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反派的心思你不要猜12- 她铜雀台平台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_时时彩信誉平台
28.反派的心思你不要猜12
    李阅在前一天已经转到普通单人病房里,他们去时, 刚好见到他的妻子正喂他吃东西。

    他妻子很有礼貌, 见到他们马上热情的站起来打招呼,李纪殊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 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

    辛久微上前一步,简单介绍身份后,病床上一直盯着李纪殊看的李阅陡然情绪激动起来, 他双手撑在病床上想要起来, 电视中意气风发的人,此时如垂暮老人般孱弱,他望着李纪殊, 居然落下了泪。

    他的妻子想让他冷静下来,他很不配合,嘴里发出难听的声音:“给、给他……”

    “好, 我现在就给他,你先躺下。”他妻子耐心安抚着他,声音低柔舒缓, 仿佛在哄一个吵闹不休的小孩子, 侧脸温柔极了, 能看出来他们两夫妻应该感情还不错。

    护士和主治医生进来检查了下, 给李阅注射了镇定作用的药物, 将他们都赶了出去。

    李阅的妻子最后拿着一封信出来, 递给他们。

    “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辛久微捏着信问。

    “知道。”他妻子最后看了眼李纪殊, 神情复杂, 微微点点头,转身离开。

    辛久微肃然起敬的目送她离开。

    这种明知道自己老公是人渣的贤妻还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把信递给李纪殊,他却冷冷笑了笑,接过来后毫不犹豫的要将信撕掉。

    辛久微扑上去一把抓住他:“壮士,冷静!”

    他比她高,这么一扑过来,脑袋立刻磕到他的下巴,他嘶了声,松开手里的信,伸手揽住她。

    “撞到了?”她抬头匆匆看他一眼,伸手在他通红的下巴上胡乱揉了揉。

    从进来医院一直维持低气压的李纪殊忽然就笑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但看着她紧张兮兮的举动,心里就莫名觉得开心。

    她揉了几下,俯身把信捡起来藏在背后。

    他懒洋洋的道:“你以为藏起来,我就拿不到了?”

    “……”

    “这是给我的信。”他又说。

    辛久微倔犟的看着他,一脸威武不能屈。

    “行吧,你是我小女朋友,你是我祖宗,你要看我哪里敢拦着。”他终于忍不住笑出来,揉了揉她的头发。

    身后有护士无奈道:“两位,这里是医院。”

    辛久微正要回头道歉,对方接着说:“禁止撒狗粮。”

    有些狼狈的跑出医院,辛久微理了理头发,不顾旁边笑到停不下来的某人,将信打开。

    信上的字迹很潦草,辛久微皱着眉看完,愣在原地。

    发现她表情不对,李纪殊将信拿过来,看完后,直接撕掉。

    这次辛久微没拦着他。

    李阅在信里说,他先前之所以去s大,是查到李纪殊的消息,知道他被人资助上了大学,本想这次活动结束后就集中精力找他,却发生了意外。

    他在病重时一度让身边的人寻找李纪殊,最后终于得偿所愿,可是李纪殊看完信后,显然并不在乎这些。

    他们第二天就准备回去,去机场的路上,李阅的妻子打来电话。

    她说李阅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太好,前几天听说找到了李纪殊才好起来,她知道李阅在她之前有过一个妻子和儿子。当年再见到李阅时他很狼狈,他很艰难很苦,没赚到钱,他不敢回去见家人,就这样第一场婚姻匆匆结束……

    她说了很多,辛久微都静静听着,李纪殊在身边眉毛越皱越紧,最后忍无可忍,拿过手机,对那头的人道:“我并不想知道他的曾经和现在,我过得很好,也不需要多一个父亲或一个家庭,你们不用来找我,打扰我的正常生活。”

    回到家里,天已经黑透,辛久微洗完澡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被床沿上坐着的人吓的毛巾都掉了。

    “你——”

    李纪殊摸了摸下巴,委屈的说:“我刚才看了,都被你撞红了。”

    辛久微会信他才有鬼,她把毛巾捡起来,打开门,竭力放柔声音说:“你先出去,我等会下去帮你看看。”

    “我把伤药带上来了,你随意,我等你弄完。”他坐在那儿不动。

    家里就他们两个人,保姆做完饭已经回去休息,她现在叫天天不应,叫系统更不灵,只能随他去。

    她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他也不在意,任她生拉硬拽的弄下楼,给他下巴抹药。

    系统这时道:“恭喜宿主,目标好感度提高了,目前总值为90。”

    这个任务世界的好感度刷的格外简单,辛久微也没在意,她随口问:“现在剧情完成度是多少?”

    系统:“目前总值为56%。”

    她默了默,问:“我们来这个世界多久了?”

    “你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

    辛久微一下淡定不起来了。

    她资历浅,经验少,第一个任务可以说是战战兢兢精打细算过来的,这个任务世界和现世没有区别,她神经就没那么紧绷,于是现在就特么很惊恐了。

    “我觉得我俩吃枣药丸。”

    系统:“??”

    “统啊,我的统统,好统儿,你赶紧学学怎么预防空间崩塌吧,我不想狗带。”她哭唧唧。

    系统机械的声音道:“李阅想要认回李纪殊,作为剧情的修补者,你或许可以尝试走这条路。”

    正直愣愣看电视的辛久微看了眼旁边削苹果的李纪殊,陷入沉思。

    好感度将满,剧情完成度却只有一半,这种情况下容不得她再坐以待毙……

    所以说,美人计什么的,到底靠不靠谱??

    自从脑子里塞满美人计之类奇怪的东西,辛久微就觉得自己像个偷窥狂,时刻让系统监测李纪殊的动向,想知道李阅有没有联系他。

    不监测不知道,一监测吓一跳,李纪殊对李阅可以说是相当无情。

    电话拉黑,来学校找他也绝对不见,半学期都快结束,李阅连李纪殊一根毛都没摸到。

    辛久微默哀了一秒,幸灾乐祸的看起笑话。

    如果不知道原剧情,清楚事情来龙去脉,可能作为路人她会心软,但熟悉剧情的她很明白李阅造下的孽,他的前妻并没有哪点对不起他,矜矜业业在老家为他操持家务,侍奉老人,抚养稚子,可他呢?说他因为自卑不敢回家,那这样自卑的他,怎么配得上现在的妻子?人家可是根正苗红的权二代,他一个外出务工的穷小子,还特么结过婚,就算入赘也很难。

    私心上,她不想让李阅如愿,可剧情又卡在这里,她急的团团转,感觉空间没崩塌,她自己都要把自己逼疯了。

    系统提示她时间只剩下不到一年半时,她终于下定决心干一发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