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反派的心思你不要猜11- 她铜雀台平台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_时时彩信誉平台
27.反派的心思你不要猜11
    再三天就是除夕夜,一大早辛久微被王境泽从被窝里捞起来, 非要她和李纪殊一起出门买衣服。

    她晚上睡得不好, 总感觉身上压着什么很重的东西,弄的她喘不上气, 起来时候颇有些不情愿,王境泽见状,将一张新的□□扔给她。

    “这是给你逛街的钱。”

    辛久微拿着卡, 精神了些, “多少?”

    “这个数。”王境泽竖起三根手指。

    “三千?”

    “再加个零。”

    “爸,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又高大了很多。”辛久微拍完马屁,精神抖擞的去换衣服洗漱。

    原身卧室里有两排衣柜, 打开后里面全是应季的衣服,春夏秋冬都按照季节分放清楚,她套了件驼色的毛衣, 外面穿着黑色短款羽绒,素面朝天,长发扎成马尾, 她对着镜子照了照, 下楼。

    街上人很多, 说是来买衣服, 其实就是帮李纪殊一个人买, 路过一家男装店, 她拉着他进去。

    店员小姐姐看到他们在挑衣服, 殷勤的上来, 开始介绍当季的爆款,辛久微笑着说:“没这么麻烦,给他随便找一件试试。”

    李纪殊淡淡看她一眼,没吱声。

    结果证明,就算随便找来的一件衣服,长得好看的人穿在身上也依然好看!

    店员给他拿的是一件很普通的黑色风衣,长长的衣摆丝毫没有把他显得矮小瘦弱,相反,他身形纤长,长腿笔直,冷峻料峭的黑色很衬他的皮肤,眉眼精致绝伦,让人移不开眼。

    店员小姐姐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见李纪殊望过去,立马红着脸解释说:“你穿这身很好看,比我们店里海报上的模特还好看。”

    辛久微:“这个马屁我给满分,拿去骄傲吧。”

    出去时,外面慢慢开始下起绵绵密密的小雨,细小的雪花夹杂着缠绵细密的雨水落在脖颈间和衣物上,她看到前面有家奶茶店,小跑着奔过去。

    两杯原味奶茶,她递给李纪殊一杯,满足的吸了口,一边含着吸管,一边说:“这杯也是我的,你帮我拿着。”

    李纪殊不由失笑,他拿着奶茶,目光却始终在她身上,周围正在等奶茶的两个姑娘艳羡的望过来,一面小声嘀咕:“……这都是别人家的男朋友。”

    辛久微噗的一口把奶茶喷了出来。

    李纪殊淡定的拿起她的围巾,在自己脸上、手上擦了擦。

    “沃日,”她恶心的不行,一把将围巾扯下来,甩给他,“给你给你都是你的。”

    明明她自己把奶茶喷在他身上,现在还嫌自己口水恶心,李纪殊啧了一声,“你这么嫌弃你自己,还好还有我不嫌弃你。”

    辛久微语塞。

    而旁边路人们关注八卦的眼神已经快把她烧穿了,她跳下台阶,大步往前走。

    李纪殊长手长腿,轻易就跟上来,见她只顾生闷气,一下笑出声,“你知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人总是看我们?”

    “……”

    “因为你现在就像个和我闹别扭的小女朋友,我就是那个受气包男朋友,你看,我们还穿着情侣装。”

    他扯了扯身上黑色的风衣,满脸揶揄。

    跟这厮打嘴炮她就从来没赢过,辛久微放弃反抗,直接选择无视。

    今年冬季的第一场雪慢慢来临,不过一夜的功夫,外面银装素裹,树枝上压着沉甸甸的积雪。

    系统在那天发出警告后就没怎么出现,辛久微习惯了偶尔无聊和系统逗闷子,乍一没了它还觉得很不自在,总忍不住发呆,还总在李纪殊或者王境泽和她说话的时候发呆,惹得他俩心生狐疑,以为她是不是心里有事。

    系统能够感受到辛久微的担心和害怕,它在晚上的时候冒出来,和她说:“宿主请放心,经过上次的修复,我的程序稳定很多,这些天我在检测这个世界的稳定性,以便及时预防当空间崩溃时发生的意外。”

    辛久微长吁一口气,“真的能预防吗?你以前遇见过空间崩溃?”

    系统:“没有。”

    她羡慕的道:“那你以前的宿主很厉害啊,居然没有一次任务失败过。”

    系统:“你是我的第一任宿主,也将会是最后一任。”

    辛久微没料到它会这么说,怔忪片刻后,恍然道:“难怪你这么辣鸡,敢情你是个萌新!还在我面前装老司机!”

    “我一直想问,辣鸡是什么意思?我查过,辣鸡是一种以鸡肉为主要材料制作的菜品。我并不是辣鸡。”

    辛久微竖起大拇指,“你是菜鸡,素鸡,战斗机。”

    “……”

    王境泽是不太可能重新提出收养李纪殊,以李纪殊现在一心想当王家女婿的样子来看,他本人也不会同意。

    没了这个重要的剧情点支撑,后面的剧情受到影响的可能性很大,根据系统的解释,现在他们主要依据的就是这个空间里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剧情点虽然被人为避开,但可能事情会以另一种方式重新归于原点。

    就像曾经的晏冗,他的最终结局并不只有她的推动,还有那个世界强大的法则。

    战战兢兢的过完年,王境泽又念念不舍的告别两个女儿和未来女婿,辛久微和李纪殊过段时间开学,家里重新清冷下来。王兮彤装老实装了一个春节早就闲的蛋疼,一旦王境泽离开,马上出去浪。

    有个意想不到的人,在这时敲响了王家的大门。

    来者是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男子,他称自己是李阅的助手,这次过来是想让李纪殊去v市的中心医院一趟,李阅刚刚苏醒,急切的想要见他。

    原来李阅当时在科技园里伤的很重,在本市医院观察检查一天后,医院给安排了转院,他有轻微的脑震荡,棘手的伤却在离心肺不到半个指甲盖距离的位置,动完手术后恢复的不好,病情一直反复,就在春节前夕,他又经过一番抢救,病情才终于稳定下来。

    李纪殊听完助手的说辞,唇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系统忽然对辛久微说:“去见李阅。”

    “我们去。”本来也想跟着赶人的辛久微一下改口。

    助手闻言眼巴巴的看着李纪殊,他沉着脸没说话,良久,淡淡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