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正派少年黑化史5- 她铜雀台平台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_时时彩信誉平台
37.正派少年黑化史5
    购买v章比例没达到50%看到的是防盗章节, 12h后可阅读正文  雪丽这时才晓得自家娘娘都干了些什么, 小嘴撅的老高,嘟嘟囔囔的道:“娘娘, 您一定是在跟奴婢开玩笑吧?您要过继宫中哪个孩子不行,偏生找了这么个不受宠的, 您且等着,这几日咱们殿里是不得安生了,老爷定要过来说你的。”

    这么久才等来剧情大进展,辛久微哪里还管她说什么,一听小德善公公在那头宣完了圣旨, 马上带着宫人们浩浩荡荡的往顺安殿去了。

    她派头极大,阖宫的宫人瞧见她, 都过来恭恭敬敬的见礼,她笑容满面, 一一应了, 脚步轻快, 不知情的还以为她去见哪个魂牵梦萦的情郎。

    顺安殿的位置较远, 她走了两炷香的时间才到, 雪丽心疼的搀着她, 迭声说:“您指使个宫人过来便可,何必亲自过来,还不许备步辇, 何苦呢?”

    辛久微拍了拍她的手背, 权做安抚, 一边四下打量着顺安殿。

    殿中打扫的较为干净,侧殿和偏殿的房门紧闭,有宫人在园中侍弄花草,这些天天气都不是很好,暴雨说来就来,不少花草被淋的焉啦吧唧的。见到她们,宫人们都放下手头上的活计,哗啦啦跪了一地,让辛久微生出一种想拔腿就跑的冲动。

    她对系统说:“真受不了这叩拜之礼,现代应该只有拜祭长辈和丧礼上才会下跪磕头吧?来了古代,总觉得我是什么邪教教主,离一统江湖只差个酷炫狂霸拽的口号。”

    系统:“……”这个智障。

    调戏系统转移了注意力,辛久微也就没注意领路的太监把他们往哪儿带,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进了寝殿,整个殿内弥漫着难闻的药味。

    晏冗跟前侍奉的宫人们压根没想到她会来的这样快,他们有的在日常躲懒,有的在同人闲聊,还有的忙着收拾财物,殿里静悄悄的,领路的太监面如死灰,他躬身站在一边,缩着脑袋尽量减少存在感。

    辛久微在门口站了一会,推开雪丽扶着她的手,轻软的鞋子踩着地砖上,往内室走去。

    雪丽想跟上去,被她回头轻飘飘的看了一眼,登时顿住。

    内室的陈设也极为简单,除了一张降香梨木床,便只有些简单的桌椅板凳,残留些许药渍的瓷碗放在桌上无人理会。

    半开的陵窗外花开正浓,雕兽漆金的铜炉青烟袅袅,晏冗面色惨白,双眸紧闭,他睡的很不安稳,俊秀的眉紧紧蹙着,盖在身体上的薄衾滑在一旁,照料他的嬷嬷却趴伏在旁边软榻上睡意正酣。

    青天白日就敢这样懈怠,也是不要命了。

    辛久微有点抑制不住火气,她随手抓起装药的瓷碗,掷在嬷嬷脚边,清脆的碎裂声惊的她陡然一个激灵,从睡梦中醒来。

    乍一见到面前冷眼瞧她的顺妃,她尚有丝茫然,很快脸色铁青的回过神,肥硕的身子跪在地上,抖着声音道:“老奴见过顺妃娘娘,娘娘万福。”

    让她这一嗓子嚎的,床榻上的晏冗缓缓睁开眼睛,他侧头看清来人是她,神情微微有些怔忪。

    辛久微看了他一眼,低头看向面前的嬷嬷,冷笑道:“声音这样大,你嚎丧呢?你们主子病着,你们这些当奴才的却只顾着偷奸耍滑,今日若不是本宫捉个现行,还真不敢相信宫中竟有这等刁奴。”

    那嬷嬷自知如何也抵赖不过去,只一个劲哭泣求饶,吚吚呜呜的声音扰的人头疼欲裂,辛久微对着外头等候的一干宫人道,“将她拖下去,按宫规处置!”

    雪丽不是傻的,本就晓得这位九皇子不受宠,但她也未想到宫人们私下竟如此怠惰,眼下听到主子发令了,当即差使朝花殿里的宫人们七手八脚的将嬷嬷拖下去。

    辛久微跟着他们走到了殿门外,当着一众宫人的面,声音微寒的道:“给本宫仔细查查,将今日殿里当值却躲懒的宫人们也一并罚了。目无尊卑,藐视宫规,简直无法无天。”

    她一来,就雷厉风行的发落了殿中份位最高的嬷嬷,其他宫人一下噤若寒蝉,头也不敢抬。

    以往怠慢过九皇子的,眼下都有些悔不当初,谁承想一直不受宠爱的九皇子有朝一日会咸鱼翻身?过继的旨意还是圣上身边最宠信的小德善公公来宣读的。他们更没想到,顺妃娘娘会后脚直接过来接九皇子过去,竟也不在乎九皇子的风寒吗?

