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反派的心思你不要猜2- 她铜雀台平台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_时时彩信誉平台
18.反派的心思你不要猜2
    或许因为这个世界她使用身体的女孩名字也和她一样,有个微字,辛久微比第一个任务更加快速的适应了此时的身份。

    “这次的任务,好像比第一个简单。”

    系统就默默看着她给自己立了个flag。

    出租车在一片富人区停下来,辛久微按照记忆来到一栋白色别墅前,按门铃时,微微有些兴奋。

    “啧啧,原身家里好像很有钱,我现在是不是富二代了?”

    她喜滋滋的表情在门开时骤然定住。

    面前站着个赤/裸上身的少年,水珠顺着他细致白皙的肌理流下来,经过窄窄的腰腹,隐没在松垮的裤腰间,他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她,眼角边有颗泪痣,毛巾随意的搭在肩上,头发还在往下滴水。

    辛久微只看了一眼,转身就跑。

    “你跑什么?”

    身后他的声音响起,声线慵懒,微微带笑。

    辛久微满脸懵逼,保持背对着他的姿势。

    “卧槽什么情况?我敲错门了?他怎么认识我??”

    “抱歉,刚才我在洗澡,听见有人按铃,以为是王叔叔回来。吓到你了吗?”他往前走了几步,在她后面停下来。

    王叔叔?是说她便宜爹?

    “你是……”她回过头,眼睛从他身上扫了一眼,迅速抬头望天。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纪殊,你是王兮微?我见过你的照片。”他微微歪着头,笑着伸出手。

    “……”

    进了家门,辛久微一步步走到沙发上坐下来。

    “我居然这么快就见到反派了,太、太刺激了,我要缓缓。”她跟系统说着,默默咽了口唾沫。

    李纪殊去了二楼换衣服,很快下来。

    他的脚步声很轻,辛久微不由自主的转头望过去,却发现他也正看着她。

    见她看过来,他也没有任何偷看被抓到的不好意思,反而微微勾起唇,几乎有些肆无忌惮的盯着她。

    他的长相非常柔和,微微上挑的嘴唇天生含笑,瞳孔黝黑,身形修长,即使穿着宽松到体现不出身材的休闲服,也能看出他并不是什么柔柔弱弱的小少年。

    前几分钟亲眼目睹过他身材的辛久微,有些不自然的收回目光。

    李纪殊在她旁边坐下来,在果篮中拿起一个苹果削起来。

    明亮宽敞的客厅里陷入沉默,辛久微有点坐立难安,觉得气氛尴尬极了,正在脑子里思索着该怎么打破这个僵局,面前伸出一只手,手上拿着削好的苹果。

    “……谢谢。”她伸手接过,啃了几口,忽然想起来原身貌似很喜欢吃苹果。

    她偏过头,又发现李纪殊在盯着她看。

    “不是错觉吧?他怎么老看我,他是不是喜欢我?”辛久微愕然的在脑子里对系统说。

    一直没出声的系统这次总算回应了她:“长时间单身的女性,当有位男性在她掉了东西后为她捡起来时,很容易会让她产生一种对方是想泡她的错觉。你是单身太久,脑子坏了。”

    她和系统说话时候,看着李纪殊的眼睛并没有移开,于是她走神的样子便落在他眼里。

    咔嚓——

    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终于打破他俩诡异的状态。

    王境泽年过年过四十,保养得宜的他看起来风度翩翩,他一进来,刚才还尴尬到死的家里顿时热闹起来。

    他身后还跟着一位打扮成熟的女孩子,一头挑染的长发披肩,穿着白色短裙,手里的挎包随意的扔在地上,一边招呼外面的人搬东西进来。

    “你们小心点,别把我买的东西弄坏了。”她声音娇软而清脆,听着倒挺舒服。

    王境泽旁边还跟着一个戴眼镜的男助理,他抬头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两个人,一下高兴起来。

    “小殊,微微,你们在家啊。”

    李纪殊从沙发上站起来,辛久微也跟着站起来,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

    “叔叔,您回来了。”

    “爸……”

    两个声音交叠在一起,听的有些乱,却把王境泽逗笑了。

    “你们俩已经见过了?本来我还想留小殊一个人在家,他会不会不习惯,临时改了最近的班机飞回来,早知道你考完要回家,我就不这么赶了。”

    “爸爸,你怎么这样呢!他好歹也是个外人,你就这么把他接到家里来,要是他偷……”

