一定要尽快换座位,远离所有姓司的。

    要是下次再让她遇见司珩,二话不说,直接把他鞋子踩烂。

    ……

    多灾多难的周六晚上过去,周日上午是两节选修课和两节社团活动课,下午则是自由活动休息。

    温凉的选修课是素描和色彩基础练习,社团活动课她是基本不去的,因为当初报名社团的时候,为了防止学习上分心,她报了一个全高中部最冷的社团——天文社。

    到目前为止,天文社的成员加上温凉只有四个,一个高三的前社长,两个高二的社长和副社长,还有温凉这个高一的社员。

    因为人少,加上白天也不适合观星之类的,所以这两堂课天文社默认是自由活动。

    上完选修课后,温凉直接去了班主任的办公室,申请了出校证明,准备趁着自由活动的时间,去学校周边的书店一趟。

    华荣实验占地面积足足有800亩,校区建在云海市西河区的东郊,这一带地理位置相对偏远,目前还处在未开发状态,周边有大量的荒地以及一些工厂。

    学校很偏僻,周边的书店很小,里面卖的大都是时下比较流行的一些热血小说和漫画,温凉在里面逛了一圈后,两手空空地出来。

    她看了一眼时间还早,决定打车去市区。

    车子停在云海市最大的书店云海书城门口,温凉熟门熟路地走进里面挑了两个版本的本草纲目,顺便在农业类目区挑了些有关植物分类,种子储存,土壤配比等等的基础入门书。

    除了这些书之外,她又到了高三复习资料区域,选了上一世的几套比较有用复习材料一并买下。

    以她目前的学习速度,加上清目水的辅助,她有把握在这个暑假将高三的所有内容重新熟悉一遍,接下来就是着重练习理综部分。

    而且,她印象很深的是,之后的两届高考将是未来十年高考里最难的两次,华荣实验的四个创新班在这两次高考连,不说重本率,就是普通的一本率都比四所重点高中低了不止一个线。

    而按照她的规划,最好是能在高二的时候提前参加高考,越早毕业,自由的时间也越多,但这势必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在学习上。

    毕竟自己重生后,除了知道一些后世发生的事情,并且拥有一个神奇的微信群,其他各方面和普通的高中生并没有什么两样。

    买好书后,温凉去了一趟洗手间,将厚厚一堆书收进格子间后,然后去了最近的一个花鸟市场。

    在花鸟市场里挑了一堆花卉种子和一些多肉叶芽,然后又买了一些轻便的塑料小花盆。

    买完这些后,她还不忘记去超市买零食打包发给群里的小伙伴。

    买完清单里列好的东西,简单地吃了顿午饭后,温凉并没有急着回学校,而是在市区的几个购物广场和商城的翡翠珠宝店里待了一下午,耐心细致地观察和记忆下这个时代的翡翠制品。

    温凉转了两辆公交车后,才终于在学校大门斜对面的公交车站下车。远远看了一眼学校的正大门,这会儿正是各种豪车进出的高峰期。

    望着车流混乱的校大门,温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旅行箱和被褥袋子,轻蹙了蹙眉,穿过人行道,避开正面行驶而来的车辆,朝反方向的东侧门走去。

    在众多家长陪着孩子走进宿舍楼的人流里,温凉的身影显得有些孤单,她本就纤瘦,这会儿又推着两个旅行箱和一个被褥袋子,有种行李快要把人淹没的感觉。但就是这样一个小身板,行走时步履轻缓自若,脊背却挺得笔直,柔软中透着一股子韧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