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反派的心思你不要猜9- 她铜雀台平台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_时时彩信誉平台
25.反派的心思你不要猜9
    原剧情里,李纪殊知道李阅改名换姓入赘豪门,表现的很淡定,这次也一样。

    他照常上课,缠着辛久微,仿佛从来没有这个父亲,可凡事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校庆的热闹渐渐平息时,一则重磅新闻席卷整个城市。

    李阅和科学院的同事在去某科技园开展活动时遭到一群激进份子袭击,那些人有备而来,先是将现场监控破坏掉,然后趁着午间众人外出用餐及休息时,带着提前运进来的武器对科技园里剩余的人员进行惨无人道的攻击……

    这则消息一经播报就上了社会版面头条,记者现场报道的画面虽然被打上马赛克,看着却依然惊心动魄。

    b城是国家一线城市,治安也是极好的,很少发生恶**件,此事影响恶劣,犯案人员手段残忍,科技园被破坏严重,受伤和死亡人数远比报道中统计出来的要多的多。

    事情发生后不久,所有关于此事的报道却被和谐掉,网上关于该事件的报道链接点进去都显示页面不存在。

    接连几天电视上都在报道这事,现在不给报了,辛久微问系统道:“李阅有没有出事?”

    “他受伤了,很严重。”

    “这叫什么来着?上天饶过谁?”

    李阅这种人死不足惜,听到他受了很严重的伤,辛久微心里暗爽了一把,要是全天下抛妻弃子的人渣都能遭到这样的报应,这个世界肯定会变成美好的人间。

    但很快她笑不出来了。

    b城的恶**件发生后,临城也跟着发生一起公共场合砍伤路人的报道,施.暴.者被警方控制住,经过审讯后发现,这人居然和b城里那些犯案的人是一伙的,他们来自同一个组织,有同一个梦想,那就是推翻xx制度,建立新世界,现在的很多人都是病.态的,他们需要接受教神的指引,成为新的人类……

    是的,这群搞事的人是某些不和谐组织里的成员,正常人听着可笑又难以置信的话,却被他们当成神的预言,受到怂恿的成员们纠集在一起,对科技园里的人们进行无差别围殴。

    刚好下个月是世界反xj组织日,s大便邀请一些退役军人来学校做宣传教育工作。

    见到赵新的时候,辛久微一下懵了。

    两年左右没见,赵新原先微长的头发剪短不少,皮肤也变成小麦色,他少了丝书生气,多了些健康阳光,模样没变,气质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学校每个人都发了本图册,详细介绍了某组织的危害,赵新坐在椅子上,见到她马上站起来。

    “王、王兮微,你还记得我吗?我是赵新。”他伸出手,又不知道想到什么,讪讪的收回去,挠了挠头。

    辛久微点点头,微微笑了笑。

    “我和表哥一起来这儿帮帮忙,听说你考上s大,去年高中聚会老班还夸过你,可惜你当时没去,毕业后也没和班里同学联系,大家都不知道你过的怎么样了……”

    赵新见到她显得有些激动,辛久微不擅长应付这种热情的同学,想找借口离开,后面有人走过来。

    “好久不见。”

    声音有些熟悉,辛久微转过头,又是一愣。

    来人手里拿着两瓶冰水,递给她一瓶,摘下来的军帽搭在手腕上,场景莫名熟悉。

    “我看你好像很渴,嘴唇很干,喝口水吧。”曾经的蒋教官站在她面前,说着似曾相识的话,连看她的眼神也是一样的包含韵味。

    赵新站在他旁边介绍道:“这是我表哥,他叫蒋章,他前女友也是你们学校的。”

    辛久微默默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淡道:“蒋教官,新生军训的时候,你就认得我?”

    蒋章:“我也没想到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我在赵新的毕业相册中看过你的照片,军训时刚好觉得你面熟,还听说赵新挺喜欢你的,只是你对他没有感觉,当时就想,这么多学生,为什么偏偏我也遇见了你。”

    当着自家表弟的面说这种暧昧的话,辛久微也是服了。

    赵新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他捏紧了手里的矿泉水,低着声音说:“她有男朋友。”

    蒋章点点头,环顾了下四周,说:“我们去那边凉亭里说话行吗?”

    辛久微当然想拒绝,可蒋章却说:“关于你的男朋友,我想这件事你有权利知道。”

    关李纪殊什么事?

    而且他也不是她男朋友,蒋章用这种语气说话,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她还是不要知道了!

