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反派的心思你不要猜5- 她铜雀台平台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_时时彩信誉平台
21.反派的心思你不要猜5
    辛久微一颗心提到嗓子眼,闻言却不由哑然。

    李纪殊种种古怪的举动,肯定不是系统怼她时说的,是她想太多,而是他真的喜欢原身。

    她不是故意躲着他,也不是故意要做出讨厌他的样子,联想起上一个任务的晏冗,她现在特怕和人有感情上的纠葛,更何况,李纪殊喜欢的很显然不是她这个“接盘侠”,而是系统为了让她做任务,用类似数据的东西,捏造的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

    她问系统:“这个世界的王兮微是不是和李纪殊原先认识?你收集的剧情上明明没有提。”

    系统:“剧情不会出现纰漏。”

    辛久微根本不信:“那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他为什么喜欢原身?”

    “你怎么知道他喜欢的是原身。”

    “不然呢?难道他喜欢的是我?”辛久微皱起眉。

    “……”

    从开始这个任务当天见到反派开始,辛久微就觉得有点怪,现在系统又选择性的拒绝回答她一些问题,辛久微第一次对系统产生怀疑:“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你会选中我来做这些任务,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不够聪明,也不够圆滑,特别来到这个任务世界,我总怕剧情崩塌任务失败被抹杀。”

    “因为是你。”

    “……说人话。”

    她和系统交流,难免眼神放空,下巴上骤然一疼,李纪殊神情隐忍,微微咬牙道:“你在想什么。”

    “你误会了,”她回过神,往后挪了挪,尴尬的说,“这事很复杂,一时半会说不清,你先回答我,你以前认识我?”

    话音落下,房间里没人说话,只能听见他俩交织在一起的呼吸声。

    他没有否认,也没有点头,过了会,他放开她,头也不回的离开她的房间,声音低哑的道:“对不起。”

    辛久微内心呐喊:“你快回来,我不要对不起,我要你的解释啊!”

    ……

    李纪殊一晚没回来,第二天她收到王境泽的短信,说李纪殊已经被他接回家,这次收养的事情算黄了。

    她回寝室收拾行李赶回家却没见到李纪殊,这时才反应过来,王境泽说的回家,是回李纪殊自己家。

    李纪殊现在已经放暑假,等他开学已经要到九月,辛久微看着那点可怜巴巴的好感度,收拾了几件衣服,火烧火燎的去找李纪殊。

    去之前她问过系统,确定去找他不会对剧情有什么影响才放心。

    李纪殊家里在k城,她出了火车站,想拦辆出租车,结果人家一看她写在纸上的地址,就用夹杂着浓重口音的普通话和她说地方太远,路不好走,不愿意去。

    连续问了好几个司机师傅都被拒载,炽烈的阳光烤的人头重脚轻,最后还是一个大姐过来邀请她拼车,但前提是她要先把第一个客人送到目的地,再绕一截路带她过去。

    看时间还早,她同意了。

    和她拼车的是个中年秃顶男人,他上车时打量她的目光让人有点不舒服。

    为了出行方便,她穿了短裤薄衫,细白修长的大腿露在外面,身上就带了个随身包,她把装满东西的包放在两人中间,整个人缩在最左边,一只手摸出手机,给王境泽发了她上的这辆出租车的车牌号。

    车子在城市的道路上飞驰,她被摇晃的昏昏欲睡,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然后被一阵女人的尖叫声惊醒。

    司机大姐被一个男人拽着胳膊往外面拉,坐在辛久微旁边的中年人此时在不远处,带着两个男人往车这边走。

    车身倾斜,大概陷进了一个土坑,后面是歪斜废弃的瓦房,前面是正在施工坑坑洼洼的地面,那三个男人明显来者不善。

    系统:“你总算醒了,快跑,他们是坏人。”

    辛久微一抬手,才发现她被人捆住了,现在绳子解开,明显是系统在帮她,她抓着包,边踹门边开门,很快跑了出去。

    司机大姐还在声嘶力竭的叫着,秃顶男人嘴里骂骂咧咧的:“艹,老子明明把她捆住了,后车锁也锁上了,她怎么跑出来的?”

    辛久微拔足狂奔,手忙脚乱的把手机打开,接着转身大声道:“我已经报警了,还拍了你们照片,你们等着被抓吧!”

