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反派的心思你不要猜6- 她铜雀台平台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_时时彩信誉平台
22.反派的心思你不要猜6
    “宿主请注意,关于这个任务世界,有个漏洞我刚开始没有检测到,这次我发现该漏洞发生在当年那场地震,时隔太久,已经没办法弥补,”系统说,“因该漏洞是任务世界人物自主产生且同你无关,所以你并不会受到牵连。”

    “问题果然出现在李纪殊身上。”她喃喃道。

    “这个漏洞一直延续到现在,我并不能完全预测后续剧情会偏差到什么程度,你刚来这个世界时给你看的剧情现在只能作为参考,一切都要以现状为准。”

    “你不知道李纪殊发生了什么?没法找到原因吗?”

    “或许你可以尝试询问他,”系统说完,沉默了会,“他醒了。”

    辛久微埋在被子里装死,脑子里却在想系统最后说的那句话。

    她要是直接问李纪殊,他会不会跟她坦白?

    “他喜欢你,建议宿主可以使用美人计。”刚刚沉静下来的系统发现她的想法,出来献策。

    “尼玛,连美人计你都知道。”辛久微骂了一声。

    “当然。”

    “……”这种略带骄傲的语气是什么鬼?

    正脑补系统昂首挺胸的蠢样,头上蒙着的被子忽然被人掀开,床头的小灯也被打开。

    她睁开眼,和坐在床沿上的李纪殊大眼瞪小眼。

    他赤.裸着上身,凌乱的黑发软哒哒的垂在额前,唇形优美的嘴唇微微上挑,俯下身在她眼前一字一字道:“睡不着?我们聊聊?”

    她马上闭上眼,想翻身避开他:“我很困,别闹。”

    “你喘气的声音跟牛似的,把我吵醒了。”他伸手拦在她脸颊边,闲闲的道。

    辛久微憋着一股气,不理他。

    “聊聊,嗯?”他再次凑上来,趁她不注意,在她唇角重重亲了一下。

    啵——

    肌肤相接的声音很大,她浑身的血液好像都凝聚到那个被他亲过的地方,她伸手擦了擦,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好歹控制住想要尖叫的冲动。

    “不好意思,情不自禁,”他舔了舔唇瓣,表达歉意的话没有一点真诚。

    辛久微伸脚去踹他:“你走开。”

    他没让开,她的脚就直接踹在他身上,力度有点大,他皱皱眉,却还是笑着:“我不走。”

    “……那我们聊聊。”无声对峙良久,辛久微咬牙。

    “好。”

    辛久微整理了下衣服,用被子裹住自己,他看的直笑,呢喃了句:“真的一模一样。”

    她后知后觉,又听的不真切,问:“什么一样?”

    李纪殊面上的笑意淡下去,他抬手想替她整理一下头发,被她缩头躲开,他也没在意,平静的收回手,慢慢地说:“你相不相信,我没见过你,就认识你,还没发生的事情,也能够提前预知……我梦见过你,那个梦很长,也很真实。”

    辛久微一直以为李纪殊喜欢的人是原身,但听完李纪殊的话,她心里的惊讶和难以置信跟猝死后脑子里忽然蹦出个系统一样一样的。

    根据李纪殊所说,他小时候经常做同一个梦,直到那年,家中发生地震,被困在废墟下整整一周,奄奄一息时,他陷入短暂昏迷。

    醒来后,他被救援人员救起来,那时他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在福利院里被一对夫妻领养后,被遗忘的事才渐渐想起来。

    昏迷时他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见父母离婚,父亲另娶,梦见他在学校被人欺辱谩骂,接着他再次被收养,他喜欢上养父的大女儿,可是她从来都不知道他喜欢她,那种喜欢从刚开始的懵懂到后来的压抑痛苦,绝望真实到令人喘不过气,后来,他喜欢的姑娘死了。

    他花了很长时间分清现实和梦境,梦里的事被现实一一验证,他像个旁观者,麻木的坐观壁上。辍学、被资助……王境泽邀请他去家里小聚,他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渴望,过来见她。

    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仿佛已在梦里发生过千百遍,他熟悉她所有的小动作,笑着的、恼怒的、害羞的、佯装淡定的,连王境泽都发现他正肆无忌惮的盯着他的大女儿看,她却只顾着吃饭,早上更是直接避开他跑回学校。

    ……

    李纪殊举止异常的源头终于找到了,辛久微问系统原因,得到的答案也模棱两可。

    “他所说的梦并不是梦,如果你遵守这个世界的规则,顺着剧情往下走,那些事情将来会真实发生,包括你任务结束后的死亡。现在的问题是,他熟知自己的未来,人为改变了部分必要剧情,将来这个世界的剧情会扭曲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

    “老实说,我有点后悔上了你的贼船,我当时怎么就想起来绑定你这个辣鸡系统??”

    “你也可以选择解除绑定。”

    “来啊,解除啊!”

    “解除绑定后你将立即被抹杀。”

    “靠。”

    辛久微在k城差点出事的消息不可避免的让王境泽知道,他在海外出差,忙的不可开交,闻言连忙拜托李纪殊将她送回家。

    到家后被王兮彤看到他俩一起回来,又是一通胡天胡地的闹腾,只是家里少了王境泽这个捧场王,她怎么闹都没人理她,最后她自找没趣,出门找狐朋狗友浪去了。

    王境泽偷偷给辛久微发消息,让她务必把李纪殊留在王家,千万不能让他走了,王兮彤要不同意,就让他俩去住中学附近的那套房子。

    辛久微对此嗤之以鼻,但紧跟着,王境泽往她账上打了笔不小数目的封口费,她瞪大眼睛数了几遍数字后面的零,郑重的回复了个好。

    其实就算王境泽不说,李纪殊也压根不可能走。

    他现在就像她后面的小尾巴,自从把心里藏着的秘密说给她听,他就越来越粘她,知道她吃软不吃硬,动辄用那种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她,不是看在他长的好看的份上,辛久微真想一巴掌呼过去。

    她把那边房子的钥匙给他配了一把,没有跟着住在那。王兮彤平时玩疯了经常不着家,王境泽离太远管不着,她这个当姐姐的是懒得管,也管不住,现在家里别墅中除了她和两个雇来的佣人,就没旁人。

    到了成绩查询的那天,原身如愿考上心仪的s大,她录取通知书下来的那天,李纪殊也收到特别入学通知。

    到这时候,辛久微才真正相信李纪殊说的那些话的真实性。

    离开学还有二十多天时间,学校通知他们去参加大一军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