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报警- 学霸红包群[重生]_时时彩信誉平台
33.报警
    此为防盗章, 订阅不足30%的话, 要等6小时哟。

    “吴经理叫我温凉就行,温暖的温, 凉爽的凉。”

    “这名字倒是有意思,又温又凉的。”吴墨笑着说了句客套话, 目光早已被桌上的两块翡翠吸引了过去。

    只远远的看着,就能看出茶几上这两颗石头的绿色非常正,吴墨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刚想起身去取自己的手电筒和放大镜等工具, 结果坐在他身旁的小姑娘直接递了一支强光手电筒过来, 稚气不失精致的小脸上笑容柔和恬淡, 她说:“吴经理, 你可以先看一看。”

    吴墨听言点了点头,暗暗压下胸口直跳的心脏,挑了两颗石头之中大概拳头大小的一块,他一边打光, 一边心惊。

    一整块的裸石,虽然有些裂和部分表皮的薄藓, 分割开来做几个戒面绝对绰绰有余。

    何况。

    这还是玻璃种帝王绿的翡翠。

    只是,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拿得出这么好的东西?

    有那么一瞬间,吴墨的脑子里闪过一个万分荒谬的想法,也许这小姑娘是从家里偷了东西出来的呢?

    温凉静坐在一旁, 看着吴墨脸上时不时变幻的表情, 心如明镜, 她也不出声打断对方的各种猜测,就这么安静的等着吴墨将两颗石头看完。

    期间,胡青玫上来送了一回茶,温凉端起茶看了一眼,一芽两三叶,虽然不算光洁,却胜在色泽青绿好看。

    她轻抿了一口,味甘略有些涩,不是雨前采的好茶,少了一分龙井的韵味。

    吴墨抬起头来的时候,恰好看到端坐在自己身旁的小姑娘,姿态从容的细细品着茶,眼中多了一丝审视:“温小姐喜欢饮茶?”

    温凉闻言眨了眨眼睛,语气自然道:“我外公喜欢喝茶,跟着学了些皮毛。”

    吴墨听到这话,心里暗自掂量了下,试探地问:“温小姐的这两块翡翠都是好货,不知道你来找我是?”

    “我想出手这两块翡翠。”温凉直截了当道。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真的听到温凉说出这句话,吴墨胸口仍是一阵狂跳,他问:“温小姐是想卖给我们江南珠宝行?”

    温凉点点头。

    吴墨见状,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激动,开口道:“我仔细看了一下左边这块,大概能做五个戒面,一颗大,五颗小,小的五十万,大的那颗一百万。右边这颗中间那条色比较纯,两侧却一般,要是做成玉牌或者挂件的话,三块八十万上下。”

    温凉听着他报价,神色没有一丝变化,直到他停下话头,才转身从身后的书包里拿出笔袋,取出一支铅笔,站起身拿起那块拳头大的裸石。

    然后在吴墨诧异的目光下,拿着铅笔在上面画了几个圈,然后翻转一面在背后的一处突起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圈。

    然后指着这些圈,一个一个道:“这几个位置可以做四个戒面,大小基本都在25x18左右,价位五十万可以接受。这一块和这块分开确实能做一大一小两个,但要是避开这条裂纹,只做一个鸽子蛋,三百五十万都是少的。”

    看着对方四平八稳的说着几百万上下的价码,饶是见多识广的吴墨都忍不住呼吸滞了滞。

    他还没回神,却见小姑娘又拿起那块相对逊色的裸石,铅笔在两侧直接画了两道线,语气平稳依旧:“至于这一块,要是按照你的分割方式,做出来的三个玉牌价位在一百万以内。但要是我不要两侧部分,只做中间的一个挂件,一百五十万恐怕你都拿不下。”

    不要两侧的玉,只要中间的?

    吴墨凑近一看,小姑娘手中的强光灯一打,找出中间一带颜色最纯的,眉角忍不住抖了两下,好一个弃车保帅!

    “这么加起来差不多是七百万,我第一次来,您也不认识我,咱们交个朋友,六百万如何?”

    温凉说得自然轻巧,吴墨听得心惊胆战,却又心潮澎湃。

    这两件东西别说是六百万,八百万入手都不亏。

    像他们这种珠宝行基本都是做明料生意,加工转售出去,每件起码都有上百万的利润,六百万这个价格其实占了大便宜。

    再三考虑后,吴墨神色郑重地对温凉道:“温小姐,您在这里稍等一会儿,我打个电话给公司总部。”

    “好的。”温凉点点头,目送吴墨走进办公室隔间。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吴墨红光满面地从里头走出来,快步坐到温凉身旁,喜不自胜:“温小姐,这两块料我们收了,一会儿鉴定专家就会过来,您恐怕还得再等上一会儿。”

    温凉没多大异议,点了点头,然后拿起身后的书包,朝吴墨的办公桌方向指了指,问:“我能坐在您对面那个位子做会儿作业吗?”

