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反派的心思你不要猜3- 她铜雀台平台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_时时彩信誉平台
19.反派的心思你不要猜3
    中午辛久微饿的不行,室友们回家的回家,出去浪的浪,她刚想点个外卖,手机震动了下。

    “我在楼下。”

    短信是陌生号码发来的,辛久微瞪着那四个字好半天,下床穿鞋子,偷偷躲在窗帘后往女生寝室楼下看。

    原身有一点近视,但李纪殊太好认了,在这遍地歪瓜裂枣的高中学校,他一个长身玉立的俊俏少年往那一站,周围结伴去食堂吃饭的女生们都停下来,有好几个还跃跃欲试的想上去搭讪。

    李纪殊穿着深色休闲衣,他没有去看那些围观他的女生们,目光直直的投向她寝室的位置。

    见鬼,他怎么可能知道她寝室方向?

    辛久微使劲眯着眼睛看他,希望能看清他是不是在看她这里。

    系统:“恭喜宿主,目标好感度提高了,目前为10点,剧情完成度提高为5%。”

    辛久微:“……”

    exm?好感度怎么会涨?

    同时,她的手机再次震动,这次来的是电话。

    “接,或是不接,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她在窗帘后来回踱步,握着手机左右为难。

    王境泽发的那条短信,她是准备忽略到底的,可李纪殊这么个大活人直接找来她这儿,看样子还很清楚她寝室在哪。她绝对不能搭理他,他找不到她人,肯定会离开。

    心一横,她把窗帘拉起来。

    手机呜呜震动着,又一条短信发来。

    “我看到你了。你下来,或者我上去找你。”

    透过短信都能感受到他有些强势的态度,辛久微呵呵冷笑,顺手把他的号码拖入黑名单,并且标注“发布淫/秽/色/情内容”。

    你上来啊,你倒是上来啊,宿管阿姨才不会让你上来呢!

    ……

    五分钟后,李纪殊真的上、来、了!

    宿管阿姨操着一口地方版普通话,一边用力敲着寝室门,一边和他说话:“现在的小姑娘呀,一闹脾气就不接电话不回短信,不知道会让朋友着急吗?”

    李纪殊说:“谢谢阿姨,她把我拉黑了,不然也不会麻烦阿姨上来一趟。”

    “嗨呀,谢啥哦,阿姨一看你就是老实孩子,不然才不会让你进来哩。不对呀,刚我还看见里头有姑娘出来打水,没看她出去啊,怎么没人开门?”

    眼瞅着再不开门,门外两个人就要商量着撞门了,辛久微硬着头皮把门打开一条缝。

    李纪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一只脚迅速抵在门上,扬唇道:“微微,你没事就好,我很担心你。”

    辛久微嘴角抽了抽,宿管阿姨一看没事,也放心下来,叮嘱了他们几句不要吵着其他人就下去了。

    “你别进来!我没穿衣服!!”

    辛久微不想让他进来,急中生智的胡扯了句,更加用力的想把门关上,李纪殊眉毛皱了皱,她陡然想起来他还在抵着门。

    “你走开!”她压低声音,怒道。

    “你出来。”他寸步不让。

    “我不!”

    “你怎样才会让我进去。”

    “我怎么样都不让你进来。”

    “……”

    “……”

    全程被迫听下来的系统:“……”

    辛久微脸色涨的通红,有被他气的,也有累的,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恶里恶气的说:“你哪位,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给你开门?”

    “没关系,我认识你就好了。”李纪殊语气淡淡的。

    门后的辛久微深深的绝望,感觉他俩在门边角力可以浪费一下午的时间,而她现在饿的已经前胸贴后背了。

    “走走走,你赶紧走。”她垂死挣扎着,伸手去推他。

    李纪殊条件反射的去抓她的手腕,抵着门的身体也往后一退,她本来在狂喜自己终于要摆脱他了,结果手臂没来得及缩回来,门要关上的同时,也要夹着自己手臂。

    李纪殊看的脸色骤变,他急急的道:“退后。”两条手臂挡在门框间,合起来的门先夹着了他的手臂,辛久微则浑身冷汗的缩了回去。

    耳边传来他一声闷吭,辛久微再不敢胡闹,猛地拉开门。

    “你、你怎么样?”

    他白皙结实的手臂上印着深深的红痕,她关门的力气有多大她自己知道,没想到会伤着他,顾不得女寝走廊上好奇看过来的那些女生们,她揪着他的衣角,把他拉进来。

    在卫生间里,她反复用凉水冲着他手臂,见颜色没那么红了,抬头说:“等会带你去校医务室看看,对不起……”

    此时已经入夏,她在寝室里穿着清爽的短衣加及膝半身裙,头发在脑后随意扎了个马尾辫,鼻尖上沁着细微的汗珠,长长的睫毛浓密而卷翘,嘴唇红艳艳的。

    李纪殊盯着她的嘴唇看了会,呼吸有些粗重,沙哑着嗓子嗯了一声。

    从卫生间出来,辛久微站在他面前讪讪的道:“我的床在下铺,你先坐会。室友们许多都要回家,寝室有点乱,你……吃饭没?等会先去吃饭。”

    李纪殊默默点点头,两个人都识趣的没提刚才的小插曲。

    辛久微看着他就觉得尴尬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她不想在剧情没有进展到王境泽收养他时,和他有过多的牵扯,免得剧情崩坏。可偏偏便宜爹就是个猪队友,她躲都躲不及,他还把李纪殊送到她这里来,指望她帮他。

    现在只希望她便宜妹妹能给力点,早点把这事搞黄了,她看到李纪殊就觉得渗的慌好么?!

    她在卫生间里躲了半天,出去时,李纪殊刚好放下手里的东西。

    那是她随手扔的……胸衣。

    她早上过来把外面晒着的衣服收回来,后来直接扔在床上没放回柜子,现在看到他把埋在被子下面的胸衣放回去,只觉脸上火辣辣的。

    “你、你干、干什么。”

    她指着他,想一头撞死算了。

    “硌到我了。”李纪殊又用那种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她,脸上没有一丝一毫被人抓包的羞赧和尴尬。

    辛久微和系统哭起来:“我真傻,我真的好傻,看这个世界的剧情时,我以为反派身世那么惨,好歹也要有点自卑、怯弱、可怜巴巴的样子,结果呢?这人是谁,系统你确定剧情里描述的反派是他?!”

    系统冷静的道:“yes。”

    辛久微:“我/日,你特么都给我拽英文了,系统你是在故意逗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