    “王兮彤,你怎么说话的!”王境泽厉声喝止了她。

    被吼了一嗓子的王兮彤眼眶一下红了,晚上在饭桌上也一直在摆脸色。

    原身和这个妹妹关系并不是很好,王兮彤看着是个软妹子,实则自私又霸道,她是早产儿,从小被家里长辈们娇惯着长大,什么都依着她,就连后面王境泽要收养李纪殊,也是被她死命闹腾搅黄的。

    辛久微默默扒着饭,听着饭桌上王境泽和李纪殊交谈。

    之前才被王兮彤奚落了,李纪殊脸上却并没有什么不快的表情,他回答问题时礼貌又自然,不会让人觉得僵硬,也不会让人感觉刻意讨好。

    王境泽在大家吃的差不多时,果然提出要收养李纪殊。

    辛久微加快速度将碗里的饭扒进嘴里。

    一直没说话的王兮彤憋不住了,她将面前的饭碗一推,气道:“爸爸,你有两个女儿还不够?为什么还要收养别人?这个家是我们的,凭什么要把一切再分给一个外人,我不会同意的,你不能这样对我们。”

    王境泽脸色有些难看,但他刚才才吼过她,看着女儿要哭不哭的样子,他也挺心疼的,可当着李纪殊的面,她这话却太让人难堪了。

    辛久微瞥了眼王境泽,站起来道:“我吃好了,先上去了。”

    “微微……”王境泽在后面喊了她一声,她没回头,直接当没听见。

    一直到回去自己房间,辛久微把房门关上,把楼下的吵闹声隔绝,她才叹了口气:“李纪殊还有他必须要经历的剧情才能被王境泽收养,我也只能装死了。”

    睡到半夜,辛久微被渴醒,她迷迷糊糊的踢踏着拖鞋出去。

    站在冰箱前拿水,身后忽然传来脚步声,她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猛地要站起来,脑袋一下磕在冰箱门上,疼的她短促的叫了一声。

    “没事吧?”

    后面的人正是李纪殊,他迅速走上来,手掌轻轻按在她脑袋上,离的很近,他的呼吸洒在她面颊上。

    “好像肿起来了,我送你去医院。”

    李纪殊穿着睡衣,说完也不等她回应,直接拉着她往门边走。

    辛久微囧囧有神的立在原地不动,连忙摆手。

    “没事没事,就撞了一下,揉揉就好了。”

    “真的没事?”他皱了皱眉,嘴唇微微抿起来,伸手去帮她揉脑袋。

    辛久微想退后,避开他,被他一句突如其来的话弄的面红耳赤。

    “你是不是在想,我是不是喜欢你。”

    “……”

    “我……”

    “你们在干什么?!”王兮彤尖利的声音插/进来,原本只亮着一盏昏暗壁灯的厨房登时亮起刺目白光。

    “姐,你和他在干吗?”王兮彤快步走到他们面前,语带质问。

    辛久微拧了拧眉,不太想和她因为这个小误会争执什么,她重新在冰箱里拿了瓶水,从王兮彤身边走开。

    以往原身对上这个妹妹,就是选择以沉默应对,这次王兮彤却在气头上,当发现她姐和她讨厌的人差点在厨房抱在一起,她都要气炸了。

    “姐,你不会喜欢他吧?你傻的吗?他是没人要的孤儿!要来分我们家产的,你居然喜欢他?”

    她这嗓门再喊下去,隔壁邻居都要报警了,辛久微甩开她的手,冷道:“随便你胡说,不过你能不能注意点,非要整条街的人都知道你在这吵,你才开心?”

    这个家虽然有两个女儿,原身却一直内向沉稳,对家里长辈也很尊敬,但会哭的孩子有糖吃,王兮彤这性格就是长辈们惯的,离上天也就差个窜天猴。

    听王兮微这么说,王兮彤眼睛一瞪要开始闹,最后还是听到动静的王境泽过来把她拉回房间。

    第二天凌晨五点,系统叫醒辛久微,她换了件宽松的衣服,背着背包出门。

    今天她要回学校寝室,昨天是为了躲那几个找她麻烦的女学生才着急忙慌的回家,现在考试已经结束,大家都忙着收拾行李回家,她只要小心点,应该不会再遇到那些女孩子。

    她到了学校,给王境泽发了个短信,到了八点左右,她收到回复。

    “微微,我让小殊去学校接你,你妹妹昨天那么闹,我怕他心里有想法,你好好和他说说,那孩子性格和品性都很好,现在这样踏实刻苦的小孩子已经不多了,跟你们相比,他长这么大吃过的苦可就太多,你帮帮爸爸。”

    辛久微反复看了几次那条短信,气呼呼的删掉了。

    “妈个鸡!敢情我起这么早滚离战场都白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