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正派少年黑化史8- 她铜雀台平台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_时时彩信誉平台
40.正派少年黑化史8
    购买v章比例没达到50%看到的是防盗章节, 12h后可阅读正文  赤日炎炎,骄阳如火。

    朝花殿中,四五个宫女太监举着罗网,围着一棵高大的莛树转来转去。他们人人脸上汗津津的,薄薄的宫装已然湿透, 却还是眨也不眨的盯着上头叫唤不停的夏蝉, 恨不得肋下生翅,飞上去将它捉下来。

    其中一个模样清秀的小太监终于觎到机会,将上面的最后一只蝉捉住, 登时喜不自胜。

    正托着腮, 趴在窗边百无聊赖的看着他们捉蝉的辛久微欣慰不已,耳边终于没有聒噪的蝉声扰人。

    待雪丽领着那个小太监过来领赏时,她目光投向他手里装着夏蝉,鼓囊囊的袋子, 舔了舔嘴唇, “晚上就吃它了,将蝉送去御膳房,做道菜尝尝。”

    小太监愕然的瞪大眼睛,雪丽也惊住了,她硬着头皮道:“娘娘, 这玩意不能……吃吧?”

    辛久微看他们的反应分外有趣, 眼睛弯了弯, 脑海中不合时宜的响起一道声音:“温馨提示, 宿主所使用的身体未经实验, 食用蝉后若引发一系列过敏反应,责任由宿主承担。”

    辛久微:“……”妈的。

    她脸上的笑僵住,眼神一下幽怨起来,恹恹的摆手让他们出去,“……算了,你们下去吧。”

    见她不再坚持,雪丽松了口气,给小太监使了个眼色,两人轻手轻脚退出去。

    “系统,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反派,我都在这后宫待了快一个月了,你这样会失去我的你造吗?”

    寝殿里空无一人,辛久微形象全无的盘腿坐在榻边,恼火的抓起旁边的折扇,啪嗒一声打开后开始摇扇。

    系统的声音毫无波动,甚至还有些发凉,“你要在这个世界待满五年,这只是第一个任务。”

    她心疼了自己一秒,将扇子扔开,躺下去闭上眼,“还是午睡适合我。”

    在她快睡着时,系统忽然道:“今晚戌时,清湘池西北方向。”

    辛久微迟钝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她猛地睁开眼,在脑海急切的询问系统:“是不是晏冗?”

    晏冗是这个世界的反派,也是她要养成的任务目标。

    辛久微原来只是二十二世纪一位小有名气的漫画家,在自己家中莫名其妙晕死过去后,她被系统告知她因长期熬夜而猝死。要想回到现实世界,必须绑定系统,配合它穿梭各个世界,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

    她现在所处的隶王朝,是□□历史上没有任何记录的古代,系统让她穿越的身体主人名叫沈烟烟,是庆帝后宫中较为受宠的顺妃。

    说到这位庆帝,简直是皇帝中的战斗机,战斗机里的电动马达,整个一人形泰迪!

    辛久微拿到的剧本上说,这个世界的大气运者男主叫宇文顷,是庆帝某年在民间游玩时,同一位官家小姐春风一度留下的种。

    庆帝拔(哔——)无情,随口承诺了句会对她负责便离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万花丛中过的庆帝压根忘了有这回事,也没有同官家小姐表明身份。

    官家小姐不久后却惊觉自己有了身孕,她死活不肯打胎,一心等着情郎回来娶她。未出阁的姑娘闹出这等丑闻,好在她的父母心疼女儿,好生照料到她生下宇文顷。而她久久等不来情郎,在宇文顷三岁时郁结于心,撒手人寰。

    待宇文顷长大后得知自己的亲生父亲是庆帝时,他已经长成一位翩翩少年郎,文采斐然,气度非凡,一举夺得文试状元。殿试时庆帝只觉这位新晋状元郎同他面貌相近,更加欢喜,赏了他一些金银珠宝。

    庆帝腰间常年佩戴半块玉珏,另半块意外遗失,连庆帝自己都忘记在哪里磕掉了,宇文顷却在看到那玉珏时震惊不已。

    他的母亲未给他留下什么东西,唯一的信物便是半块玉珏,说是他父亲当年留下的,现在他却在庆帝腰间看到了另外半块。

    经过多方查证,证实了他的猜测,庆帝就是害他母亲英年病逝的负心人,也是他的父亲。

    然而作为一国之君,庆帝怎会将他这种私生子放在眼中,他后宫佳丽如云,向来不缺子嗣。宇文顷若认祖归宗,拘在禁宫中小心翼翼的活着,岂不是反过来讨好害死母亲的凶手?

    宇文顷心中的不甘和仇恨让他决然的弃笔投戎,隶朝武将身份高崇,想要迅速往上爬,从军是最好的选择。

    他有男主光环加持,一路虽坎坷,却少不了贵人相助,几年时间便成为戍边将军麾下第一人。最后不仅设计同庆帝相认,取得他的信任,还将太子晏辉及一众党羽拉下马,登临御极,开启其波澜壮阔的帝王生涯。

