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投资- 学霸红包群[重生]_时时彩信誉平台
39.投资
    此为防盗章, 订阅不足30%的话, 要等6小时哟。  玉玉:功能说明我都录在工程眼镜里了, 你戴上眼镜直接看说明影像就行, 具体怎么解石,雕刻还得你自己研究,毕竟我们这边是没有这门技艺的。另外, 我在你的设计图基础上,给工程眼镜增加了高倍摄像功能,到时候你可以把工作实验的全过程拍下来, 分享上传给我们, 我们可以把资料归档储存起来。

    温凉:好的,那我先试试。

    将解石工具箱和工程眼镜取出, 温凉略显小心的拿起跟她画的设计图纸外观没有太大出入的眼镜。

    和之前马克发的全框双镜片眼镜不同, 考虑到一部分时间需要正常用眼, 温凉参照了西方中世纪时期流行的单片眼镜, 再搭配她喜欢的金属链扣和轻材质耳夹, 复古金属外框配以淡红色的特殊镜片, 竟然有种cosplay道具的画风。

    她将耳夹架在左耳上, 扣上鼻梁上的镜架, 左侧的眼镜镜片上便投射出功能说明影像。

    看完功能说明之后, 温凉按照说明中的指令, 开启镜框边缘隐藏的高倍摄像头, 然后从格子间里取出两块之前就挑好的翡翠原石。

    这两颗翡翠原石外皮较薄, 皮面粗糙带着些细沙, 另一面透绿明显,有些类似解了一半的半原石,用肉眼可以看到部分颜色较浓的绿色。

    温凉拿起解石工具箱里的特质强光手电筒,打光看了看原石内的玉石,然后在使用工程眼镜看了一眼,发现工程眼镜能够清楚看到里面的几道较细微的裂纹,棉的程度以及飘花。

    因为是拿来练手的原石,她一早就挑了两块种水一般的原石,这会儿一看,果然其中一块豆种,一块糯种。

    大致试用了一下几样工具后,她在其中一块大概拳头大小的浅灰色原石上画了想要擦解的裸石范围,然后开始上手操作。

    直到熄灯铃声响起,温凉手里的这块原石才大致解出三块裸石,裸石的大小足够做三个比硬币大一些的挂件。

    将东西收拾好好,温凉将之前拍摄的视频上传到群里,跟群里的众人说了声晚安,起身洗了个澡,坐在床上看了一会儿下午买来的花卉种植入门书,才安心睡下。

    之后的几天,除了之前每天都会做的事情,温凉额外分出了些时间用来研究练习翡翠的切解擦以及雕刻的工序。

    阳台上那些加了果冻土的花卉,涨势虽然不像之前的马铃薯那么可怕,却比一般的花头要饱满干净。

    ……

    时间过得飞快,五月的月考如期结束,成绩也在周五放假当天公布了出来。

    对于创新2班来说,这次的月考和之前的月考大同小异,温凉第一,司琛第二,张宇凡第三。

    除了四月那次的名次小变动,2班的三足鼎立局面从高一开学就不曾变过,不论是老师还是同班的同学,都对温凉再次考出第一的成绩没有太大的惊喜。

    但是对于温凉而言,这次的成绩却是打破噩运魔咒的象征。

    这一次,不仅她的班级成绩重新回到了第一名,年级名次更是排到了第三,这是她整一个高一学年里所有月考排名最靠前的一次。

    一个好的开端。

    将家校联系簿和成绩单放进书包里,温凉不自觉弯了弯眉眼,明显变得白皙水嫩的小脸,染着一丝连她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满足。

    因为上个月就换了薄被子,这两次回家都不用搬太多东西,温凉没让温妈妈请假来接自己,而是自己一个人坐公交车回家。

    出了校门之后,她没有像上次一样直接在校门口对面的公交车站坐车,而推着一只个头不大的浅蓝色旅行箱,背着一只碎花布小书包,拦了一辆出租车。

    正当她放好行李箱,上车的时候,小侧门缓缓驶出一辆纯黑色的慕尚,车内的金发少年手肘撑着车门,目光掠过车窗外绝尘而去的出租车,眼角微微上挑,语气带着些揶揄:“听说你又坐回了万年老二的位置?”

    端坐在右侧位置的司琛,闻声敛了敛眉,语调没什么起伏:“她一直都很努力。”

    “啧。”司珩挑了挑眉,修长的手指捋了捋微卷的头发,漫不经心道:“一会儿经过玉景大厦的时候把我放下,晚上我就不去你家吃饭了。”

    “二哥?”司琛微皱眉,提醒道:“晚上是家宴。”

    司珩勾唇,“就是家宴才不去,你们家那些规矩烦人得很,跟我妈说一声,今晚我睡在玉景大厦。”

    司琛抿嘴,没有再说话。

    心思各异的两兄弟坐着车离开学校,温凉则已经坐着出租车来到离市中心有些距离的悦风购物广场。

    这个购物广场是早年建起来的购物中心,因为被市中心附近新建的几个购物广场和商场分流,人流量不算大。

    温凉拉着旅行箱寻着记忆来到购物广场西南面,一个装修成古代木质楼房外观的商铺前,她抬头看了一眼店铺上头的金匾额,上面写着“江南珠宝”四个大字。

    之所以要来悦风购物广场,就是因为云海市最大的江南珠宝的总店在这里。

    她推门进到店里,店内的冷气打得很低,因为没有客人,站在柜台前的销售人员都显得有些百无聊赖。

    温凉的出现先是让这些销售人员为之一振,但在看清她只是个半大的姑娘后,这些人才刚亮了一些的眼睛顷刻间又暗了下去。

    明显察觉到这些人的变化,温凉见怪不怪,她推着行李箱,走到出售翡翠的柜台前,温和有礼地朝销售人员笑了笑,问:“你好,请问你们经理在吗?”

