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反派的心思你不要猜16- 她铜雀台平台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_时时彩信誉平台
32.反派的心思你不要猜16
    辛久微不情愿和宋尤佳出去, 系统却出声道:“去看看。”

    她有些抗拒。

    不过, 系统开口让她去, 她心里好歹没那么紧张,略微迟疑了会就同意了。

    还是学校不远处的咖啡馆,店内葱郁的绿植长势喜人, 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香味,宋尤佳选了个靠窗的位置落座,微笑着问:“你要喝什么?”

    辛久微觉得这个座位位置有些熟悉,仔细一看,当初李阅后遗症发作,可不就在这个座位上吗?这父女二人倒是默契。

    想起李阅病发时一头栽在地上, 辛久微摸了摸脑袋瓜, 觉得后脑有点发寒。

    “你有事请说。”她没回答宋尤佳的问题,只想赶紧聊完回去。

    宋尤佳也不卖关子,她从包里取出一份文件, 放到她手边。

    “这是我爸爸的病历单,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太好, 经常失眠,头痛,医生诊断他患有轻微抑郁症。当时那起科技园伤人案还有作案人员在潜逃, 家里常常收到匿名寄来的包裹,还有恐吓信, 我知道在这时来找你很不恰当, 但我想, 有什么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她说完,话音一转,柔声说,“我听说你们的感情很好,如果他可以重新回到李家,我和我的母亲将会十分欢迎,现在最重要的,是爸爸的病。”

    辛久微闻言,忍不住和系统吐槽道:“李阅那种人渣到底给这家人下了什么降头?一个个都跑来做说客,简直。”

    “如果你来找我,只为说这件事,恕我无能为力,”辛久微冷冷的看着她,“回不回李家,不是我说了算,与其来找我,不如回去多陪陪李先生……”

    她说着,兜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宋尤佳做了个请便的手势,她刚把手机拿出来,屏幕闪烁了几下,又猛地熄灭。

    她看到来电显示是李纪殊,刚才他还告诉她,他在图书馆找一份资料,让她在校门口等他,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已经出来了。

    不想再和宋尤佳浪费时间,她站起来,拿起背包,淡淡道:“没别的事,我先走了,再见。”

    咖啡馆门口这时进来三四个男人,他们身上的衣服有些脏乱,侍应生正要上前询问情况,那些人径直朝辛久微这个方向而来。

    走在前面的两个汉子面部有些狰狞,他们顺手从旁边拖拽出座椅,快步往她们那儿走去。

    变故在顷刻间发生,谁都没料到本来安逸平静的咖啡馆里会突然闯进来几个不速之客,系统在他们往这里过来时就接连发出警告,但咖啡馆就那么大,她还是在角落的位置,很容易就被男人围堵住。

    惊恐的尖叫、客人们混乱而惶恐的四处奔逃……小小的咖啡馆里一时间乱的不成样子。

    她有个可以带着她穿梭各个世界的系统,却没有飞天遁地之术,细弱的胳膊被男人沾着汗液的大手死死捏住的时候,她感到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起来,面前那张狰狞可怖的男人的脸在眼前放大,她可以清晰的闻到从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恶心的体味,他从怀里摸出一把刀,用力捅进她的肚子里……

    所有的一切都像是电影一样不断在她眼前回放,跟前的景物模糊起来,锋利的刀刃划破皮肤的声音听起来非常可怕,她手指有些痉挛,整个人软倒在地上,鲜血汩汩从她身下流出来,慢慢汇聚成一道耀眼刺目的血泊。

    ……

    咖啡馆里正上演着一出惨案,有学生从里面踉踉跄跄的奔出来,大声尖叫着杀人了,周围的路人们吓的脸色发白,没有一个人敢靠近咖啡馆。

    李纪殊眯着眼睛望着那边,心里陡然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这种感觉让他本来慢慢走向咖啡馆的步伐渐渐加快,越靠近那里,他心跳的越急促,他一眼看到透明的玻璃上飞溅上几抹骇人的鲜血,心跳仿佛都在这时停止了。

    咖啡馆里的人能跑的都跑了,只有一个女孩子蜷缩在柜台后,看到有人进来吓的不住尖叫,李纪殊一把将她拉出来,厉声道:“发生什么事了?”

    “杀、杀人了,还有个女孩子,她受伤了,被那些人拖、拖到……快救人,快……救……”

    “你说她被拖到哪了?说清楚!”他低声吼道,额上青筋暴起,模样像是要吃人。

    女孩被他吓的哭起来:“后面……在后面,快报警,还有她、她是s大……”

    本来扔下她的李纪殊又兀地顿住脚步,他回头看着她,双目血红,一字一顿的道:“谁?还有谁?”

    “她……死了,就在那……”女孩断断续续的说完,哆嗦着到处找电话。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李纪殊看过去。

    腥甜的血蔓延了一地,鞋子踩在上面黏黏的,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角落里的地面上躺着一个人,那人满头长发散落在地,发尾沾着浓稠的血,越往里走,血的味道越浓烈。

    直到那人的脸暴露在眼底,李纪殊一直紧绷的神经霎那间断了,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看到的。

    “微……微微……”

    他站在原地,喃喃的叫着她的名字,而她除了肚腹上那道骇人的伤口和身下绵延不绝流出来的血,看着却像睡着了一样。

    他跪在她面前,整个人都有些魔怔了。

    伸出的双手颤抖的不成样子,他伸手去捂她肚腹上的伤口,一边哑着声音喊她:“求你,我求求你……不要出事……微微,求你别丢下我……我带你去医院,你会好的,你坚持住……我带你去医院……”

    他用力将她抱起来,她后背的衣服已经完全被血浸透,他手上和身上也跟着沾上她的血,他抬手慢慢擦掉她脸颊上沾着的血迹,心脏像被钝器重重划过,窒息般的恐慌席卷全身,他声音颤栗的道:“对不起……我来迟了,我应该早点来救你……我现在带你去医院好不好?你要是累了,就先睡会……”

    他不停的重复那几句话,好像多说几遍她就能听见,他抱着她浑身是血的出去,惹得外面的人一阵惊呼。

    救护车和警车呼啸着停下来,训练有素的医护人员和军容肃穆的警察们一拥而上,他们在接到群众报警说发生凶案时,竭力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可看样子还是来迟了。

    医生让李纪殊将他抱着的人放在担架上,一个护士条件反射的去试病人的呼吸和心跳。

    “她已经没有心跳了,快点……”

    “她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