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反派是便宜儿砸12- 她铜雀台平台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_时时彩信誉平台
12.反派是便宜儿砸12
    庆帝以往并不是没有宿在朝花殿,只是次数极少,这回太子摔伤,按理来说,他这个当爹的应该陪在皇后身边。

    她有办法糊弄过去,就是过程太过难熬——要和一个样貌难看内心龌龊的男人共处一室,还不能表现出任何讨厌和恶心,对演技的考验实在太大。

    然而这次却是她想太多,庆帝过来之后并没有同往常那般骚里骚气,百般挑/弄,洗漱过后便上床歇息。辛久微借口看会书,在外间等他睡着之后才安心下来,怕庆帝中途醒来,她还点了安神香,如此苦撑了一夜。

    早上将庆帝送走之后,她让人将庆帝睡过的床褥被褥统统换了新的,然后倒在床上睡到夜幕降临才醒过来。

    醒来就被系统提示说:“宿主请注意,目标好感度-10,目前总值为55点。”

    辛久微满脸懵逼。

    她反应过来,咬牙道:“搞什么鬼?好感度还能降低?和晏冗有关?”

    系统:“是的。”

    “我做了什么?”辛久微更加郁闷,烦躁的揉了揉头发,“我特么就睡一觉的功夫,他好感度就降低了,是谁惹到他了?”

    系统:“你。”

    “……所以我做了什么?”

    她醒来正是用晚膳的时间,肚子咕咕直响,草草洗漱完毕,辛久微撸袖子气势汹汹的进了膳厅,四下环顾却没见到晏冗。

    一位婢女道:“禀娘娘,小主子说他今晚在书房随意吃些便可,娘娘可先行用膳。”

    用个鬼哟!她现在就想知道她到底哪里惹到他了。

    随意揣了盘糕点,辛久微边吃边啪嗒啪嗒的往书房奔去。

    刚靠过去,便听晏冗略显暴戾的声音道:“滚,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进来。”

    辛久微呆了呆,搓了搓耳朵,疑心自己听错了。

    晏冗居然发火了?一向沉默寡言的晏冗居然发火了?

    她发愣的功夫,里面踉跄着跑出来几个宫人,个个面色发白,心有余悸。

    他们看见辛久微,像看到救世主一样,刚要行礼,被辛久微制止。

    让他们都下去,辛久微轻手轻脚的进了书房,沿路散落着几个瓜果和踩烂的点心,越到里面,地上的东西越多,最后她看到晏冗脸色阴沉的站在书桌前,不知想到什么,咬牙一拳砸在书桌上,上面的纸张和毛笔被他挥袖拂在地上。

    从来没看过晏冗生气的辛久微久久回不过神,书房里一个人都没有,只能听见晏冗粗重的呼吸声,他额上青筋暴起,整个人暴躁的如同被激怒的狮子,胸膛激烈起伏,俊秀好看的脸孔泛着铁青。

    本来想问问他为什么生气,但看他现在的状态,辛久微根本不敢上去和他说话。

    系统说晏冗之所以生气,和她有关,她此时凑上去,没准没说几句话,好感度就又蹭蹭蹭往下掉,人在暴怒的时候根本没道理可讲,还不如等他冷静下来再说。

    安慰好自己,辛久微又悄悄出去了。

    可她没想到,这一念之差,导致她后面好久都没和晏冗说到几句话。

    先是庆帝,不知道受到什么刺激,隔三差五便来她的朝花殿留宿,作为一名资深种/马,庆帝聊的一手好骚,辛久微被他恶心的苦不堪言。每次送走庆帝,她都要补眠一整天,床褥被褥也换的非常勤快,雪丽每回都笑的合不拢嘴,辛久微都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以前有她在跟前转悠、捣乱,晏冗学习之余可以放松一下,现在却仿佛故态复萌,每日早出晚归,偶尔两人碰面后没说几句话,他便有事匆匆离开。

    对这样的改变,辛久微完全不明所以,只能像以往一样,按时叫来常参回禀晏冗的日常。

    太子那边自从腿伤好了之后,人老实很多,庆帝在留宿朝花殿几次之后,没有再追究晏冗的责任。太子则很快在庆帝的授意下迎娶了太子妃和两位侧妃,并在自己的宫殿里单独进学,开始培养亲卫,巩固势力。

    没了太子,旁人自是不敢随意招惹晏冗,因而晏冗如今的处境倒比以前好很多。

    在系统提供的剧情里,原本过继了晏冗的万贵妃,在他14岁时,显露出想将晏冗当做男/宠的心思,加上这些年在宫中处处受人挤兑,被太子大肆践踏嘲弄,晏冗内心压抑隐忍的暴虐终于倾巢而出,慢慢蜕变成一位心机深沉、阴狠乖戾的人。

    那么问题就来了,辛久微从始至终都没有对晏冗表现出任何恶意,相反,她能看出经过一年左右的相处,晏冗已经将她看成十分重要的人。万贵妃的龌龊心思是促使晏冗黑化的关键点,她怎样才能在不崩人设的同时,让晏冗感受到来自她深沉的恶意呢?

    辛久微想起来就很发愁:“我要是不发大招,以晏冗现在忙碌却安逸的状态,让他生出谋朝篡位这种大逆不道的心思简直痴人说梦,天底下有谁愿意担上乱臣贼子的污名?我看晏冗这是要考文科状元的节奏,哪有一点想要当皇帝的意思?”

    系统:“这就是你穿越到这里的代价,在不破坏主角和反派气运的情况下,成功完成任务,本来就十分不易。就像之前太子摔伤的事,任何一个小意外,都有可能对你完成任务造成可大可小的麻烦,你不愿意像万贵妃那样虐晏冗,只能自己想办法将剧情填补上。”

    辛久微道:“那我穿越过来的意义……又是什么。”

    系统:“你在现实世界已经死了,但现在你还活着,活着就有很多可能。从刚开始到现在,你任务完成的还不错,继续努力,你就能回去。”

    系统加油鼓劲的话说的也这么冷冰冰的,辛久微忍不住想笑。

    如果说之前还烦恼晏冗这么忙,没时间见她,现在眼看着重要剧情任务即将来临,辛久微觉得他越忙越好。

    他学到的东西越多,对他将来实现野心和报复就更有利,现在的她不像刚来到这个任务世界时,为如何刷他的好感度而苦恼,放手让晏冗去做他想做的事情,百利而无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