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正派少年黑化史16- 她铜雀台平台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_时时彩信誉平台
48.正派少年黑化史16
    购买v章比例没达到50%看到的是防盗章节, 12h后可阅读正文

    刚从上一个任务世界脱离, 她整个人都有些轻飘飘的,此时她正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旁边都是低着头奋笔疾书的同学。`乐`文`小说`

    系统道:“恭喜宿主成功来到第二个任务世界,这个世界的剧情已经收集完毕, 是否阅读?”

    听到系统的声音, 她心里感觉踏实了不少,“唔,我等会再看。”

    叫醒她的老师觉得她半天不说话,只顾着发呆非常奇怪,又问了她一句需不需要帮忙。

    她再次摇摇头, 脸上扬起一抹笑:“谢谢老师,我真的没事。”

    “好好考。”老师点点头,丢下一句话走了。

    八百年没做过题的辛久微拿起桌上已经答完题目的试卷,看了半响, 瞪着眼睛对系统说:“你个猪, 原身在高考, 你就不能等她所有科目考完再让我过来?”

    系统:“这就是最后一门科目。”

    “……我是猪。”

    周围的同学都在奋笔疾书,只有她一个人在发呆,几个监考老师频频望向她, 好不容易挨到铃声响,辛久微第一个上去交了试卷。

    “王兮微, 等会你在校门口等我们, 有事找你。”教室外有女孩子拔高声音说。

    耸耸肩, 她背着书包出了教室,边走边对系统说:“来吧……”忽然顿住脚步,皱了皱眉,“不对啊,刚才那人在和我说话?我是不是叫王兮微???”

    系统:“怎么,不是你喜欢的名儿?不然叫你王羲之?王熙凤?只要你高兴,叫王宝强也行。”

    辛久微嘴角抽了抽,“再贱,我们的友情走到了尽头。”

    那女生叫她时语气不好,辛久微原想不理会直接回家,结果还是被人截了。

    一、二、三……五个女生,把她拦住了。

    辛久微还没看这个世界的剧情,不知道这会是什么情况,只能求助系统。

    系统:“死不了。”

    “辣鸡系统!要你何用!”

    为首的是个染着红毛的短发女,她往前走了一步,双手抱胸道:“王兮微,你以为你跑得了?马上毕业了,就算这时候你有什么事,学校也管不着,今天你不给我说清楚,别想离开这。”

    身后四个高矮胖瘦的女生也跟着冷笑。

    “看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就来气,在学校就以这么张白莲花的脸欺骗男生们,恶心。”脸上长痘的一个女生对着她呸了一口。

    另一个黑瘦的女生则厌恶的道:“别和她废话,把她带去没人的地方再说。”

    说着,几个人一拥而上。

    辛久微看着她们靠近,猛地抬脚往冲在最前面的短发女心口上踹去,短发女抬手就要挡,往前冲的势头停下来,后面的人也跟着停下,辛久微当即抓紧书包,拔腿就往来时的学校跑。

    身后有人喊:“贱/人!你踏马给我站住!”

    所有电影电视剧或者现实里追赶别人时,人都会条件反射的说一句蠢到不行的废话,那就是“站住”,辛久微听着就想笑,一边笑一边根据系统提示,从这所学校另一个门出去。

    拦了辆出租车,辛久微脑子里马上浮现出家里的信息,跟司机报了地址,她瘫软在后座上。

    “我还以为在现代社会里不会有什么危险,没想到还有这一出,还好劳资跑得快。来来来,我看看剧情。”

    系统将剧情信息投放到她脑海中。

    这个世界的时间线和她在现实世界一模一样,可是……

    “卧槽!这个世界的大气运者是个女的??”辛久微满脸的目瞪狗呆。

    “之前和你说过,按照你在现实中经常看的小说来划分,大气运者有男主,当然也有女主,反派则勉强可以称为男配。”

    “有男配就有女配啊,我以后会不会遇到女反派?”

    “不会。”

    “为什么?”

    系统陷入沉默。

    辛久微等了一会,没有等来系统的回答,她撇撇嘴。

    她先看了女主的剧情。

    世界女主名叫宋尤佳,作为大气运者,她从小到大的人生经历可以用开/挂来形容。m国一流名校藤宇院理工大学毕业,回国后立刻加入国家某保密项目的科技研究工作,几年后,更是多次参与国家重大科技决策及重点科技计划……

    通篇都是介绍女主如何牛批如何叼炸天,辛久微看完那些复杂难懂的专业术语,没一个记住的。

    因为是现代社会,这个世界的剧情倒没有古代那样复杂,女主人生中唯一行差踏错的地方,就是她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还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也是这个世界定义的反派人物!