    旁人的心思,辛久微管不着,也懒得管,她见晏冗拖着病体,也要下床来给她施礼,便觉得又心疼又无奈。想让他别管这些虚礼,却知道他对她防备心很重,想一下改正他的行为习惯没那么简单,只有等他慢慢卸下心防,两人之间的相处才不会这般僵硬、疏远。

    感受到宿主心情有些低落,秉承着人道主义的精神,系统试着安慰她:“晏冗这种性格的人很复杂,难攻略,也容易攻略。他对人缺乏基本的信任和善意,过于礼貌,往往是变相的疏远,看起来很好说话很温柔,却跟谁都做不成朋友。相对的,他其实也渴望纯粹的关怀,也期盼着有人能毫无保留的关爱他,故事完成度和好感度密不可分,宿主要加油啊。”

    丝毫没有被安慰到的辛久微:“你的意思是说,我对他要像妈一样嘘寒问暖掏心挖肺,这小子还不一定会领情,这就算了,如果今后好感度依然只是一个个往上涨,我会发疯的我跟你说。”

    雪丽以为自家娘娘面带寒霜是被顺安殿的宫人们气的,惩治起来也愈发卖力,连带着对晏冗的态度也缓和了很多,指挥着宫人们将他的东西搬到了朝花殿,傍晚时分就都安置好了。

    为了方便晏冗进学,辛久微特意让人将侧殿辟成一间书房,里面通风和采光都很好。又怕他夜间看书伤到眼睛,书桌和椅子间的距离,以及房间的明暗,都经过系统准确而科学的测量,务必保证他不会读书读到弓背驼腰近视眼。

    常参为人机灵,话不多,长相也讨喜,辛久微便将他派给晏冗,至于今后是近身伺候还是只当个普通宫人,全凭晏冗做主,她不会强行塞给他一个亲信,以致于戳到少年敏感的内心。

    在朝花殿里的第一晚,辛久微没急着过去献殷勤,一来,晏冗刚刚换了新环境,还处在适应期,她表现的太热情,很可能会让他产生不适。二来,他还在生病,重新宣了太医给他把过脉后,太医说让他静养一段时间,并且含蓄的说,晏冗以往的饮食和睡眠都有很大问题,若不小心调理,将来身体可能会较旁的少年虚弱些。

    辛久微对晏冗这样上心,朝花殿里的宫人们自然不敢有半分松懈,纷纷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伺候这位新来的主子。

    常参在辛久微稍加提点后,不负所望的趁着晏冗用膳的时候,于他面前提及白日里的事,说顺妃替他搜寻了许多书籍,为他辟了间静谧洁净的书房,又亲自拟了营养搭配的膳食,让御膳房照着上面来做,还说顺安殿里犯了事的宫人们已经被发落出宫,往后再也不会瞧见他们……

    安睡前,辛久微收到了系统的提示,“叮!目标好感度提升了,目前总值为10。”

    感觉已经很久没提过的好感度陡然增加了,辛久微稍稍有些兴奋。

    之前她冒着那样大的雨,死狗一样将晏冗背回朝花殿,只得了3点好感度,现在却一下提高了7点,两倍多啊!

    她喜滋滋的从床上爬起来,对系统说:“看来这小子也不是无药可救,别人待他好,他还是知道感恩的。这我就放心了,还以为你跟我有仇,给我选了个心理扭曲丧病到没朋友的反派人物,第一次攻略的对象就这么难搞,我会很绝望啊。”

    系统:“哦,反正绝望也没用。”

    辛久微:“……”辣鸡系统,毁我三观!

    晏冗的年纪放在现代,也不过是个才上初中的小屁孩,而她还没猝死之前,年纪已经够他喊一声阿姨了。

    难以避免的,瞧到晏冗那副安静如鸡的模样,她就抑制不住想要上去揉揉他的头发,想看他露出鲜活的表情,不管是愤怒还是震惊,羞恼或是窘迫。

    当然,这只是她的臆想,她还不想让顺妃这个人设ooc,虽然不用像剧本里的安贵妃一样怀着龌龊的心思接近晏冗,但也得做出为人母妃该有的样子。

    比如——

    “他还病着,总吃流食应当会腻吧?不如教本宫做些易于消化咀嚼的糕点,就栗子糕吧。”

    御膳房里,卷起衣袖就要大干一场的辛久微,迎着宫人们诡异的目光,兴致勃勃的学习起来。

    她本质上就是个四肢不勤的宅女,养活自己全靠外卖。于旁人来说,她则是个五指不沾阳春水的世家贵女,乍一下厨,还是为自个刚领养过来的便宜儿砸,宫人们都回过味来——九皇子这下是真抱上粗大腿了。

    御厨教的矜矜业业,她学的也很认真,眼巴巴的等着糕点出锅,卖相好像有点……一言难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