    胡青玫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小姑娘,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轻视的表情,尤其是当她看到少女身上穿的那套校服衬衫上别着的华荣实验外国语学校的校徽,眸光微微一亮。

    恰到好处地露出一个礼节性地笑容,问:“您好,请问您找我们经理有什么事吗?”

    注意到眼前这个女销售的目光在自己的校徽上停留了片刻,温凉眉角微挑,似真似假道:“我爸爸跟你们经理约好了,让我来这里找他,让他把我送回家。”

    胡青玫一听,神色不自觉一怔,眼前这个长得甜美可爱的小姑娘,难倒是公司哪个老总的女儿?

    毕竟华荣实验可不是一般人能读的起的学校,而且这个小姑娘的气质谈吐比一般这个年纪的孩子优雅得体太多。

    其他柜台的几个女销售一听,脸色也跟着紧张起来,甚至开始回忆起小姑娘进门的时候,自己到底是什么态度,生怕自己之前的表情给小姑娘留下不好的印象。

    “能带我去找他吗?”温凉微微歪了歪头,天然带着些浅红色的桃花眼,略显俏皮的眨了眨,脸上的表情并不夸张,但是能让人感受到她的请求和期待。

    同为女人,还是一个家里有两个孩子的妈妈,胡青玫在看到温凉那不自觉流露出来的稚气可爱,完全无法拒绝地点了点头。

    她招呼来一旁的同事照看自己的柜台,自己则带着温凉朝后头的木质楼梯上了三楼。

    来到经理办公室门外,胡青玫伸手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推开门,将温凉让了进去,然后朝坐在办公桌后的总经理道:“吴经理,有人找你。”

    吴墨有些奇怪地抬起头,目光瞥过站在办公桌前的胡青玫,接着落在她身旁的温凉身上,皱眉问:“找我什么事?”

    “这位小姐说他爸爸跟你约好了,让你送她回家。”胡青玫老实开口。

    吴墨再三打量了眼前的少女,十五六岁的孩子,身量有些娇小,五官干净清秀,身上穿着华荣实验的校服,但是跟记忆里那些人的女儿儿子一对比,没有任何想象之处。

    确定自己没有任何跟这个女孩有关的记忆,吴墨有些狐疑地开口问:“小姑娘,你爸爸是哪位?”

    温凉看着眼前穿着一身浅灰色衬衫,带着银边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男人,心里暗暗叹息了一声。

    这会儿的吴墨才三十二岁,文质彬彬,气质儒雅,跟十三年后神色疲惫的失意男人简直判若两人。

    她是在三年前的一次拍卖会认识的吴墨,因为是同乡的关系,两人聊了几句,只不过那时候的自己是小有名气的珠宝设计师,拍品里的两件拍出千万的项链套装就是出自她之手,而吴墨却是一个地方小珠宝行的销售经理。

    不论是从吴墨的口中,还是同行的同事口中,她听的最多的就是那句——

    吴墨这人三十岁之前一帆风顺,三十岁后人生多舛,尤其是江南珠宝行上层管理卷走资金,彻底断了珠宝行资金链之后。

    心里各种思绪翻转,温凉面上还是那副乖巧有礼的样子,她笑着说:“吴经理,我这里有几块翡翠,您能帮我看看吗?”

    如果是正常情况,不说是吴墨,不论放在谁身上,听到一个小姑娘说出这种话,一定会嗤之以鼻,外加将人赶出去。

    但是温凉那身柔软温和的气场,无形中总是能将人心中的那一份急躁抹去,甚至引得人不由自主地跟着她的节奏走。

    吴墨有些犹豫,但是在对上少女干净清透的目光后,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问:“什么种水的?颜色如何?”

    温凉取下肩上的书包,一面拉开拉链,一面开口:“玻璃种帝王绿的。”

    玻璃种帝王绿!

    吴墨一听霍的站起身。

    站在温凉身旁的胡青玫惊得瞪大眼,看着身旁的少女从书包里拿出两块翡翠,突然开始怀疑起自己刚才带人上来时,是不是被眼前这个小姑娘给下了降头。

    “啧。”又一双新鞋惨遭毒手,司珩拧了拧眉,黑着脸移动了一步,恰巧挡在温凉上前的台阶上。

    刚往上跨了一脚还没站稳的温凉,鼻子脑袋一下子撞在眼前人的胸口上,作用力加惯性下,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地向后仰倒。

    惊慌失措之下,她的第一反应就是紧紧揪住眼前人的校服衬衫。

    一撞上人就察觉到情况不对的司珩,第一时间抓住楼梯扶手,身体被温凉拉拽地不得不弯腰,俯身摇晃之际,右脚连着往下踩空了两个台阶才堪堪稳住身形。

    他伸出右手动作自然地揽过温凉瘦削的后背,一把将人抓在手里。顺势往自己怀里一塞,左手用力撑起,右脚抬起,动作干净利落地站回最上层的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