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道歉- 学霸红包群[重生]_时时彩信誉平台
41.道歉
    此为防盗章, 订阅不足30%的话, 要等6小时哟。  温语听到她的解释,暗自松了一口气,小凉要是能跟朋友在外面逛逛, 只要不是真的晚归,倒也没什么。

    母女俩一起走进家门,温凉先去整理自己的东西,然后陪着妈妈做饭。

    两人吃完饭后, 还是和平时一样, 一个绣花一个练字, 这几乎成了两母女放假相聚后的唯一日常。

    瞧着自家姑娘认真练字的模样, 温语摘下眼镜,收拾了一下绣绷绣线, 语气带着些追思:“小凉啊, 你外公可真是奇怪,你明明性子软糯内向, 他却偏偏让你练赵体。”

    温凉听言, 俯身下笔的动作一顿,忆起自己从记事起便跟在外公身边练字学文,眉眼不自觉软了几分, 她说:“外公说我性子太稳, 遇事只退不进, 过于含蓄内敛。赵体平中寓险, 有法度又不拘泥, 气雅温润,又有锋芒流动,教我做人应当如此。”

    温语一听,不自觉笑出声,“你这小丫头,年纪不大,怎么说话总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都是跟你外公学的吧?”

    温凉放下手中的毛笔,顺势坐到温语身旁,敛了敛眉,神色多了一份郑重,她说:“妈,我有个事情想跟你说。”

    “怎么了?”突然瞧见自家姑娘神情严肃紧张的样子,温语心口不自觉颤了颤,生怕她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事情。

    温凉的瞳眸微微沉了沉,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决定要跟妈妈坦白一部分关于aw智能手表,以及微信群的事情,可事到临头,不知怎么又有点怂。

    温凉深深吸了一口气,拉起温妈妈的手,将aw智能手表和微信群里的那些奇遇一样不落地说了出来。

    但她还是隐瞒了自己重生的事情,不是怕妈妈不相信自己,而是不想她为自己担心难过。

    温语在得知微信群的事情后,虽然心中觉得荒诞,面上却没有露出任何的不相信和异样,她看着温凉的目光始终都是温柔自然,充满信任。

    也许十五年前的温凉无法感受到这份信任,但是此时的温凉,拥有一个成年人灵魂的她,深深为这份信任所折服。

    将自己想说的全部说完后,温凉尝试着在温妈妈面前打开聊天屏幕和格子间,结果发现这两个虚拟屏幕只有她一个人能看见。

    于是,她默念了一声,将格子间里刚买的电脑,单反全部取出放在桌上。

    真切地看到突然出现在桌上的东西,温语神情愕然,然后看着自家姑娘将各种东西收起来又拿出去,来回这么好几次后,她居然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神奇的设定。

    温语斟酌了一下用词,望着自家姑娘,问道:“小凉,你决定告诉妈妈这件事情,一定经过自己的考虑。可以告诉我,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自己的女儿,自己最清楚,小凉这样的性子能做到现在这一步,已经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温凉闻声抬眸,对上母亲关切的目光,微微有些哽咽,她低下头,掩去眼角的一丝微红,目光坚定:“我想自己创业。”

    温语暗自叹了口气,抬手拂了拂温凉的小脸,一时感慨万千,“难得听你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妈妈真不知道是该夸你长大了,还是怨你外公把你带歪了。”

    她又沉默了一小会儿,忽然出声道:“作为一个母亲妈妈只希望你能安安稳稳的长大成人。”

    听到这句话,温凉心里咯噔了一下。

    接着,她却听到:“但是妈妈必须尊重一个勇敢做出决定的人,你想做什么妈妈都支持你。只希望你记住一句话,做任何事情,必须心存正气,坚守底线,握好你心里那把尺,别丢了。”

    温语的话一字一句地钻进温凉的耳朵里,敲进她心里,百转千回,历久弥新。

    她点了点头,坐姿端正笔直,语气分外郑重:“我记住了。”

