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反派是便宜儿砸10- 她铜雀台平台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_时时彩信誉平台
10.反派是便宜儿砸10
    用毛笔在课堂上逐字记录,确实有些天方夜谭,可是,若全靠大脑将课上解答的内容强记下来,过后难道不怕遗忘吗?

    晏冗仿佛看穿她的想法,道:“除了背诵和誊抄,每日还需诵读,可以帮助记忆。”

    想到太师先前罚他抄写五十遍,辛久微有不好的预感:“要多少遍?”

    她神情微微有些惊恐,他瞧的莫名,却有丝想笑,于是以拳抵唇,将笑意隐下去,方慢慢道:“每日五十遍,连续半月……”

    辛久微:“雾草!”

    他声音骤然顿住。

    辛久微已经顾不得看晏冗的脸色,她又低头看向桌旁垒的高高的纸张,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系统说:“以晏冗的资质只需五日便可熟练背诵一本书,即使放在你那个时空,他这样的资质也是极其出色的。”

    “反派的智商都这么高,那这个世界的男主是不是要逆天了?”辛久微咋舌道。

    系统:“到了任务的第五年,你可以见到男主。”

    先前了解了这个世界的剧情,辛久微对男主一点兴趣也没有,毕竟身世那么俗套,现在因为晏冗,她倒是对男主有些好奇。

    晏冗学习那么拼命,辛久微不好打扰他,恹恹的回去后,躺在床上发愁。

    要刷好感度,整天见不到晏冗肯定没办法,思来想去,第二天晚上,她端着茶点,大摇大摆的进了书房。

    “娘娘要学写字?”

    辛久微仔细看着他的脸色,没看出他有任何厌烦和不悦,才唔了一声:“怎么?你不愿意教?”

    顺妃身为沈家嫡女,当然不可能大字不识一个,她摸了摸鼻尖,有些窘迫的解释道:“以往未出阁时学的东西忘得差不多了,宫中不乏文采好的妃嫔,若让旁人晓得我连字都不太认识……好像有些丢人。”

    她说的含糊,晏冗却听的很仔细,他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直觉若答应下来,于理不合,可他却鬼使神差的僵着身体点点头,捏住毛笔的手指微微泛白。

    身体和意识仿佛分裂成两个个体,一个想要恪守礼制,另一个却舍不得拒绝,他微微失神间,辛久微已经喜不自胜的道:“你答应了?”

    方才还正儿八经的人,这会却像小孩子一样双眼发亮的看着他,晏冗忍不住笑出来,捏着毛笔的手指松开,低低嗯了一声。

    笔尖戳着的白纸上晕开一抹浓黑,他刚刚写好的一幅字毁了,但他心底却抑制不住的高兴,好像看着她的笑,他也情不自禁想跟着笑。

    辛久微不是真心要学写字,晏冗教的却很认真,认真到她想偷懒都不好意思。

    书房里只有晏冗坐的位置最舒适,他想把座位让给辛久微,被她坚决拒绝了,最后找了个椅子,大喇喇的坐在晏冗对面。

    “我坐这里会影响你吗?”看到晏冗脸色有些不自然,辛久微问。

    “无碍。”他垂下头,喉结慢慢滚动了下,脖颈悄悄染上一层薄红。

    辛久微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咧开嘴笑了笑:“那我先照你说的临摹一遍。”

    虽然醉翁之意不在酒,但刚开始也不能太糊弄,辛久微说完,当真敛眉垂眸,认真的拿笔开始写起来。

    让一个现代用惯电脑手机的人拿毛笔写字,效果可想而知。

    半个时辰后,晏冗拿着辛久微辛苦临摹完的成果,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是……”

    “是‘说’字。”辛久微在旁边解释。

    “这是悦?”晏冗盯着一个字看了半响,有些不确定的说。

    “是蜕。”

    “……”

    “……”

    逐字看完,晏冗将手中的纸放下,抬头便对上她满脸无辜的表情,他想了想,道:“刚开始临摹,难免有些不习惯,熟练了便能写好。”

    被安慰了的辛久微对系统感叹:“看啊,多么善良可爱的蓝孩子!”

    系统选择沉默。

    然后辛久微果然用时间证明了一个学渣的倔强。

    临摹字帖,她要么把偏旁写错,要么嫌笔划太多偷工减料,乍一看上去貌似是那个字,仔细一看却能发现其中猫腻。学习丹青,好好一幅简单朴素的山水画,她不耐烦画远山近水,便随意泼了些墨水糊开,纸张很薄,有时候她泼的墨多了,晏冗拿起来的时候还沾了满袖子的墨水,之后她又是一阵手忙脚乱的让他换衣服。

    还有丝弦、茶艺、对弈、品茗……朝花殿中的宫人们发现,他们殿中现在闹腾了许多,特别是他们整日里不苟言笑的小主子,笑的次数明显增多,且笑话的对象还是他们金尊玉贵的顺妃娘娘。

    辛久微脸皮厚,但一次次受到打击,难免偶尔会萎靡不振,特别每次发现她偷奸耍赖,晏冗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竭力忍笑的宽慰她,似乎怕她就此放弃。

    导致辛久微不止一次拉着系统唏嘘的说:“这孩子是不是有m的体质,喜欢我花样虐他?遇到我这样的学渣,他居然笑的这么开心?”

    是真正的开心,因为光这段时间刷的好感度,已经到了45点,这才不到任务的第一年,她居然已经刷到了快一半的好感度。

    系统则一针见血:“如果哭有用。”

    “……”

    时间过的飞快,冬去春来,转眼到了来年五月一日。

    这天,是晏冗的生辰,也是辛久微穿越到这个任务世界的一周年纪念日。

    辛久微早在几天前就偷偷跟御厨学了长寿面的做法,她本来想做个蛋糕,试过几次后就死心了。

    面条现做现煮,她掐着晏冗回来的点,做好之后让人端到了膳厅。

    少顷,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辛久微奇怪的走出去,迎面见到晏冗眸色阴鸷,后面跟着同样脸色难看的常参,二人见到她,顿住脚步。

    “都下去。”晏冗率先开口。

    宫人们退下后,晏冗站在原地没上前,他垂在身侧的拳头紧了紧,低头道:“儿臣有些累了,想去休息,今晚怕是不能陪娘娘用膳了。”

    他说完抬脚就走,辛久微皱起眉,拔高声音说:“你站住。”

    晏冗背对着她,抿了抿唇,身后已经传来她的脚步声,她伸手去拉他,“发生什么事了?”

    一握之下她马上发现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