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反派的心思你不要猜7- 她铜雀台平台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_时时彩信誉平台
23.反派的心思你不要猜7
    s大的建筑风格偏现代简约,是国内投大价钱重点开发建设的大学之一,校园内娱乐设施完善,风光秀美,资源丰富,连食堂的饭菜都特别好吃。

    刚开始两天军训,教他们的教官只让他们做些简单的手势和动作,后面慢慢加大运动量,烈日炎炎,有好几个女生中暑退出军训。

    原身长的细胳膊细腿,平时缺乏锻炼,跟她一样四肢不勤,同一个动作,别人做几遍就会,她却总跟不上节奏,在大家整齐划一的动作里,她的表现格外辣眼睛。

    教官不得不在大家休息时,让她单独在自己面前练习教过的那些动作。

    他们的教官姓蒋,是个阳光帅气的青年,他教的仔细,辛久微学的也很认真,可是这种纯洁的关系落在别人眼里却很意味深长。

    好不容易熬到结束,辛久微苟延残喘的站在树荫下,准备缓一会再回寝室。

    肩膀冷不丁被人拍了一下,摘了军帽的蒋教官递给她一瓶水,说:“我看你好像很难受,歇一会喝口水吧。”

    辛久微没什么力气说话,冲他点点头,拧开矿泉水喝了几口。

    本来想过来扶她回寝室的室友,见状满脸暧昧的对她笑了笑,指了指蒋教官。

    辛久微当做什么都没看到,蒋教官却露齿一笑,往她面前走了几步。

    辛久微马上找了个借口迅速跑路。

    她走到拐角的地方站定,发现蒋教官还站在原地,脸上的表情隐藏在树下看不清楚,他过了会才离开,辛久微留了个心眼。

    后面几天她每次训练完都很快回去,没和蒋教官遇上,这天天气格外热,辛久微跟着大家跑完一圈回来,眼前阵阵发黑,腿一软就蹲在地上。

    大家焦急的围过来,叫她的名字,最后是蒋教官让他们在原地休息,他扶着她去校医务室。

    她的问题不大,输一瓶葡萄糖就好,护士帮她扎针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

    是李纪殊。

    他果然已经知道她差点晕倒的事情,他来的很快,蒋教官一直在旁边陪着她,李纪殊一进来就无视他这个人,在她身边坐下后,隔开了她和蒋教官。

    辛久微从来没看李纪殊这么顺眼过,她开口让蒋教官先回去,说自己身边有人陪,对方脸色不太好,但还是依言走了。

    护士在里面忙别的事情,外面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辛久微长舒一口气,压低声音说:“这个教官,我感觉怪怪的。”

    李纪殊比她干脆,直接道:“那就别再去军训。”

    也不知道李纪殊怎么和王境泽说的,当天她就收到他的短信,先关心她几句,然后说学校这里打过招呼了,她可以不用军训。

    避开了蒋教官,学校的军训还在继续,一天晚上,辛久微从食堂出来,在一个小路上看见了蒋教官。

    他和一个女生背对着她往林子里走,这里是学校一处人工湖,情侣们约会喜欢来,她本想转身就走,脚步一顿,鬼使神差跟了上去。

    他们低声说话的声音,她听不清楚,过了会,里面响起暧昧的水声和细微的呻.吟。

    辛久微感觉有点恶心,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身后陡然响起脚步声,她惊悚的转过头,身体被人用力搂住。

    “嘘,别说话。”李纪殊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巴,在她耳边低低道。

    虚惊一场,她浑身瘫软下来,用力点点头,他放开她。

    “你怎么来了?”

    “我一直跟着你,你没发现?”他手指蹭了蹭她细白的脖颈,眸色微深。

    里面两个人还在继续,声音渐渐大起来,辛久微抖了抖身子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白日宣.淫……”

    身后抱着她的人忽然埋在她颈侧,搂住她的双手紧了紧,重重喘息了声,微微哼道:“我……也想。”

    辛久微直愣愣的立在原地,感受到他某处的反应,脑子里的弦咔一下就崩断了。

    系统:“真热情。”

    “……”

    系统:“啧啧。”

    “……”

    “想……”你妹!辛久微狠狠掐了一把他的胳膊,他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和你白日宣.淫啊。”李纪殊抬眸笑起来,手指捏了捏她气鼓鼓的脸,低头亲了口,将她按在旁边的树上。

    “别出声,会被人听到的。”他手指悠悠的点在她唇上,见她果然被吓的往他们身后看过去,一副生怕被人看见的样子,忍不住闷笑起来。

    “你才、才十几岁,想这种事情是不是早了点?”辛久微被他桎梏的动弹不得,抖着嗓子说。

    “你在怀疑我不行?”他微微眯起眼睛,作势要吻她。

    她像受到惊吓的小白兔一样,漆黑的杏眸圆溜溜的瞪着他,表情因为惊慌而带了些无助,红润的嘴唇呼吸间湿濡的气息洒在他脸颊上,激起一阵细微的颤栗。

    他拧了拧眉,本来只想逗逗她,结果现在好像有点骑虎难下,她的皮肤柔软滑腻,耳垂、嘴唇、眼睛、鼻子……在他眼里都长的很可爱,他想不管不顾的按住她,统统亲一遍,可是又怕失手伤到她,见她真的要哭了似的,才稍稍松开她。

    辛久微不知道他怎么忽然大发慈悲放过她,正咬牙切齿的想踹他一脚,身后树林里原本正在苟.且的两个人却双双走了出来。

    蒋教官的脸上还残留着尚未完全消褪的情.欲,他身边的女孩子她不认识,但显然是他们学校里的学生,他俩刚才不知道有人在这边,等发觉不对匆匆整理好衣服,就发现后面还有两对男女在这儿。

    “呵,真巧,”李纪殊玩味的看他一眼,伸手捏住辛久微刚要拧他的手,“这不是你们教官吗?刚才竟然没看见你们。”

    他说瞎话的本事无人能及,正常人偷听被人发现,少说也要表现出一点惊慌失措,可是他不会,他不但不会,还会一本正经、坦坦荡荡的给自己挽尊。

    蒋教官平时总是见人三分笑,现在他笑不出来了,他盯着辛久微,眼神复杂的道:“辛同学,你怎么在这?”

    辛久微被他看的莫名其妙,心说我怎么不能在这了?结果还没开口,蒋教官身边的女生倒是先说话了。

    “蒋章,你躲了我这么久,就是看上了她?”

    李纪殊啧了一声,懒洋洋的看着他俩:“他喜欢微微,是他眼光好,不然还喜欢你?喜欢上你和喜欢上、你,区别很大,不过,你喜欢微微吗?喜欢她也没用,因为她喜欢我。”

    辛久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