    他叫李纪殊。

    大气运者女主和反派人物的纠缠,又得从李纪殊他爸说起。

    这是个很狗血的故事,李纪殊他爸叫李阅,年轻时勾搭了个涉世未深,过来乡镇支教的小姑娘。李阅家里人看他老大不小,给他说了个婚事,对方也是个蛮漂亮的女孩,他就同意了,结果脚踩两条船被支教的小姑娘发现,小姑娘愤然离开,就此失去联系。

    李阅结婚后,不安于现状,去大城市发展。他走时,李纪殊才1岁,李阅刚开始还常回家看看,后来便三天两头没有消息,只有每月账上打来的微薄的生活费,妻子不堪忍受,提出离婚,独自带着李纪殊生活。某天,小镇发生地震,妻子护住了李纪殊,自己和家中的老人却全死了。

    李纪殊被救援人员救起来,想要替他联络李阅时,却怎么也找不到他。时间紧迫,还有许多遇害的人需要救援,只有把李纪殊送去福利院。

    他这时已经十岁,几乎没有可能被人领养,终于有对夫妻领养了他,对他却并不好,非打即骂不说,丈夫还一直嫌弃妻子生不了儿子。最后丈夫找了小三,他舍不得总去宾馆开房浪费钱,于是直接趁妻子不在,跟小三在家里偷/情。

    夜路走多了,遇到鬼也不稀奇,妻子发现丈夫出轨,失手将丈夫砍死,李纪殊跟他们解除了收养关系。

    此时的他刚刚上初二,直接面临辍学的危机,他的班主任听说他的情况,为他联系了一位愿意资助他的好心人。这位从来没有露过面的好心人非常喜欢他,听说他的情况,还想为他寻找父亲的线索,结果一无所获。等他中考完毕,那位好心人还提出要收养他。

    这事却被好心人的宝贝女儿搅黄了,对方很讨厌李纪殊,坚决不同意自己爸爸收养这个乡下来的男孩子。

    李纪殊在学校里也经常受到其他男生的滋扰和辱骂,校园暴/力时时上演,终于有一天,他反抗之余失手打伤了两个男同学。那两个男生从此便和李纪殊结下梁子,处处和他作对,他在学校被孤立起来。

    这时,李纪殊在电视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男人。

    那个衣装革履,戴着昂贵定制手表的男人对着主持人侃侃而谈,说到最新的科研项目,眉宇间是从未有过的意气风发,主持人提到他的妻子,镜头扫到下面坐在观众席的女人,他与她两相对望,情意绵绵。

    主持人叫他宋岳,从一个默默无名的国家科技研究保密局助手,成为今天接连获奖的科技大学特约讲座教授,目前还在着手一些国家保密科研研究项目,他的人生不可谓不成功。

    他的女儿宋尤佳,将来则会比他这个父亲更为耀眼夺目。

    他们都不知道,他其实还有一个名字叫李阅,也是他的父亲。

    抛妻弃子,改名换姓,甚至连年纪也改的小了两岁,难怪没人知道李阅去了哪里。

    不是没有亲戚朋友发现李阅今时不同往日,但他们上去巴结讨好他还来不及,又怎会有人傻不拉几为李纪殊讨说法,去得罪李阅。

    李纪殊没有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他在学校里的遭遇却被那个一直资助他的好心人发现,说什么都要领养他。

    几年后,李纪殊应邀回大学母校做活动,遇见了同样过来的宋尤佳。

    宋尤佳对他一见钟情。

    她的母亲就是当年被李阅哄骗的那个小姑娘,李阅那时离家外出务工,无意间发现那个傻乎乎的小姑娘家里居然很有权势,他死皮赖脸的凑上去,求了她原谅,改名叫宋岳,入赘宋家。

    不清楚内情的宋尤佳热情追求着李纪殊,这些年埋藏在心底的憎恶和恶意被她用力剥开,李纪殊抑制不住的想要报复他们。

    ……

    看完剧情,辛久微整理了下思路:“所以,我现在是王兮微,是剧情里资助反派的那个好心人的闺女,不久后我还要根据剧情拒绝便宜爹收养反派……这样你确定反派今后还会和我相亲相爱,愉快友好的渡过五年时间??”

    系统:“这次给你安排的身份,是王境泽的大女儿,他还有个小女儿叫王兮彤,是她拒绝了王境泽收养李纪殊。”

    辛久微:“嘤嘤嘤,统统我爱你爱的深沉。”

    拉仇恨什么的,交给她便宜妹妹她很放心!

    “娘娘是、为了儿臣……特意做的?”他这句话说的很慢,唇角扯了扯,似乎想笑,但面部表情太过僵硬,笑的实在不太好看。

    他看着她的眼神极为复杂,怕被她瞧出异样,只得默默垂下头。

    辛久微有些不高兴,敢情她满腔的母爱他还没感受到?自从他住进朝花殿,哪样不是以他为先,她过来看他都生怕惹他不悦,要不是看在任务的份上,她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在她心底的阴暗想法冒出头之前,系统及时将它掐断:“宿主请注意,养成反派任务就是这样,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它就是没有,今后你还会遇到更多性格各异的反派任务对象。他们不是你认为的冰冷的数据虚构的人物,他们是活生生的人,只是与你生活在不同的位面,你要真正将他当成亲近的人看待,只有真心才会换来真心。”

