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反派是便宜儿砸13- 她铜雀台平台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_时时彩信誉平台
13.反派是便宜儿砸13
    时光如白驹过隙,晏冗14岁生辰刚过没多久,辛久微正战战兢兢的想着对策,事情却发生了转机。

    隶朝戍边大将军李至贞即将回京述职,与他同往的还有其麾下杀敌无数,立下赫赫战功的副将宇文顷。

    这个世界的大气运者男主回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辛久微浑身一个激灵,蓦然福至心灵。

    她差点忘了,并不是只有她才能做这个剧情的推动者,这个世界的男主和反派本身便有潜在的冲突和尿点。刺激晏冗,让晏冗黑化,这个恶人谁来做,她没必要非为难自己,她可以为难别人啊!

    想通这点,她兴奋的对系统说:“如果我假借庆帝之手,甚至是利用宇文顷,达到让晏冗黑化的目的,是不是也算完成任务?”

    系统给予肯定的答案。

    李至贞戍守边域几十载,隶朝百姓如今的安居乐业,丰衣足食,与这些用鲜血和汗水换来太平的将士们有莫大干系。隶朝重武,即便是平时纵情声色的庆帝,也对李至贞此番回京报以极大的热忱。

    宫中一派忙碌,辛久微心中初步有了决断,心情也颇好。

    很快到了李至贞进宫的日子,雪丽一早便将辛久微从被窝中喊起来,在梳妆台前一坐便是一上午,换上正装后,辛久微摸了摸脑袋上沉甸甸的首饰,欲哭无泪。

    晏冗从练武场回来后,照例来给她请安。

    “儿臣见过娘娘。”

    他立在屏风外,十四岁的少年已经处在变声期,现在他的声音听起来不如以前清朗,嗓音低沉沙哑,更显沉着和冷静。

    “站在外面做什么?进来。”

    外间响起轻轻的脚步声,知道他们说话时不喜旁人打扰,雪丽带着宫人们退了出去。

    “儿臣刚从练武场回来,还未沐浴更衣,不想污了娘娘的眼,”晏冗说完,定定看了她一会,忽然走近她,勾唇笑起来,“娘娘今日……很美。”

    辛久微扯了扯身上累赘繁复的长裙,瘪了瘪嘴:“看着是好看,可穿着这身衣服实在太不方便,你知道我最喜欢干脆利索的衣裙,这一身太麻烦了。”

    两年的时间已经足够两人亲近起来,晏冗闻言又是一笑,眨了眨眼道:“怎会不方便呢?娘娘想做什么,但凡用得上儿臣的地方,尽管差使儿臣便是。”

    “这是你说的,那我如厕的时候就找你帮忙咯。”辛久微笑嘻嘻的看着他。

    晏冗表情果然一滞,触上她促狭的目光,眼眸忽然眯了眯,往前又走了几步,在她面前停下来,抬手去扶她发髻间的朱钗,“好,”微热的指尖若有似无的触碰到她的肌肤,他不动声色的收回手,又添道,“娘娘别忘了。”

    “……”

    因他这一句似真似假的戏言,感觉被调戏回来的辛久微很不开心。

    为李至贞将军接风洗尘的宴席从寅时一直办到戌时,晏冗居然都信守承诺,寸步不离的围着辛久微转悠,如果不是还顾忌着她是他名义上的继母,辛久微估计他都要直接说——娘娘如果如厕的话,儿臣一定帮忙。

    帮个鬼哟!

    宇文顷的席位安排的离庆帝很近,作为这个世界的男主,他的长相自然十分英俊,和晏冗精致漂亮的长相不同,宇文顷五官硬朗,身形挺拔,徐徐微笑间带着股浓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概因上过战场,他的气度也远非京中某些养尊处优的世家少爷可比,惹得席上许多陪同长辈前来赴宴的贵女们不住侧目,更有两颊羞红的姑娘,觎着无人注意的当口,差使自家婢女上前为他添酒,趁机结识一番。

    “娘娘好像对宇文将军很感兴趣,以前听说过他吗?”

    辛久微正瞧的津津有味,已经脑补了十万字女配对男主爱而不得的虐心大戏,冷不丁听到晏冗说话,她手指一抖,面前盛着酒水的杯盏滚落下来,浸湿了她的裙子。

    身侧布菜的雪丽连忙伸手要擦,被晏冗抬眸冷冷的瞥了一眼,猛地僵住。

    她这里的动静没有惊动旁人,晏冗看了眼庆帝的方向,隔着衣袖按住她的手腕,轻道:“儿臣陪娘娘回去更衣。”

    他俩离开,并没有将雪丽带上,辛久微嘱托她,庆帝若问起来,就说她身体不适提前回去。其实她对这种宴席也没什么兴趣,每个碟子里的菜肴都恨不得按斤按两来计算,吃也吃不痛快,反正她来也是为了看这个世界的男主。

    她回去换了轻便的衣裙,卸了脸上的妆容,浑身上下都有说不出的清爽,难得有机会和晏冗单独相处,想起年前庆帝着人送过来的梅子酿,她让宫人们在寝殿外间摆了两个位置,去御膳房传了些她和晏冗喜欢的吃食,让人叫晏冗过来。

    “娘娘好兴致。”晏冗进门后不禁展颜,他也已经换了件雪白的长袍,衬得眉目如画,冰肌玉骨,眸中笑意盎然。

    她却上下打量他一眼,捧腹笑起来:“我记得你好久没穿过白色的衣裳,今日怎么想起来换这一身?”

