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正派少年黑化史3- 她铜雀台平台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_时时彩信誉平台
35.正派少年黑化史3
    购买v章比例没达到50%看到的是防盗章节, 12h后可阅读正文

    晏冗站在原地,任她使力拉扯, 身形也纹丝不动。就爱上网

    少年人的身体总是长的很快,入春时,他前年的袍子已经不太合身,此时他俩站在一起, 他反倒比她高出一截, 被她握住的手指挣了挣,被她抓得更紧。

    “你在同我闹脾气?”辛久微着急他的伤势, 说话语气有些不好。

    他睫毛颤了颤,微微抬起头, 被她抓着的手有些发烫, 她再拉他的时候, 他没再固执的站着不动,被她扯着进了寝殿。

    他每日都有武课, 浑身上下小伤不断,寝殿里便也备了常用的伤药。好在他手上的伤并不严重,像被缰绳磨破了掌心的皮肤,仔细清理掉上面的脏污,洒了金疮药,她将他的手包扎起来。

    “说吧, 究竟怎么回事。”将绷带打了个结, 她淡淡的开口。

    晏冗坐在她旁边, 闻言静默了会, 伸手探进怀中。

    这时,外头却有太监高唱道:“皇上驾到——”

    辛久微心里暗骂一声,不知道庆帝这时候来凑什么热闹。

    庆帝的脸色不太好看。

    刚刚问晏冗,他不想说,没承想庆帝也是为今儿发生的一档事来的。

    原来,今日文课下学后,太子同晏冗发生了冲突,概因太子撞见晏冗拿着的一本书,是慧皇后底下管事公公卓喜赠他的。太子一向和晏冗不对盘,年前卓喜救了晏冗,太子就心底不舒坦,一看自己母妃手底下的太监居然公然向晏冗示好,当即差使手下人生抢。

    宫人们哪敢像以前那样继续欺负晏冗,太子最后没得逞。

    他不甘心,又在武课上挑衅晏冗,说要同他赛马,他怕晏冗赢得比赛,就让人在比赛场地上撒了钉子……结果太子也没落到好,他被发狂的马撞翻在地,若不是晏冗用力制住马,用随身的短刀隔断马儿的脖子,今天太子就不止摔伤腿这么简单。

    这些真相是系统告诉她的,庆帝这里的说法就完全变了个样,说太子想借晏冗的一本书,被晏冗拒绝了,后面两人在赛马场上比赛,晏冗承诺的彩头便是那本书,但晏冗的马忽然发狂,太子被牵累受伤,眼下太子的腿还不知能不能保住。

    辛久微被太子恶心坏了,对系统道:“这种智障死一个是一个,死两个少一双,救回来留着过清明?”

    系统忽然发出一声提示:“宿主请注意,剧情完成度提高为30%。”

    辛久微愣了愣,“怎么回事,以前有剧情任务,你不是会提前告诉我吗?”

    系统:“可能与好感度有关,宿主所了解的剧情只是这个世界的大概走向,具体剧情触发时间因你的存在会产生偏差,只要结果不变,这些都是正常现象。”

    辛久微:“这样的话,会不会还没满五年我就完成任务?”

    系统:“不排除这样的可能。”

    辛久微想了想,“如果每个任务世界我都能提前完成任务,那就可以更早回到现实世界了?”

    系统:“若时间相差太多,会被判定任务失败,任务世界崩溃,你会被抹杀。”

    “……”

    系统接着说:“道理很简单,本来需要五年时间成长的反派,在还没大放异彩时,就因你的强行介入而打乱运势。举个例子,你本来能嫁给一个器/大活/好的高粗帅,猝不及防被三了,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

    系统的解释简单又粗暴,辛久微吓的好久回不过神。

    她的反应落在庆帝眼里,不禁软下声音道:“朕知道爱妃性子向来温软,也不欲拿这些烦心事叨扰你,但这孩子现在养在你膝下,出了事,旁人首先看的不是他有没有犯错,而是你这个当母妃的有没有教好。”

    辛久微掐了把自己的大腿,眼中顿时浮现一层水雾,她抽了抽鼻子,没吱声。

    在这世界呆了一年,辛久微也明白了,很多事没有对错,她就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查清楚,让庆帝明白不是晏冗的错,也无济于事。

    谁让他偏心啊,谁让摔伤的是他的心肝宝贝大太子啊,这隶朝一日没改朝换代,孰对孰错便凭庆帝高兴。

    也不知庆帝是心疼她,怕她伤心,还是真的色上心头,接下来居然说今晚要留宿朝花殿,然后挥挥袖走了。

    出去时,辛久微两条腿都在打颤,晏冗紧跟着她出来。

    “你别担心,太子不会有事,你也不会。”她还惦记着要安慰他,停下脚步等他跟上来。

    “娘娘。”晏冗在她身后叫她,声音低低的,有些模糊。

    她回过头,见他整个人立在原地,双眸隐隐有些赤红,正死死盯着她。

    “你……”她被他吓到,赶紧上去扶住他。

    他紧咬嘴唇,唇瓣被咬的发白,很快有血珠渗出来,她骇然的道:“你做什么?快松口。”

    两个人站在这里太显眼,她急匆匆的拉着他往膳厅走,过去后将里外的宫人全部挥退。她将他按坐在椅子上,捏着他的肩膀道:“我叫你松口!”