    同样的,有男主就有女主、男配和反派。

    这个世界的反派叫晏冗,是庆帝第九子,生母只是后宫中一位不起眼的才人。庆帝子嗣多,她生的虽是皇子,却没什么稀奇的,孤独寂寞的活到晏冗十岁时,一场风寒要了她的命。

    晏冗生而内敛,同整日悲春伤秋、顾影自怜的母亲并没什么深厚的感情,母亲整颗心都放在如何争宠上,他被以太子晏辉为首的皇子们欺凌、侮辱,乃至践踏,她都一无所知。

    子曾经曰过,不在沉默中变坏,就在沉默中变态,说的就是晏冗。

    他在十二岁时被膝下无子的万贵妃过继,万贵妃生性好淫,她知道一个关于庆帝的秘密——庆帝因多年纵欲过度而立不起来,子嗣皆是早年所出,生平最大的爱好便是用各种骇人听闻的手段狎昵女子和豢养娈童。

    万贵妃望着日渐出众漂亮的晏冗,心底生出别样的心思,总是若有似无的撩拨他。晏冗早已养成阴沉的性格,他想摆脱现状,想走出禁庭这个牢笼,想再见不到这些倒胃口的人……在这之前,是漫长的屈辱和诟耻。

    他假装对万贵妃龌龊的心思一无所知,一面培养自己的势力,慢慢排除异己,从一众皇子中脱颖而出,惹得太子晏辉恨他入骨。

    太子还没来得及对他出手,便被前来复仇的宇文顷打的措手不及。

    前有反派,后有男主,太子被炮灰后,庆帝也留下一纸诏书殡天。

    宇文顷这位庆帝私生子,反倒成为皇权倾轧的最大赢家,晏冗忍辱负重这么多年,为的也是皇位。

    二人争斗多年,最终,宇文顷作为男主的光环发生作用,晏冗被亲信出卖,不得不带领残部远赴极北,途中险象环生,扼腕身陨。

    每个成功的男主背后总有一位阴险狡诈的反派,他们对于男主和女主来说,是包藏祸心,心术不正的虚伪小人。反派之所以被称为反派,是他们始终是主角的陪衬,他们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怼天怼地怼空气,一不小心还会被炮灰。

    了解完剧情的辛久微最初是拒绝的,因为在她看来,她的任务目标既然未来是位大写加粗描红的“无情反派”,她该怎么养成对方五年,保证不被性格阴暗的反派弄死,还得顺便修补缺失或偏移的剧情,让男主按照剧情顺利走向人生巅峰。

    垃圾系统对此报以吃瓜群众的态度:“宿主,我看好你。”

    辛久微:“呵呵。”

    这是她经历的第一个世界,在被系统晾了一个月后,她终于要见到传说中的反派。

    暑气蒸人,快到晚间,外头下起瓢泼大雨,淅淅沥沥的雨水浸湿玉砌的台阶,空气愈发燥热难耐。

    一个人用完晚膳,辛久微洗浴后走进寝殿,雪丽已经将她惯常要看的话本放在床上。

    辛久微道:“这雨还不知道何时会停,让今晚值夜的宫人宿在前廊偏殿吧,无事不要过来打搅。”

    雪丽是辛久微所使用身体的原主从娘家带来的心腹,系统替她筛选的任务世界,所占用的身体都是按照辛久微的样貌、性格和习惯模拟的,所以不存在两人间脾性差别过大惹人怀疑。

    可以说,原身就是一个设定好程序的数据,她来时,这段程序恰好终止,由她继续接管身体主权,直到完成任务。

    雪丽很清楚她的生活习惯,仔细挑亮蜡烛,将茶水、糕点瓜果摆在床边小几上,无声退出去。

    辛久微刚想把爪子伸向话本,系统道:“好好休息,今晚是你干的第一票。”

    她哭唧唧的滚进薄衾里。

    外面的夜渐渐浓了,雨却越下越大,系统掐着点叫醒她:“起来吧。”

    清湘池靠近国学监,皇子们每日进学完毕后都会经过这边。

    因是戌时,禁宫中只偶尔有几列巡卫军路过,辛久微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雨水,按着系统的指示,寻找着晏冗。

    她艰难的撑着一柄油纸伞,伞柄坠着鲜红如火的玛瑙石,轻软的绣鞋很快湿透,她的身影在浓密夜色中仿若幽魂。

    “左转,直走。”系统提示她。

    她穿着便服,但翻飞迤逦的裙摆还是很碍事,她不得不提着裙裾,一截纤细白嫩的小腿露在外面,分花拂柳,终于从繁茂狭隘的林中钻出来。

    参天古木下,一个面色极其苍白的少年被绑在树干上,他浑身已经湿透,紧闭着双眸。

    抬起头,眼角的余光瞥见晏冗从门外进来,她一下忘记她要说的话。

    还在等着她回复的雪丽也跟着看过去,不等辛久微示意,她连忙给宫人们使了个眼色,一群人转瞬间跑的精光。

    留下辛久微满脸懵逼。

    “早上好。”晏冗看向她的目光柔和下来,撩袍坐在她旁边。

    这是她以前说的,让他在朝花殿时不必遵循宫中那些规矩,道一声早安便成,他那时愕然失语的表情在脑海中还很鲜明,时间犹如弹指一瞬,再有月余,她就要脱离这个世界了。

    身旁的晏冗盛了一碗粥,放在她面前,“娘娘怎么不喝粥?不喜欢吗?”

    “哦、哦,我忘了。”

    她把粥碗往自己面前挪了挪,没有看他,晏冗拿过勺子放在她手上,“还有这个。”

    他的手伸过来,肤色比她的手稍微深了些,指骨分明,纤长漂亮,滚着银边的袖口暗纹精致华丽,容貌也渐渐褪去少年特有的柔软和青涩,面孔轮廓更加分明,一双微微含情的桃花眼宜嗔宜喜,肌肤如玉,唇若涂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