    晏冗没有因她的调笑而露出尴尬的神色,反而从容的撩袍坐下,伸手去倒梅子酿,嘴唇沾了些酒渍,嫣红的唇扯出一丝笑:“那娘娘说,儿臣穿这身好看吗?”

    “好看,”她也跟着去拿梅子酿,被他伸手挡开,起身拿起她的杯子,为她倒了半杯递过去,“此酒后劲较大,娘娘少饮些。”

    “你还没长大,倒还管起我来了。”她嗤的笑出来。

    “民间如儿臣这般年纪的男子,娶妻生子的不在少数,儿臣不小了。”他唇边的笑敛了敛,垂眸淡淡道。

    她长长哦了一声,正正经经的表情没维持多久就破功了,憋笑道:“你这是在怪母妃未与你说亲吗?”想想他这个年纪在古代确实不算小,她替他夹了些吃的,解释道,“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是瞎扯,今后你若遇见喜欢的姑娘,自去追求她便好。别的皇子到了年纪,无不是圣上或自个母妃指婚,我不想让你身不由己去娶一个陌生的妻子,将来你喜欢谁,就是谁,这样好吗?”

    不,他不喜欢什么别的姑娘……晏冗用力捏紧手中的酒杯,心头堵着一股郁气,闷的他几乎喘不过气。

    “……儿臣记得房中还有好酒,现在就去拿来,娘娘稍等。”良久,他寻了个理由,有些仓惶的逃离了她身边。

    然而等他拿着一壶酒过来时,却看到寝殿门前站着庆帝跟前的近侍,小德善公公远远看到他,走过去道:“皇上听说顺妃娘娘身体有些不适,正在里面同娘娘说话,今晚约是宿在这里了,九殿下若无事,早早去歇息吧。”

    说完便瞧见面前的人脸上的血色褪的干干净净,小德善公公关切的问道:“殿下,您可是身体不舒服?”

    他惨白着脸,目光投向那头灯火通明的寝殿,前一刻,他还在同她相坐对饮,虽然她说的那些他都不想听,但左右两个人是在一处的。可转眼之间,同她在一起的人便换成了另一个,那个人还是他的生身父亲,她是他母妃啊……

    他忽而低低笑起来,彻骨的寒凉席卷全身,心口好像有人用钝器划开,森冷的寒风灌进来,他复又看了那边一眼,里面恰好在这时吹熄了烛火,他在黑暗中的双目霎那变的猩红,眼角却慢慢滑出一滴泪……转过身,他脚步虚浮的离开。

    外面发生的事,辛久微还不知道,庆帝来的很突然,但现在她对付庆帝已经熟门熟路,将他弄睡过去后,利索的点了安神香。

    夜间风凉,她顾不得披件外裳,悄悄从寝殿侧门离开,脚下生风的往晏冗的寝殿走。

    离开寝殿,她的脸色就变了,“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说,特奶/奶的!这小子发什么疯!系统你再说一遍,现在好感度是多少?!”

    系统:“目前好感度为50,-10,-5……”

    辛久微面无表情:“好,很好,特别好。”

    最终好感度定格在30,辛久微已经像个炸毛的狮子:“这作死的死孩子,劳资今晚不艹哭他就不姓久!”

    “……”

    晏冗和辛久微一样,不喜欢宫人们总围在四周,所以他这里现在一个鬼影都没有,这倒方便了辛久微行动,但她甫一踏进他的寝殿,就差点被扑鼻而来的浓烈酒味熏吐出来。

    “他在干吗?”她震惊的看着一地的酒坛,拎着裙子小心避过,但还是被里面流出来的酒沾湿了裙裾。

    里间的晏冗,则比此时满地的酒坛更加触目惊心。

    他抱着一坛酒,不要命似的往嘴里灌,没喝几口便嘭的一声扔在一边,接着打开旁边酒坛的封口,喝几口,再扔……

    辛久微站在他对面,看着他无意识的将衣襟扯开,露出衣衫下精致的锁骨,不禁咽了咽口水。

    “晏冗,你在干吗?”她快步走近他,蹲下来,用力将他手里的酒坛拿开。

    他满脸通红,浑身上下散发着浓郁香醇的酒气,索性古时酿酒技术有限,并不至于酒精中毒什么的,见他还是傻傻盯着她,神志不清的样子,她加重语气,靠近他厉声道:“你喝这么多酒干什么?刚才不是还好好的?”

    话音落下,眼前骤然一黑,她被他用力扑压在地上,唇上猛地覆上一片滚烫,湿濡的唇舌探进她微张的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