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章家- 学霸红包群[重生]_时时彩信誉平台
37.章家
    此为防盗章, 订阅不足30%的话, 要等6小时哟。

    望着车流混乱的校大门, 温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旅行箱和被褥袋子,轻蹙了蹙眉, 穿过人行道,避开正面行驶而来的车辆,朝反方向的东侧门走去。

    在众多家长陪着孩子走进宿舍楼的人流里, 温凉的身影显得有些孤单, 她本就纤瘦, 这会儿又推着两个旅行箱和一个被褥袋子, 有种行李快要把人淹没的感觉。但就是这样一个小身板, 行走时步履轻缓自若,脊背却挺得笔直, 柔软中透着一股子韧劲。

    刚从车里下来的司琛,低头准备跟车里的人说些什么的时候,余光瞥见身穿浅咖啡色格子裙的少女, 目光微微一滞, 继而若无其事地朝车里的人说:“二哥, 我先去教室一趟,行李你帮我放在一楼就行。”

    “嗯。”车里的人不轻不重地应了一声。

    司琛关上门,不自觉又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走远的少女, 反身朝教学楼方向走去。

    高中部的宿舍楼都是朝南单向的三人间, 温凉住在三号楼的一楼, 最靠里的3120房间。

    虽然是三人间, 温凉却是一个人住的,倒不是因为她特殊,而是寝室分配下来恰好多出一个人。为了生活老师管理上的方便,同一个班级的学生一般都会安排在一个楼层里,所以就这么多了一个一人住的宿舍。

    过去温凉总是因为这个安排感到委屈和失落,毕竟在她们这个年纪,最是缺乏安全感,喜欢几个女生成群结队的一起生活,比如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去教室,一起回宿舍。

    现在,她反倒有些庆幸自己是一个人住,毕竟她有太多事情需要保密,如果再来两个人一起住,恐怕会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

    ……

    华荣实验外国语学校是一所十八年制的寄宿制学校,从幼儿园到大学总共分为五个校部,其中除大学部外,另外的四个校部统一都在云海市的东郊。

    温凉所在的高中部属于云海市的五所省重点之一,但是跟另外四所公办的重点高中相比,华荣实验的这个省重点水分就有些大了。

    作为私立学校,华荣实验的学生大多来自富裕家庭,这些学生的成绩好的有,大部分都差强人意,甚至让人一言难尽。

    学校为了高考升学率,在高中部实行了特殊分班制度,四个创新班,十二实验班,十四个综合班,总共三十个班级,每班三十个人左右。

    温凉所在的班级是创新2班,根据学校的招生制度,创新班学生的中考成绩,全都是能够上前四个省重点高中的。这些学生要么原本就在华荣读初中,习惯了学校相对优渥的硬件设施,不想去前面那四个重点高中。

    要么就是像温凉这种家境一般,冲着学费全免,每月还有用餐补贴的优惠来的。

    实验班的分数线和市内的普通高中相同,学费也相差不大,剩下的十四个综合班则是分数线低于普高,家里不差钱的那一波富家子弟。

    也正是因为这个学校的学员成分差异过大,导致整个高中部的风气并不如其他高中那么简单。

    拉帮结派,校园欺凌之类的现象,在温凉的记忆里并不少见。

    回到宿舍后,温凉熟稔地打扫了一圈宿舍,铺好被褥凉席,将被子叠成豆腐块后,再整理好换衣柜里的换洗衣物。

    搞定这些后,她去浴室洗了个澡,往身上涂抹上稀释过的云草水后,换上一身蓝白的夏季校服裙。

    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还有两个小时食堂才开饭,便坐在床铺下的书桌前,继续高一课程的复习。

