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反派是便宜儿砸14- 她铜雀台平台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_时时彩信誉平台
14.反派是便宜儿砸14
    他脸上像是着火了似的,肌肤贴在她的脸上,激起一丝陌生的颤栗,她圆睁着眼睛,感受到他的唇齿在她嘴唇上肆虐,伸手用力想推他。

    伸出去的手臂被他一把抓住,她撇开脑袋,在心里疯狂的叫着系统:“系统!你大爷的你特么还干看着,快想想办法。”

    系统沉默了会,“抱歉,我爱莫能助。”

    辛久微蹬了他一脚,身体像拧麻花一样挣扎着,被他手指用力捏住下巴。她的挣扎让他似乎有些不满,这次他凑上来后,尖利的牙齿开始咬/啮她的嘴唇,微微刺痛的感觉让她倒吸一口凉气,她满脸日了狗的表情。

    “晏冗!晏冗,你冷静点,你知道我是谁吗?冲动是魔鬼,你……唔。”

    试图叫醒他的辛久微再次被制住,她从前居然都没发现,什么时候开始,那会身形消瘦的少年居然已经长成如今这般坚韧结实的体魄,他的力气远非她一个女子能比,她的挣扎在他面前犹如蜉蝣撼大树。

    “我不想……让他……你们……”晏冗在她脸上胡乱亲了几下,稍稍放开了她,整个人趴在她身上,在她耳边痛苦的道,“求求你别走,求你了,我好难受……”

    清晰感受到他身体变化的辛久微更加难受,她现在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嘴唇麻麻的,可能都没有知觉了,他还用这样危险的姿势压着她,简直让人没办法理智思考。

    她结结巴巴的道:“我、我不走,你先起、起来。”

    他将她抱的更紧,滚烫的嘴唇张开去含她的耳垂,声音更加着急,身体微微发抖道:“好难受……我好难受……”

    辛久微反应了会才察觉出他说的可能是男性正常的反应,他不知道该如何纾解,只知道一个劲亲她。

    “你先放开我,我一定不走,我保证。”她竭力忽略在身上乱作怪的人,耐着性子哄着他。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辛久微说了好几遍,反复向他保证她不会离开,晏冗才满脸通红的看着她说:“真的?”

    “千真万确,你看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她见他被说动了,心中一喜。

    他眼中氤氲着薄薄的水雾,鼻尖也被蹭的红通通的,雪白的皮肤上泛着好看的绯红,薄软的嘴唇却忽然一抿,俯下来在她颊边亲昵的蹭了蹭,嘟囔道:“你骗我,你在骗我……连做梦也留不住你,我喜欢你啊,我这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要是我……”

    辛久微眼前一黑,感觉像被人兜头打了个闷棍,她惊悚的看着晏冗自顾自的胡言乱语,已经快要崩溃。

    “系统尼玛再不想办法,我、我就……”就什么?辛久微憋红着脸想了一会,硬生生补充道,“我就死给你看!劳资不干了!爱谁谁,大不了就是一个死,又不是没死过,劳资无所畏惧!”

    辣鸡系统还没做出回应,身上的晏冗却忽然脑袋一歪,伏在她身上不动了。

    辛久微:“……”

    系统:“……”

    她的双手终于挣脱出来,伸手戳了戳他的脸颊,又戳了下,最后长舒一口气:“谢天谢地,他醉晕了。”

    用了吃奶的劲将晏冗推到一边,辛久微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望着脚边紧闭双眸,人事不知的晏冗,她捂了捂脸,“我……这是险些被这小子给强了?”

    系统在装死。

    她定定看了晏冗良久,忽而抬手摸了摸微肿的嘴唇,“这就是接吻的感觉?软软的,热热的,又湿又滑……”

    系统觉得她现在的表情简直辣眼睛,“你想恶心死我,然后任务失败被这个世界抹杀吗?”

    辛久微特别委屈,幽幽道:“从来没被人追过,也没喜欢过人,没有接过吻,更没被人喜欢过的系统你根本不懂爱。”

    系统:“想让我恭喜你终于送出初吻吗?”

    “……”

    “满足你,恭喜。”

    “呵呵滚。”

    气势汹汹的过来,又灰溜溜的回去,辛久微早上卑躬屈膝的送走庆帝,整个人都要虚脱了。

    可是躺在床上,她居然睡不着了。

    “系统,我完成任务后,是会继续留在这个世界,还是离开?”她盯着床顶,问道。

    系统:“宿主完成剧情任务后,灵魂会被抽离这个世界。”

    “那原来的沈烟烟呢?”