    连续说了三遍,他才木然的松开牙齿,下唇已经破了,上面有深深的齿印,她又急又气,推了他一把:“好端端的你发什么疯?”

    他猛地握住她的手腕,力气很大,半响,咬牙道:“不是我。”

    “什么?”她有些莫名,一下没反应过来。

    “不是我做的,我没有伤到太子。”他眼底发红,捏着她的手腕又紧了紧。

    她倒吸一口凉气,感觉手腕的骨头都要被他捏断了,“好疼,你放开我。”

    他这才如梦初醒,慌忙松开手,见她抱着通红的手腕不停吸气,心口仿佛有钝器重重划过,窒息般的感受浪头似的打下来,使他稍微清醒了些。

    “对不起……”他想看她的手腕伤的怎么样,手伸到一半又缩回来。

    倒是辛久微,见他只顾焦躁急切的在旁边看着,木讷的跟木头一样,气不打一处来:“你给我坐下,先冷静一下。”

    说完转身飞快的跑出去,很快拿着浸湿的巾帕过来,擦着火辣辣的手腕。

    他心中酸涩的厉害,呆呆看着她走进来,在自己旁边坐下。

    “我知道不是你。”她说。

    晏冗直直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你怎么这么傻,真以为我会信他们的话,怀疑你和太子争锋相对,故意挑事?”她恨铁不成钢的敲了敲桌子,砰砰直响,用的力气挺大,白嫩的手指有些发红,“即使我整日待在殿里,外头发生了什么事我都知道,刚才当着皇上的面儿,我若为你辩解,只会惹得皇上更加恼怒你。太子是嫡长子,又是立了继位诏书的,皇上不护着他,难道还反过来维护你?”

    她在庆帝跟前的沉默,到他这里反而成了不信任他的信号,平白被这忽然发疯的死孩子攥的骨头都要碎了,她简直要呕血。

    对上他直勾勾的眼神,她又顿时无语起来,眼角的余光瞥见边上还未揭盖的一桌晚膳,她拍了拍他:“算了,先用膳。”

    欢天喜地的让御膳房做了一桌他最爱吃的菜,到头来非但没讨他欢喜,还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辛久微赌气似的自顾吃着,也不去管那碗长寿面。

    面条被瓷器盖着,她不去动,他也不可能动,眼看着一顿饭就要在沉默中吃完,她啪嗒放下筷子,噌的站起来。

    系统深深感受到她的憋屈,难得安抚了句:“生气会有抬头纹,你的现在非常明显。”

    辛久微:“妈/的智障!”

    然而对上晏冗受惊小兔子一样立刻看过来的眼神,辛久微决定忍忍算了。

    把面端过来,揭开,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面条上放着煎好的荷包蛋,青翠爽口的蔬菜点缀在上面,简单、朴素。

    “吃吧。”她将碗推过去。

    不需要她多说,晏冗也认出那是长寿面,他心神俱震,捏着筷子的手指痉挛般的剧烈颤抖了下,再开口时声音沙哑难辨,有些难听:“娘娘知道今日是儿臣的生辰?儿臣没有说过,娘娘怎会……记得。”

    辛久微邪恶的想,她要是愿意,连他多少岁遗/精都能知道,一个生日算什么。

    “你的生辰又不是什么秘密。”她把碗又往他面前推了推,声音柔和下来。

    他以往吃的不多,不是不想吃,是肠胃不好,吃多了很难受。以前她是不知道的,后来才晓得她送的那些糕点,他吃完后大多吐了出来,吓的再不敢随意投喂。经过近一年的调养,他身体好了很多,一碗满满当当的长寿面,被他吃的干干净净,连一滴汤都没剩下。

    “生辰快乐。”她托腮看着他吃完,气消了很多,张开手臂抱了他一下,在他耳边说道。

    鼻尖她身上熟悉的淡香很快远去,他抬头望着她笑颜如花的模样,心跳如雷,身体僵直,脸颊和耳朵瞬间染上薄而艳丽的绯红。他有些狼狈的低下头,掩于袖中的手指蜷缩着,指甲掐进掌心,他却浑然不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