    五月底月考之后,就是六月底的期末考,最后的这两次大考基本就是文理分班的参考依据。

    上一世她就是因为期末的成绩下跌得厉害,经过老师的评估和协商后被分去的文科班,而且,还是从创新班降级去的实验班。

    降级去实验班这件事情,对温凉来说几乎是致命的打击,原本全免的学费一下子变成一学期4000,外加还有平时的吃穿费用,温语的工资也只刚刚够她上学用。

    吃完晚饭后,温凉背着书包去教室上晚自习。

    时隔十五年再次来到这个地方,她的记忆清晰地好像昨天才刚来过一般,高一1班在东教学楼二楼的中段,往东是高二16班,往西就是她所在的高一2班。

    温凉来到比较早,教室里没坐几个人,她只简单地扫了一眼班级里的那些同学,大概是因为只同班了一年,她对这些人的印象都比较陌生。

    凭着记忆来到自己的座位旁,她坐在朝篮球场方向的窗户旁,倒数第二个位置,窗沿上还有一盆她自己养的水培绿萝。

    坐到位置上后,温凉没有管太多周围的事情,比如那些在她进教室之后,就用一种带着些同情,甚至是怪异的目光看着她的同学。

    这些人的反应和她记忆里的没什么两样,大概就是为了表达一下,对她成绩下降的可惜,同情,或者说是不敢置信,甚至幸灾乐祸。

    毕竟从高一开学到四月月考,她在班级里一直都牢牢坐稳第一的宝座。

    如果是以前,她可能已经心慌失落,甚至忍不住偷偷躲去女厕所一个人哭。

    人生真的是一种历练,起码现在的她,虽然不一定能做到完全坦然,却能够控制自己不去过多的在意这些。

    别人的目光永远都是别人,只有自己做到最好,才是最重要的。

    当她将最新一个单元的英语单词默写第二遍的时候,旁边桌子上“咚”地一声,放下一只纯黑色的运动款型书包,木质的椅子被拉开,地上发出一声有些刺耳的嗞啦声。

    温凉低着头,对来人没有任何好奇心,她动作自然地翻页,开始默背一下个单元的课文。

    司琛将书包挂在椅背上,转身坐下,顺手拿了一本完形填空合集,余光看了一眼低头安静看书的温凉,眉角不自觉一挑,拿手里的书角推了推温凉放在桌上的细胳膊。

    温凉抬头,微微有些上挑的眼尾,有着一丝不易察觉地,被打扰的不悦。

    将书抽回的司琛,多看了一眼摆在桌上的一截小臂,扭过头,状似随意地问:“地理考试的时候为什么迟到?”

    本就有些不悦的温凉,听到同桌的这个问题,没有太多表情的小脸上划过一丝晦涩,一双桃花眼似挑非挑,沉默地看了他好一会儿,只回了一句:“有些事情。”

    “什么事情?我看了你的卷子,后面几道大题目都没做。”司琛皱眉,语气中带着一丝连他都没有察觉的薄怒。

    温凉闻声眸色微沉,眼前的少年面容俊朗,是这个年纪的女生会喜欢的阳光清爽类型,也难怪她们会这么疯狂。

    明知道那件事不能怪罪在司琛身上,事情却因他而起,她做不到坦然对待。

    温凉扭过头,垂下眸,无视了他的问题。

    等了她小半刻愣是没得到回应,司琛有些不可思议地盯着眼前的女孩,印象中温凉是不爱说话的,但却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只要他有什么问题,或是需要帮忙,她从来都不会拒绝。

    平时说话细声细语的,看上去有些过分小心翼翼,但是可以看出来她是个脾气很好,而且家教不错的人。

    一个好脾气的人,突然不理你,这代表了什么?

    “温凉?”司琛有些不死心地开口,“你怎么了?”

    再次被他点名,温凉置若罔闻,唯有握着钢笔的手指紧了紧。

    她低着头,所以司琛看不到她因为心绪纠结,而有些微微泛红的眼角。

    事情过了那么多年,现在回想起来其实也没那么可怕,可问这个问题的人是司琛,温凉的心脏好像被揪着不放一样,很疼很难受。

    总不能告诉他,自己的地理卷子是因为他那些爱慕者的恶作剧才没做完的吧?

    这就好像一颗好看的树种在她家门口,邻居瞧着眼红,天天到她家门口来倒垃圾挑衅,她就要把这一切的错怪在树上,把他拔掉一样,毕竟做坏事的不是树。

    但是。

    对这棵树,她也喜欢不起来。

    温凉的反应对于司琛来说,明显是一种并不太好的信号,他就这么盯着她,一副你不回答我的问题,我就一直等着你的架势。

    司琛和温凉不一样,一旦认准了一件事情,如果得不到回应,他是不会放手的。

    他很执着。

    温凉却不是个倔脾气的人,她性子一向软,被人这么盯着,浑身都不自在,实在没办法,只能低低地回了一句:“当时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晚了。”

    司琛闻言一愣,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面上的表情有些怪异,他偷偷觑了温凉一眼,然后转过头,低头盯着自己手里的那本完形填空,沉默了十多秒,忽然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那你多喝热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