    想是这样想,辛久微却控制不了自己的手脚,等她回过神,已经老老实实坐在石凳上,等着蒋章开口。

    赵新有些紧张的来回看了几眼他们两个人,嘴唇紧紧抿着。

    “你了解他吗?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如果不是亲身体会,我真想不到在他那个年纪的男孩子,居然心眼那么多,”周围没人,蒋章说话自在了很多,他望着辛久微,略带讽刺的说,“我被他算计了。你还记得那会我和我前女友……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她那段时间误会我,和我闹分手,我不想吵架就没见她,那晚她突然来找我,说有要紧事和我说,过去之后就……我很奇怪,但当时我还爱她,所以就有你看见的那一幕。我知道你那时是怎么看我的,你大概觉得我人品有问题,如果事情到此为止,我也不会耿耿于怀。”

    他深吸一口气,面带不甘:“可有次我无意间听到她和人打电话,让那人给她打钱,还是笔不小的数目,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她很激动的说她留了录音,只要她发给你,你就会知道他为了赶走你身边的其他男人,而在背地里做手脚陷害别人。”

    辛久微听完陷入一阵沉默。

    系统:“可怕。”

    怕辛久微不信,蒋章还特意将手机里保存的录音给她听。

    “……狮子大开口?你在威胁我?可以,你把录音发给她,我把你和其他男人在一起的照片发给你现任情.人,你的私人生活曝光后,那些和你有关系的……”

    是李纪殊的声音。

    “她把录音都删掉了,也不敢将这事说出去,是我偷偷把录音拷贝来的。”蒋章沉着脸说。

    赵新在旁边听的已经傻了,他喃喃道:“难怪你以前找我要王兮微的邮箱地址,说要发个东西给她看看。”

    辛久微说:“你发过录音给我?”她几乎不会上邮箱去看,所以应该没看到。

    蒋章:“大概一年前就发给你了。”

    ……

    辛久微回去后立刻查看了邮箱,果然在一大堆辣鸡信息里找出一年前的邮件。

    录音的内容和蒋章给她听的一样,系统也证实这个说话的人确实是李纪殊。

    “这个心机boy。”她揉揉额头。

    系统:“别装了,其实心里很开心吧?你这个死宅也有春天,现在这种长的帅,脑筋聪明,不仅痴情还眼瘸的已经灭绝了,且坑且珍惜。”

    辛久微怒:“坑你mp。”

    蒋章的用心恐怕要付诸东流了,辛久微也不知道自己正不正常,反正她听说李纪殊背地里做了这件事,心里没有什么反感的情绪,她本来对蒋章他们就没那种意思,被李纪殊使手段搅黄了也没所谓。

    不甚在意的结果就是李纪殊某次借用她电脑后情绪就有点不对,在学校开展的教育活动落幕的最后一天,蒋章和他发生了激烈冲突。

    系统在她上课时忽然发出警报,说李纪殊在和蒋章打架,她赶紧和教授请了假,火烧火燎往现场赶。

    正值用餐高峰期,学校里人很多,他们打架的地方在西校区,等辛久微累死累活赶过去,他们两个人已经双双被送进校医务室,连校方领导都惊动了。

    好在李纪殊是好学生,又是学霸,平时待人接物无可挑剔,领导们更关心他俩的伤势,对于打架的理由,两个人闭口不谈,蒋章事后转去了市医院,李纪殊伤势较轻,留校医院查看就好。

    学校里想趁机接近示好他的女生不在少数,但往常彬彬有礼的李纪殊这回却不假辞色,辛久微去的时候就刚好听到他对一个女生说……

    “我有女朋友,她比我好看,比我可爱,比我……”絮絮叨叨例举了她半天的优点,然后总结道,“我没了她不行,我是她一个人的,你都还没有我优秀,怎么和她争?还是放弃吧。”

    ——静。

    辛久微看着一个女生飞快跑出来,从外面进去。

    病床上穿着条纹病服的李纪殊原本翘着腿看着手机在笑,听到脚步声头也没抬的道:“出去!”

    “好吧,我出去。”

    “回来!”李纪殊看见是她,扔下手机从床上跳下来。

    辛久微站在原地,任他上前抱个满怀,嘴里一本正经的说:“让我出去,又让我回来……唔。”

    面前抱着她的人猛地俯下身,略带羞恼的堵住她的嘴。

    辗转,咬啮,尖利的牙齿在她唇上仔细地温柔地啃咬,他似乎对这样的亲昵颇有些欲罢不能,性感的喉结微微滚动,吞咽的声音清晰可闻。

    “那什么,我们先来说件正经事,”她喘息着推开他,避开他有些急切想要凑上来的动作,“你为什么要和蒋章打架。”

    李纪殊盯着她,低低骂了句脏话,在她瞪视的目光下,闷闷道:“他对你心怀不轨。”

    “录音的事,你知道了?”不然怎么解释他忽然跑过去和蒋章打起来?蒋章虽然没提,但她追问过他,他没有否认。

    “……我不是故意的,他真的对你心怀不轨,”李纪殊嘴唇紧抿,他捏紧了拳头,顿了顿,垂下头说,“他在梦里也喜欢你,你还和他走的很近,我怕他把你抢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