    温语一听,眉眼不自觉弯了弯,伸手弹了一下自己姑娘的额头,催促道:“行了,赶紧去洗澡睡觉,学习的事情也一样不能耽误。”

    “嗯。”温凉站起身,因为不擅长表达情绪,她只乖巧的点了点头,便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身后却传来温语的声音:“别用假丨身丨份丨证了,回头用妈妈的。”

    “好……”

    温凉脚步平稳地走回自己的房间,反手刚关上门,强忍着的情绪终于忍不住失控。

    一时间,泪如雨下。

    这是她重生以来,第一次如此真实痛快地宣泄情绪,不是因为害怕,也不是因为怨恨,而是因为对生活的感激。

    …………

    周六,温语不用去学校上课,村里那些乡邻的农活也忙得差不多了,于是,她就陪着温凉一起在后院菜园子里捣鼓她口中说的神奇的果冻土。

    中午吃完饭,温凉拉着妈妈一起涂上云草水,做了会儿瑜伽放松了一下身体。

    她刚准备看一会儿英语复习资料的时候,突然被温语拉着回到自己的房间。

    就在温凉有些奇怪温妈妈的举动的时候,却看到她翻开自己的床板,把床底下装着外公遗物的那些木箱子推了出来。

    只见她一边打开其中一个涂了红漆的木箱子,眉眼中满是回忆,“你外公是京都人,年少时期开始游历世界各地,家里虽然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从我记事起就没有来往。我是在宋州出生的,刚出生没多久,你外公就带着我全国各地的跑。直到有了你,我跟你外公才决定在春晓镇定居下来。”

    温凉心头大震,她是第一次听妈妈说起这件事情,就连上一世,她都不知道外公是京都人,更不知道自己并不是真正的云海市人。

    怪不得,小时候总奇怪别人家有那么多亲戚,自己家逢年过节除了去章伯伯家和隔壁几户邻居家,就只是去小香山山南的香山禅寺拜见慧智主持。

    “你外公冬天去了的时候,留了一份遗嘱,原本妈妈是打算等你成年了再告诉你这件事情。现在你有自己的规划和打算,这遗嘱上的东西你可能用得上。”

    听着温语的话,温凉不自觉蹲下身,目光落在红漆木箱子里,里面是码放整齐的一堆画卷。

    “这些书画都是你外公的宝贝,妈妈现在就把它们交给你,希望你珍之重之。”