    大多数时候,系统都是旁观者的姿态,它并不插手辛久微的决定,也并不左右她的想法,完全放养的态度给了她最大限度的自由,她不会生出被无形控制住的逆反心理。

    她和它的相处,更像是和一个认识多年却触碰不到的朋友,可以毫无顾忌的相互吐槽,很神奇,几乎她的一切都在它面前无所遁形,但是她却没有反感。

    系统的话也不无道理,她大概真的有些激进,想尽快和晏冗的关系熟络起来,想打破隔在他们之间若有似无的坚冰。

    设身处地的想想,她要是晏冗这样的孩子,自记事起便受尽冷落,周围对他抱有善意的人少之又少,母亲过世后,一个人住在冷冰冰的宫殿,身边伺候的宫人懈怠散漫,没有几个人拿他当正儿八经的皇子对待,亲爹更是龌龊恶心一言难尽,他要是腆着脸千方百计取悦她,讨好她,她才要见了鬼。

    他对她的态度僵硬而不自然,恰好证明他还没学会如何阿谀奉承,奉迎献媚。

    想通了这点,之后再看到晏冗略显窘迫无措的反应,辛久微也没觉得多气馁,反而有些越挫越勇。

    她不止学做栗子糕,还学着做些糯米糍,脆皮酥饼,枣泥山药糕,诸如此类的小点心不胜枚举。偶尔还趁着午间休息的空当,跑去学监里,让常参把他叫出来,然后偷偷摸摸的塞给他几包热腾腾的点心,让他下午骑射课前吃些饱腹。

    每次看他接过糕点时的表情,文萝都以为他可能不会吃这些,没想到常参每回来禀告时,都说他全部吃光了。

    娘娘对小主子很上心,常参当然高兴,可久而久之,他无意中看到小主子一个人跑到无人的角落里干呕,回来时表情一派冷然,若无其事的样子仿佛他看到的都是错觉,这让常参暗暗纠结,不知道该不该如实回禀。

    他只是个身份卑贱的阉人,主子受宠,他的身份也跟着水涨船高,但他若将这事告知顺妃娘娘,不小心惹恼了她,会不会殃及池鱼?

    晏冗也是这般顾虑的,但他不怕被责罚,他只是怕她……会多想。

    她若知晓她送来的那些糕点,大多被他吐了出来,会不会以为他在防备她,不敢吃她送来的东西,以致于先前所有的关怀全都化为乌有,更甚至不想再要他这么个“狼心狗肺”的儿子。

    他不敢赌,更不敢表露出一丝一毫的异常。

    国学监里教授皇子们进学的太师,近日来也分外憋闷。

    那日于朝花殿败兴而归,再瞧见晏冗,他便觉得膈应,明明还是那张一成不变的脸,甚至他的学业还比从前完成的更加优秀,却总觉得心底不是滋味。

    庆帝向来着重尊师重道,因而即便是太子晏辉这样混不吝的傻子,也不敢对太师无理。太师本身却不是什么仙风道骨的学者,他不喜晏冗,于学业上便多有轻慢,以往见他可怜,还会偶发善心为他答题解惑,现下心里憋着一股气,直接不予理睬,有时当着一众学生的面,直接拿着戒尺惩戒晏冗,说他不思进取,教过许多遍的东西却不求甚解、马马虎虎,罚他回去誊写五十遍并背诵下来。

    起先,辛久微并不知道太师居然还敢公报私仇,只奇怪往常起居规律到令人发指的晏冗,为何近日困觉的时间整整推迟了一个多时辰,往往她看完话本熄灯睡觉,书房那边的烛火还亮着。

    她晚上变着法子给晏冗送吃的、送喝的,他都没有表现出一丝异样,偶尔还会同她笑着说些学监中的趣事,言谈间不复以往的拘谨,好感度也上涨到了28点,她便没有多想。

    若不是常参连滚带爬的过来说晏冗出事了,辛久微还被蒙在鼓里。

    晏冗在骑射课上被四皇子晏吉的马撞摔在地,场面极度混乱。那匹马本来好好的,忽然发起疯来,眼看着扬起的马蹄即将踏碎晏冗的头骨,是一位叫卓喜的太监飞身制住了马儿,救了晏冗一命。

    事发之后,晏冗被宫人们抬回了朝花殿,御医紧随其后,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辛久微捏了把冷汗,心有余悸的对着系统说:“卓喜是谁?你给我的剧本里没有这个人啊。”

    系统:“他是慧皇后身边的管事太监,当年初入禁宫,犯了贵人的忌讳,差点被处死,是晏冗的母妃救下了他。他今日会救下晏冗,大约是看在往日的恩情上。”

    辛久微哦了一声,捂着还在快速跳动的心脏,骂了一声:“靠!没过几天安生日子,这些智障就给劳资搞事!搞事!搞事!看把他们能耐的,将来在反派面前他们统统都要狗带!”

    跟这个世界的大气运者男主一样,身为这个世界的反派,晏冗当然不会轻易狗带,甚至因为救援及时,他只是摔破了皮,连惊吓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