    “她就是你,你就是她,你离开后,这个身体便会呈死亡状态。”

    辛久微愣住。

    系统说:“你的存在原本就破坏了这个世界的规则,从某些层面来说,你是入侵者,是不被这个世界的法则所认可的外来者。你应该听过蝴蝶效应,即使你勉强留下来,后果也很可能是被抹杀。”

    之前辛久微没怎么想过这个问题,但现在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近五分之三,还有两年多的时间,她就会离开这个世界。

    被系统这么一说,她心里一下空落落的,她叹了口气,翻身,闭上眼睛。

    至于晏冗醉酒后对她图谋不轨,还醉醺醺的对她表白,辛久微当然选择原谅他啦,幸好系统说他那天是真的醉酒,醒来后也八成以为那晚是一场梦,这样就很好。

    对晏冗,她是有愧疚的,每次系统提示让她根据剧情完成任务,她都会生出一种在欺骗晏冗的感觉,甚至她会想,如果没有系统,她还会这样真心实意的对晏冗好吗?

    人性是最经不起考验的,连她自己都不能肯定她的好里,究竟真心多一点,还是任务多一点。诚然,她喜欢晏冗,将他当成弟弟的那种喜欢,怜惜他,想帮助他,想看着他冲破牢笼,变成可以和这个世界的男主相抗衡的牛逼反派,虽然结局他死了,但他的一生却不一样了。

    有再多的喜欢,也不是爱。

    这个任务进行到现在,辛久微最意外的就是晏冗居然喜欢她!

    隶朝的夏季将要结束时,朝中政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动,李至贞麾下的副将宇文顷奉旨驻守京畿。他聪明沉稳,言行有度,颇得庆帝赏识,有了他先前的军功加持,朝中只有拼命要巴结他的人。

    装稳重,装懂事,装作自己已经长大了的太子晏辉终于有些坐不住了。

    宇文顷是李至贞一手提拔上来的新秀,自然是李家的人。以李家为首的忠君派却一点也不看好这个蠢笨如猪的太子,李家的女儿恰好也被庆帝收做后妃,早年得了双儿女,只比慧皇后膝下的孩子小三岁。

    再有,宫中一直盛传顺妃娘娘多年来荣宠不衰,说不定哪日便怀了龙嗣。沈家现在之所以不争不抢,是他们的嫡长女肚子还没动静,若真怀上了,以沈家目前在朝中的地位,皇位最终花落谁家还不一定呢。

    ……

    朝堂之上轮番好戏接连上演,太子像吃了苍蝇一般,他此时已有些明白,这皇位并不是庆帝说传给他便是他的,他身旁有那样多虎视眈眈的人,一着不慎,他便要被旁人拿捏在手中。

    偏就这时,庆帝偶感风寒,吃了几贴药后,病症反而开始加重,不得不卧床休息。

    这病来势凶猛,居然有愈发严重的趋势,御医们急的抓耳挠腮,宫中一下躁乱起来。

    围观吃瓜的辛久微就笑:“系统出品,保管你吃啥都好不了。”

    系统:“被智障夸了,并没有觉得很高兴。”

    辛久微:“反弹。”

    系统:“??”

    庆帝一病,宫中平日里闲的蛋疼的宫妃们乌泱泱的过去刷存在感,慧皇后在御前侍疾,打发了一波又一波的妃子们,劳心劳力,身心俱疲。

    太子登基需要外力,她作为皇后,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即便再厌烦这些庆帝的小老婆们,也要八面玲珑,不能轻易得罪谁。

    大概一月后,造势已经足够,辛久微打着侍疾的旗号,过去顶替皇后几日。

    旁人不能得罪,顺妃就更不能得罪了,皇后已经从御医那里知道顺妃不可能有孕,对她也很是放心——一个没有子嗣却地位尊崇的宠妃,她只会拉拢,不会交恶。

    庆帝的情况很糟糕,御医们束手无策,宫中甚至一度谣传庆帝已经立下传位昭书,以防他殡天后有乱臣贼子趁机作乱,扰乱隶朝太平,但神奇的是,顺妃过去几日后,庆帝的病以微妙缓慢的进度开始好转。

    时刻关注着庆帝身体的御医们当先发现这样的变化,慧皇后唯恐被顺妃抢了风头,借口让她回去好生休息,辛久微对她那点小心思嗤之以鼻,但还是依言回去。

    这晚,她在和晏冗用晚膳前,兴致颇好的饮了些酒,晏冗只以为她是在高兴庆帝病情得到控制,全程脸色都有些难看,一个人闷闷的灌着酒。

    等回过神,那边的辛久微已经面色潮红的趴伏在桌子上,嘴里不清不楚的嘟囔着什么。晏冗盯着她的嘴唇看了一会,刚刚被酒水浸润过的喉咙却觉得有些干涩,他重新喝了口酒,脸颊也渐渐升腾起淡淡的红。

    他浑身慢慢燥热起来,见她毫无所觉的趴在那里,双眼朦胧,语无伦次,内心挣扎良久,终于忍不住碰了碰她的手指。他紧抿的嘴唇微微露出一丝笑,看着她的脸,仿佛受到蛊惑似的,倾身慢慢凑过去。

    可等他听到她正在喃喃着的话,身体骤然一僵。

    “你说什么?他当真立下诏书,死后……要你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