    她救不了司机大姐,但又不想什么都不做,放完狠话,刚要拐过一个墙漆剥落的围墙,面前陡然出现一个人。

    她收势不及,和那人撞了个满怀,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张嘴就咬向来人的肩膀,又凶又狠的样子是想把对方咬下一块肉。

    头顶却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我举报他们拐.卖人口。”

    ……

    被李纪殊带到警车上,辛久微直愣愣的看着他还带着口水的肩膀,他薄薄的白色衬衫上印着深深的牙印,上面还有血渍。

    “要不要去打狂犬病疫苗?”她摸了摸牙齿,后槽牙都有些发酸。

    李纪殊一只手放在她腰上,闻言用力将她拦在怀里,凑近她耳边说:“你来找我的,对么?”

    她瞟了他一眼,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你怎么来的这么巧?还带着警察?”

    刚才太乱她没时间想,现在冷静下来马上发现不对劲。

    她来找李纪殊这件事也就王境泽知道,他答应过不和李纪殊说,一心以为她是去安慰李纪殊,结果她刚出事,李纪殊就带警察过来,还一下便指明对方的罪行。

    “你先回答我。”他挑挑眉,唇边浮现一抹笑。

    “是是是,是来找你的,你不欢迎?”她郁闷的偏过头。

    “我很高兴,”他在她颈侧蹭了蹭,柔然的嘴唇若有似无的擦着她的耳廓,低声说,“我以为你不想见到我。”

    辛久微心里默念清心经,满脸嫌弃的说:“你是在转移话题?”

    他动作顿住,抬起头,笑起来:“是啊。”

    去警局里录完口供,那伙人也被警方控制住,出来时天已经黑了,辛久微累成死狗,被李纪殊强行拉着手出来,他说:“我们先去开个房间,再去吃点东西。”

    辛久微浑身一凛,“不开。”

    他淡淡看着她,从口袋里取出她的手机和身份证,在她面前晃了晃。

    她咬着牙:“你什么时候偷了我证件。”

    “刚才。”

    她在警局里找不到手机,把包里东西都倒出来,这人八成那时候顺走的。

    “王叔叔给你的地址是旧的,我现在已经不住那里,或者你想去我家?”

    去酒店开房时候,他俩果然收到前台小姐姐八卦暧昧的目光。

    辛久微进了房间第一件事就想洗澡换衣服,但这家破酒店居然只剩下情侣间,浴室是全透明的,躺在床上就能看到浴室全貌,洗个p啊。

    李纪殊这回很自觉,他拿着房卡再次出去,等她洗完战斗澡,等了大概十分钟他才回来,手里拿着热腾腾的饭菜。

    食物的香味引诱的她肚子咕咕直叫,她吃完后才抹了把嘴问他:“你不住以前的地方,那你现在住哪?你哪来的钱?”

    不管来酒店还是买吃的,钱都是他付的,她要买单他拦着不让,现在又说他不住以前的地方,那他一个学生哪来的钱租房子?

    “奖学金。”

    “胡说,你才初中,那点奖学金够什么?你也别说是我爸资助你的,扣除学费、生活费,你怎么可能……”

    “谁说我初中?”

    “……”

    “暑假结束,我会去你的大学,”他目光灼灼,眸色渐深,“我已经通过你们大学的特别考试,会作为特招生入学。”

    辛久微就像被人兜头打了个闷棍,呆滞的盯着他的嘴唇一张一阖吐着骇人听闻的话,半响,咽了咽口水,直了直身体:“骗人的吧。”

    她惊悚的就要叫系统,然而过了好久,系统都没回应她。

    心里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惧,她锲而不舍的又叫了几声系统,到最后表情都快要哭了。

    “系统?你不要玩我了,快点冒泡啊!”

    “系统??”

    “????”

    ……

    任李纪殊在她面前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了。

    她脑子里只有一行字在不停地闪过,那就是系统消失了!

    从来没想过系统在任务过程中消失会怎么办的辛久微,心情差到极点。

    李纪殊跟她说话,发现她心不在焉的连应付他一声都不愿意,他倏地收声,默默收拾完桌上的东西,去浴室里洗澡。

    辛久微蜷缩在床上,房间里空调的温度很低,她把被子紧紧的裹在身上,每隔一段时间都叫一次系统。

    夜里,她几次被梦惊醒,一会是她任务失败被抹杀了,一会是被人追杀,正迷蒙着想爬起来倒水喝,系统忽然出声:“很抱歉,宿主,我的数据库出现问题,经过紧急修复已经重启,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消失。”

    辛久微愣愣听着系统的声音,眼前模糊成一团,有点想哭。

    “统统啊呜呜呜,虽然平时总觉得你是辣鸡,现在更是辣鸡到数据库出问题,修复了也还是很辣鸡,但是你这么辣鸡,我还是爱你,下次千万别这样了,你知道我有多着急吗?”

    “……”妈.的智.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