    …………

    从妈妈手里接过外公的遗书后,温凉便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发了好一会儿呆。

    遗书上说,这些东西暂时交由妈妈保管,直到自己成年有能力自行保管后,再转交给自己。

    她是90年9月8日出生的,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一结束刚好满18周岁。

    而妈妈出车祸的日子是8月25日……

    车祸之后的两天,章伯伯帮着自己办了丧事。

    那晚她在村里的祠堂守灵,家里因为香烛火苗意外着了火,老房子有不少木质结构,后头又靠着山,大火烧了两个晚上,火星才彻底灭下去。

    这个家却被烧了个精光。

    什么都不剩,只剩下一堆乱砖和烧得几近碳化的几根梁木和柱子。

    家没了,妈妈也走了,她是逃着去深市上的大学,根本不知道还有遗书和书画这些东西。

    现在想来,这一切未免也太巧合了。

    她望着箱子里的画卷,伸手从里面拿了一幅出来,拆了中间的绑线,缓缓将画布展开,待看到山崖嶙峋,松木奇秀的画面,呼吸猛地一滞。

    视线急忙追到画卷右侧底部,目光一接触到署名和署名旁的特殊印章,双手不自觉一抖,画轴应声落地,呼吸不自觉急促了几分。

    《梅山五松图》当代著名画家宋喻于1932年创作的作品,2012年5月在港城金峰拍卖会所,以27个亿的价格被一位美籍华人富商拍走。

    那场拍卖会,她在现场。

    似是想到什么,温凉也不管地上这幅画的真假,颤着手从箱子里拿出数张画卷一一打开。

    《永州灯会》《八珍奇缘》《山海秀丽图》……

    疯了。

    一屁股坐在地上,温凉脑中一片混乱,看着铺开在地上的《永州灯会》和《八珍奇缘》,心如鼓擂。

    这三幅画分明就是那次拍卖会的最后压轴三宝,除了《梅山五松图》,《永州灯会》和《八珍奇缘》分别是以15亿和19亿的价格被京都的一位富豪一齐拍下。

    她对书画的研究多半来自于外公,看到能叫出名字,知道些来历,却做不到辨别名家真迹,更无法确认真伪。

    可她的记忆不会出错。

    何况这些东西又是外公留下的遗物,不可能是赝品。

    也就是说,那场拍卖会上的这三件拍品很有可能就是从她家里拿走的,而妈妈的车祸和那场大火很有可能……

    温凉心绪微乱,急忙站起身跑出房间,冲进厨房,目光一看到温语在灶台前忙碌的背影,强压下心中的骇然,语调尽量平稳地问:“妈妈,还有其他人知道外公留了这些东西给我吗?”

    正忙着切菜的温语一听,也不回头,一边切一边语气自然地回道:“你外公在春晓镇总共就两个老朋友,一个是你章伯伯,另一个是慧智大师。立遗嘱的时候,我跟你章伯伯还有慧智大师都在。”

    温凉本就悬着的心,在听到章伯伯和慧智大师的名字之后,心脏猛地一抽,她有些慌乱地点了点头,脚步虚浮地往自己房间走去。

    好在温妈妈这会儿正忙着做饭,并没有注意到她的慌张失神,否则又得害她担心好久。

    回到自己房间的温凉,动作极快地将地上的那一堆画卷收拾好,连带着红漆木箱子一并收进格子间。

    她一边扶着床沿坐下,一边紧锁着眉头,她的记忆力一向很好,过去的事情很多都记得清清楚楚。

    大概是妈妈去世后的半年,她接到小越哥打来的电话,说章伯伯因为采石场塌方出了事故,意外死亡。因为人在深市,她没能回春晓镇参加葬礼。

    还有慧智大师。

    家里那场大火之后没多久,慧智大师突然中风,最后也没能挨过一个月。

    也就是说,唯一知道遗嘱的三个人全部都在她满18周岁的那一年,或意外或其他原因的去世了。

    温凉倒吸了一口冷气,即便这些猜测和推断成立,可除了妈妈提起过的外公的那几个兄弟姐妹,自己根本连个怀疑对象都找不到。

    虽然知道这些事情发生在两年后,温凉却十分担心这件事情会因为自己的重生而产生其他的变化,她松了松紧抓着床沿的手,不由自主地打开聊天屏幕。

    温凉:有人在吗?

    斯皮尔:怎么了凉妹子?

    温凉:想找大家帮个忙。

    木莲:发生什么事了?

    玉玉:我的小凉凉,你遇上什么麻烦事了吗?快来哥哥的怀抱里,哥哥给你力量。

    温凉:…………

    马克:玉玉你给我起开!

    看着群里的小伙伴出来笑闹,温凉原本还有些紧张害怕的心情,稍稍缓和了下来。想到自己一时冲动之下就打开聊天群,寻求他们的帮助,忍不住摇了摇头,毕竟那些事都是自己的猜测……

    温凉沉默了小一会儿,结果群里的几人还以为她遇到了什么危险,一个个都着急起来。

    木莲:小凉你怎么样?

    斯皮尔:凉妹子凉妹子凉妹子?

    温凉:我没事。

    温凉斟酌了片刻,决定将自己的这些猜测告诉众人。

    结果她才刚刚说完,群里就开始出谋划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