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反派是便宜儿砸6- 她铜雀台平台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_时时彩信誉平台
6.反派是便宜儿砸6
    辛久微最后没来得及拿栗子糕去祸害晏冗,常参急匆匆的赶来御膳房,说晏冗情形不大好。

    她还没走远,便听到身后有宫人交头接耳的道:“真晦气呀,这才刚搬进朝花殿,就病成这样,别到时候再一命呜呼了。”

    “可不,这宫里最不缺的就是皇子皇女,一个不受宠的,还不如咱们为奴为婢的呢。”

    “也不知这九皇子哪儿得了顺妃娘娘的青眼,居然为他亲自下厨,这份心想来也不是假的,可惜了。”

    雪丽瞧着她眸如寒星,面无表情,绞着手帕道:“娘娘,奴婢这就让人掌他们的嘴。”

    “掌嘴做什么,”她慢慢开口,声音很平和,“鞭笞二十便可。”

    掌嘴和笞刑岂能同日而语,这是要他们半条命啊。

    雪丽忙给常参使了个眼色,自己站在原地目送他们走远,回身去处置那些嘴碎的宫人。

    晏冗昨天喝了药还好好的,晚间用膳时精神头也不错,就是今天清晨开始,神智有些不清楚。他和旁的孩子也不一样,病的迷迷糊糊,却只是安安静静的躺在那儿,要不是常参在帷幔外叫他几声没得到回应,壮着胆子进去看了眼,恐怕得等辛久微过来才会发觉他高烧了。

    这事也怪不得旁的宫人,他们哪敢随便扰他清静啊,好在发现的及时,辛久微挥手让外头跪了一地的宫人起来,等里头御医出来。

    “我现在终于有种养儿子的感觉了。”辛久微对系统道。

    系统有点好奇:“什么感觉?”

    “麻烦大了的感觉。”

    系统不想理她。

    她吧嗒了下嘴,又向系统炫耀的道:“统统,你说我刚才有没有一股女王的王霸之气?”

    系统:“什么刚才?”

    “惩治那些八卦的宫人的时候。”

    “哦。”

    “……”

    御医出来,便瞧见她跟个木头桩子似的站在原地,双眼空洞的望着虚空,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神色看起来却不大好。

    御医叹了口气,低声道:“见过顺妃娘娘,九皇子的高热之症有些棘手,他的身体原就不大好,常言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也是他年纪尚小,若好生调理还来得及,若再迟个几年……”

    一个好生生的少年郎,在宫中被磋磨成这个样子,御医心知肚明,却只能报以一叹。

    辛久微默默点点头,又询问了许多注意事项,才让宫人送走御医。

    室内,常参在小心翼翼的喂晏冗喝药,他面白如纸,靠在凉垫上的身体不住往下滑,人还没醒转,药递到他嘴边也是于事无补,他根本喝不了。

    “他还没醒?”她几步走上去,坐在床沿上,皱着眉问。

    常参摇摇头,“从早上开始便吐了几回,然后人就迷糊了,御医说得将药想法子喂下去,再用热毛巾反复擦拭身体,帮他将体内的热毒散去。”

    “把药给我,你扶着他。”她伸出手,另一只手卷起衣袖,很自然的去拭晏冗额上的冷汗。

    常参看的呆住,木呐呐的将药碗递给她,依言扶住晏冗的肩膀。

    有的人虽然意识模糊却会条件反射的吞咽,有的则不会,这时候如果强行把药喂进嘴里,很可能会全部吐出来。辛久微明知道这样,却不得不耐着性子一边低声哄着,一边施力捏住他的下巴,将药一点点的喂进去。

    让宫人来做,他们怕冒犯了主子,束手束脚的不知何时才能喂完,还不如她亲自上阵。

    晏冗脑袋昏沉,只觉唇齿中一股苦涩的药味弥漫开,他低呜了声,半睁开眼睛,发觉有人离他很近。她身上若有似无的暖香混合着药味钻入鼻尖,胸腔中烧灼的刺痛感一阵阵袭来,耳边却听见她呢喃似的安慰的话,语气轻柔,背脊上有一只手轻拍着他,动作像极了母亲哄着吵闹不休的孩子。

    他没清醒多久便沉沉睡去,耳边还能听到她声音带笑的说:“总算喂完了,没吐出来就好。”

    晏冗的病来势汹汹,好在宫里最不缺的就是人手,辛久微喂了他一回药,后面便自行接手了这项工作,系统瞧着她喂药时候温柔细腻的样子就觉得辣眼睛。

    “你这便宜妈当的还挺乐在其中。”

    “哪里哪里,一切都是为了好感度。”

    那天她喂到最后耐心即将告罄,系统忽然说晏冗醒了,她精神一振,完事后果然听到系统提示,好感度上涨了1点。

    要刷这小子的好感度太不容易,当然趁着这个机会能刷多少是多少,不然谁愿意整天闻这股药味啊,她这几天吃饭都不香了。

    养孩子的乐趣大约也在此处,看着自家孩子从小脸惨白,到面色渐渐红润,看着他将喂的食物吃的干干净净,完了再乖乖躺下,那股成就感和自豪感油然而生。

    系统觉得他的宿主好有病,“你别忘了,古人大多早熟,晏冗生在帝王家,本来就比普通人家的孩子心思重,你要真把他当成无害的小白兔,将来有你受的。”

    辛久微撇撇嘴,“他现在可不就小白兔吗?将来等他长成了大灰狼,我也功成身退了,怕个锤子!”