    忍不住又伸手拿起翡翠的吴墨,乍一听到温凉的话,一时有些懵逼。

    做作业?

    什么鬼?

    然后,他回过神来,看了看面前这个年龄不大,大概正上初高中的少女,眼角狠狠抽了两下,面颊有些僵硬地笑了笑,点头:“当然。”

    “谢谢。”

    两个小时后。

    鉴定专家做完鉴定,律师同步拟定出售合同,吴墨起身走到仍在低头做作业的少女身后,亲眼看到对方正做着高一化学练习册,嘴角又是一阵猛抽。

    真不知道是现在的孩子特别早熟,还是这个孩子特别早熟。

    ……

    怀揣着六百万的支票走出江南珠宝行,温凉抬起头看了一眼午后有些刺眼的太阳,微微眯了眯眼。

    一切都按着自己的计划稳步向前,速度不快,但值得庆祝。

    这次回家,是该跟妈妈坦白了。

    离开江南珠宝行后,温凉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去银行用玉玉做的假丨身丨份丨证办了一张银行丨卡,将之前那张25万支票里的钱全部转到银行丨卡里。

    然后,她又在悦风购物广场买了一台性能较好的笔记本,装上无线上网卡,接着又去电器商城买了一个性价比较高的单反套机。

    等到她将这些东西收回格子间准备回家的时候,忽然想起现在的自己还没有买手机,于是又绕道去了手机销售区,直接走进aw的专门店内。

    温凉刚看准一个玫瑰金色的最新款手机,准备让售货员拿个新的,柜台旁边的光线突然暗了暗,一声轻咳从头顶传来。

    她反应极快地侧抬起头,恰好对上一双湖绿色的眸子,嗯,这是一双深邃中盛满星光的漂亮眼睛。

    可惜,他们的主人是个混蛋。

    温凉神色淡淡地看了眼前人一眼,扭过头,朝售货员道:“就这个吧。”

    “等等。”司珩突然出声。

    背对着他的温凉止不住皱了皱眉,结果听到身后传来干净透彻,又带着些散漫的声音道:“给我也拿一个。”

    “好的,两位稍等。”售货员去里间仓库取货,温凉则走到一旁办电话卡的地方买了一张电话卡。

    被无视得彻底的司珩,见惯不惯地撇了撇嘴。

    刷卡付完钱,温凉直接让售货员帮自己装了电话卡,试用了一下新手机,觉得没问题后,收好包装拎着东西出门。

    司珩见状,随意抓起自己的手机,跟着出去,大长腿随意迈了两下,轻而易举地追上温凉,伸手拦住她,一点不怕尴尬的问:“电话号码多少?”

    温凉闻声,抬起头,眼中是明显的莫名其妙,“你是谁?”

    司珩一噎,瞧着眼前的小孩,小脸白白嫩嫩的,比几天前好像又可爱了一百倍,深深吸了一口气,忍住心头那一丝想要捏脸的冲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的鞋子还在你那里,留个电话到时候方便联系。”

    “哦。”温凉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语气略微有些冷漠:“拿着书来我们班里找我交换就行。”

    留电话?

    想太多。

    “啧,我说温兔子,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偏见?司琛那小子害你被欺负,你就对全世界姓司的这态度?”司珩低垂着头,朝温凉逼近了几步,“好歹我也帮过你。”

    温凉:“那真对不起,我确实对姓司的有偏见,恰巧你刚好也姓司。”

    司珩:“行,明天我改名姓温。”

    温凉:“…………”

    神经病。

    绕开面前的人,温凉朝商场大门的方向走去,司珩跨步跟在她身后,不死心道:“真不给电话?”

    温凉猛地停住脚步,转过身,仰起头,问:“你要电话干什么?是想打电话找我聊天?不好意思,我想我们没有任何共同语言。如果只是因为鞋子,周一课间你过来拿就行。”

    听着温凉冷然中带着些强硬的话语,司珩忍不住怔了怔神,一个月前这丫头说话的时候,虽然也是这幅样子,可没有现在这么强硬。

    深深地看了一眼,已然转身离开的人,司珩眼中多了一丝笑意,晃了晃手中的新手机,顺手抽出裤袋里的银灰色新款,来回看了看。

    玫瑰金看着娘炮了点,有人一起用的话好像也不错?

    温凉:谢谢玉玉。这些东西使用起来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玉玉:功能说明我都录在工程眼镜里了,你戴上眼镜直接看说明影像就行,具体怎么解石,雕刻还得你自己研究,毕竟我们这边是没有这门技艺的。另外,我在你的设计图基础上,给工程眼镜增加了高倍摄像功能,到时候你可以把工作实验的全过程拍下来,分享上传给我们,我们可以把资料归档储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