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反派的心思你不要猜14- 她铜雀台平台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_时时彩信誉平台
30.反派的心思你不要猜14
    “可是你和他不一样, 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很在意……你认为我绝情冷漠, 狼心狗肺, 不应该这么对他?你在对他那种人心软?”

    他脸上明明没什么表情,说的话却莫名让人心里开始发慌。

    辛久微手心开始冒冷汗。

    她不是很善于表达情感, 也从来没有男人热烈的追求她,面对李纪殊的纠缠,她更多的反应则是手足无措,佯装镇定来掩饰内心的紧张和尴尬。但那种感觉和现在又有很大不同, 她要还不知道李纪殊很生气, 她就是傻。

    她紧张的叫着系统:“雾草, 我有不好的预感。”

    系统:“你的预感是对的。”

    她转身就要跑,“你当我什么都没说!”

    “晚了。”

    他在她拔腿就跑的同时追上去,用力将她搂住, 她挣扎了下,恰好膝盖撞在沙发上,整个人向沙发倒下去, 他眼疾手快, 垫在她下面。

    辛久微满脸黑线, 觉得现在要是有个摄像机,他们的样子肯定像在演偶像剧。

    “是我的错, 我不该那么说, 你先松开我?”她定定神, 双手按在沙发上想站起来。

    他的手牢牢放在她腰上, 目光灼灼的望着她,眼睛不由自主在她薄软的嘴唇上游离,掌心下是她柔软纤细的腰肢,她的几缕发丝从颊侧垂下来,落在他脸上,有些发痒。

    一股难以言喻的欲念从小腹中窜上来,他喉咙微微有些发紧,握着她腰肢的手掌渐渐开始发烫。

    “不放,”他眸色暗了暗,微微咬着牙,“你别想含混过去。”

    出师未捷人先挂,辛久微无计可施,只得尽量软下声音说:“我没有想糊弄你,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应该明知道你讨厌他,还试图劝解你去原谅他。”

    这天大的实话,但看李纪殊的样子根本不信。

    他在她短促的惊呼中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微微粗噶的呼吸从紧抿的唇间泄露出来,漂亮的脸上是隐忍的欲火和薄怒。

    “他做了什么你要为他说话?从很早之前你就怪怪的,你以为你表现的很正常,可是你去见他了对吧?他找你想做什么?”他神情晦暗,眼角微红,“还是你想让我重新接纳他?你觉得我是孤儿很可怜,还总是缠着你,你嫌我烦了,想摆脱我是么?”

    ……连她去见了李阅都知道。

    辛久微想哭。

    她确实见过李阅,因为刚开始不确定李阅的态度,她去见了之后,通过系统的检测发现李阅确实真心想要认回李纪殊。说是功成名就后的赎罪也好,出于良心上的不安也罢,李阅的态度让辛久微初步决定走这步棋。

    不过她从没想过帮助李阅,看到李阅在李纪殊这里碰钉子,她心里的快意大过失望。

    要不是任务时间紧迫,她也不会在这时候提这事,戳到李纪殊敏感的神经。

    系统这时提示道:“很遗憾,宿主,重新让李阅认回李纪殊的任务失败。”

    “那……就这样吧。”良久,她对着系统喃喃道。

    系统陷入沉默。

    “你说什么?”她脸上仿佛释然的笑容刺激到李纪殊,从刚才开始一直隐而不发的情绪像寻找到一个突破口,汹涌冒出来。

    “你真的这么讨厌我,恨不得我立刻在你面前消失?”他手背上青筋暴起,握着她手臂的手指渐渐收紧,见她只顾着发愣,气急败坏的道,“你给我说话!”

    她脑子里现在转悠的都是“劳资任务失败要狗带了,这个空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得崩溃”之类的念头,耳边根本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看着她茫然的表情,他感到深深的挫败和恼恨,他愤怒的想摔门而出,想质问她到底有没有一丁点的喜欢他,还是只因为他纠缠不休,她才习惯了他这个人的存在……现在觉得他烦了,就不想要他了?

    他眸中染上一股戾气,猛地站起身,有些粗鲁的将她拉起来。

    “你要做什么?”她踉跄着跟不上他的步子,仓促间问。

    他紧紧抿着唇,一言不发的将她拉到她房间后,反锁上门。

    辛久微胆战心惊的看着他的举动,“你、你别冲动啊。”

    他回过身,面无表情的开始解着衣扣,洁白修长的手指很快将上面几个扣子解开,露出里面结实坚韧的皮肤。

    辛久微早已经撇过眼不敢看,她有些滑稽好笑的跑到床的另一边,四下看了看,拿起窗前灯对着他虚虚比划了下。

    “我跟你说,你这么做是犯法的,你别过来!”

    “连你爸都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你觉得别人会信?”他勾了勾唇,眸中一片冰冷。

    “可是我不愿意!”她看他一步步走过来,后背起了一层白毛汗,在脑子里死命喊系统。

    “啊啊啊啊系统救命!”

    系统:“抱歉,我爱莫能助。”

    还是熟悉的台词,熟悉的味道,连标点符号都不带改一下的。

    辛久微感觉36d的胸一阵绞痛。

    她这点力气还不够杀只鸡,李纪殊轻而易举的靠近她,把她高高举着的台灯夺过来扔到一边,旋即伸手抱住她。

    被一具沉重的男性身体压在床上的感觉并不美好,至少辛久微现在的感受只有呼吸困难,手脚都使不上劲,男女在体能上的差别在这时彰显的淋漓尽致。

    嘴唇被他堵住,他身体上的热度透过衣服源源不断的传递到她身上,她像被搁浅的鱼,竭力挣扎,翻滚,想要摆脱桎梏,可除了将自己折腾的浑身是汗,并没任何作用。

    他是铁了心要做,她的衣服也被他扒的只剩下贴身的内内,整个人像一丝不挂的暴露在他面前,羞耻和被强迫的愤怒让她喘息的声音渐渐加大,听在耳边,却像是两个人的呼吸声同步了一样。

    “你住手,李纪殊,你给我停手——”

    她仓促间大叫一声,眼看着他已经伸手去拽她的底裤,她真正感觉到恐惧和害怕。

    她的声音有点变调,李纪殊也不比她好过,他满头满脸的汗,柔软乌黑的发丝贴在颊边,嘴唇上沾着晶莹的水渍,眼底布满猩红,身上的一处更是滚烫无比。

    “别这样,我、我害怕……你冷静点好吗?你吓到我了……”

    他的动作陡然顿住,辛久微立刻推开他放在她身上的手,拉过一边的被子将自己裹紧。

    他死死盯着她,呼吸还有些粗重,但意识却稍微清醒了些。

    刚才她拼命挣扎反抗,他顾忌着不敢弄疼她,可手上的力气到底没把握好,她裸.露在外的肩膀上印着醒目的红痕,察觉到他注视的目光,她马上惊惧交加的把被子往上面拉了拉,遮住肩膀上的痕迹。

    她的反应有些刺目,却在提醒他刚才都做了什么。

    他用力捏紧拳头,深深看她一眼,从床上下来。时刻紧盯着他的辛久微一下看见了某个不该看见的东西,她恨不得自戳双目,羞愤欲死的收回目光。

    他没注意到她的表情,快步走到浴室前,里面很快响起水声。

    辛久微三两下跳下床,拿起之前找好的换洗衣服,连滚带爬的打开门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