    许久以后,辛久微再想起来今日立下的flag,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晏冗病好后,已经到了夏季最炎热的时候,经过一场大病,他原本略显阴郁清冷的面孔褪去了些许青涩和晦暗,周身的气质也发生了变化,身体抽条似的长高,簇新的月白长袍迤逦曳地,芝兰玉树般的站在那儿,好一位翩翩少年郎。

    国学监的太师如今的态度已经大不相同。

    从听说晏冗被过继给宫中一位份位很高的娘娘,再到他大病一场暂时休学,知情的,不知情的都在议论这位顺妃娘娘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看到晏冗今儿这身打扮和气度,太师可不敢有一丝轻慢。

    他今天是来请晏冗回学监进学的,刚进侧殿书房,太师就被书房中摆放的整整齐齐的书籍晃花了眼。粗略一看,竟大多是民间寻不到的孤本典籍,有的边角已然泛黄,三两个宫人小心将书籍拿下来,再在书房外铺陈的白布上摊开。

    晒书,比较俏皮的说法是“晒肚皮”,历来成为文人墨客显露才学,展示品趣的一种方式,最近日头大,朝花殿中树木葱郁,随意寻个树荫下晒晒便好。

    太师见过礼后,眼睛便不由自主往那些古籍上瞟,晏冗只做不知,为太师添了一杯茶,微微笑道:“学生病好的差不多了,正有重新进学的打算,倒难为太师还记得学生,竟亲自登门拜会。”

    “九皇子自幼机敏,目达耳通,见经识经,在众皇子中亦出类拔萃,颖悟绝伦,老夫自然记得你的。”太师洋洋洒洒一席赞美歌颂的话,让人找不出一丝错处。

    晏冗只是淡淡笑着,二人闲扯许久,太师稍稍有些沉不住气,将话题往另一个方向引,“老夫刚才好似看到了大智者刘钊先生的孤本……实不相瞒,老夫曾寻此书数载,极为仰慕刘钊先生的才学,一直想拜读此书,无奈遍寻不着。今日居然在此得见此书,实乃上天赐予的机缘,不知九皇子能否割爱,容老夫一观?”一上门就伸手找人要东西,貌似有些不合适,太师及时的补了句,“……十日,至多十日,老夫一定归还,绝不食言。”

    边说着,边上下摸了摸周身,最后摸出一块翡翠玉石,推放在晏冗指边,“此玉为薄青冰种,质地纯粹无暇,颜色浓郁均匀,是翡翠中的极品,九皇子若不弃,权做老夫的一番心意。”

    晏冗浓密卷翘的睫毛微垂,眯着双眼看着那块翡翠,半响,修长的手指捏住那块翡翠,扬唇道:“太师借书,学生哪有不借的道理?”

    他懒洋洋的站起来,看也没再看那块翡翠,走到窗前,对着外头宫人们道:“方才可有人拿了署名刘钊刘老先生的书籍?”

    宫中识字的宫人很少,常参勉强识得几个,他在翻开的书籍中翻了一会,拿起一本书道:“殿下,可是这本?”

    太师眼巴巴的望着那书,晏冗站在他跟前,眼角的余光瞥见他双眼放光,恨不得立时上去将那书抱在怀里一样,忍不住勾了勾唇,漆黑如墨的双瞳望向常参,淡淡道:“你看仔细些,别弄错了。”

    常参觉得晏冗的神情似乎有些奇怪,他复又看他一眼,心里忽然咯噔一下,嘴唇啜嗫着想说什么,那边的太师已经控制不住记几的插嘴道:“是这本,是这本,老夫不会看错。”

    “没有看错便好。”身旁的晏冗轻轻笑起来,眼神看的常参打了个寒颤。

    他一紧张,也没控制住记几,本就装订的不大结实的泛黄书籍陡然从中间被撕开,线绷开之后,书页如雪花似的散落一地。

    而地上全是半干的水。

    这是辛久微说的,让宫人每隔一个时辰便洒些清水在地上,用为降温。

    太师现在的表情用目呲欲裂来形容也不为过,眼睁睁看着即将到手的孤本被水渍浸湿,字体模糊成一团,他只觉得心痛到无法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