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反派是便宜儿砸4- 她铜雀台平台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_时时彩信誉平台
4.反派是便宜儿砸4
    庆帝已换了身圆领窄袖的绫罗便服,两肩绣有盘龙和翟纹,玉带薄靴,双眼微阖,由小德善公公轻轻揉捏着双肩,看那架势,就是在等辛久微回来。

    辛久微能感受到雪丽扶着她的手在颤抖。

    ……她也想抖。

    不过她是紧张的,雪丽是兴奋的。

    系统:“宿主,这难道不是你最期待的画面吗?”

    辛久微咽下一口血:“我期待你八辈儿祖宗,谁特么想被这种纵欲过度、面容浮肿、中年发福,谢顶又不举的老男人上下其手!”

    系统觉得它的宿主好像暴露了智商:“我指的是过继子嗣。”

    “……”qaq

    她站在门前,久久未踏进来,庆帝看出她有些无措,挥手让小德善公公和雪丽都下去,对着她笑眯眯的招招手,声音算得上非常温柔:“爱妃这是恼朕许久不来看你么?快别站着了,进来让朕瞧瞧。”

    辛久微不是头回见到庆帝,却是头回被他这种柔情似水的语气弄的想一拳砸上去。

    忍着心里的恶心,她定定神,迈着步子走过去。

    少女身上特有的馨香慢慢钻进鼻子里,行走间髻间的珠翠叮当作响,声音清脆悦耳,庆帝微微有些炙热的目光从她纤细的腰肢,移到她含羞带怯的脸庞,眸色渐深。

    “今日是四皇子的生辰宴,陛下本该陪着皇后他们母子庆生,怎么忽然到嫔妾殿里了?”她在庆帝面前站定,嘟囔着道。

    庆帝只以为她是拈酸吃醋,伸手便要拉她,被她不动声色的避开。

    “陛下还未回答嫔妾的话呢。”她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委屈。

    一面在心里说:“啧啧,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

    系统懒得理她。

    庆帝耐着性子,温言细语的哄着她:“皇后那边已经歇下,朕睡不着,想着日前政务缠身,觎不着空子过来,心底想念的紧。恰好籍着今晚的机会,过来瞧瞧你,乖,别同朕置气,朕不就来给爱妃赔礼的吗?”

    若不是知道庆帝那方面不行,单看他这会着急上手的表现,谁都不会猜到这上面来。

    辛久微怎么可能真让他占了便宜,依旧站的不远不近,开始缠着他说话。

    “嫔妾这儿好着呢,陛下日理万机,还惦记着嫔妾,嫔妾却……实在愧对陛下。”说到最后一句,她眼睛骤然红了,忙以袖掩面,偏过头去。

    按着庆帝的剧本,那就是先亲亲摸摸,点迷香迷晕她,假装宠幸她后再提及过继子嗣的事。虽说她不能随意更改剧情,但那大多限于大气运者男主和反派,在这些小事件上,只要结果不变,中间剧情小小变动一下,系统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辛久微不想被庆帝碰,只有主动出击了。

    庆帝见她掩面哭泣,果然一边哄着她,一边面容焦急的追问。

    辛久微放下衣袖,长而浓密的睫毛上沾着晶莹的泪珠,娇俏的脸孔欺霜赛雪,此时却是一片自责和羞愧。她咬了咬唇,狠狠心,跪在庆帝面前,哀哀道:“嫔妾今晚在宴上瞧到皇后儿女双全,和乐融融,实在心痛难忍。嫔妾进宫多年一无所出,陛下虽一直抚慰嫔妾,可天底下有哪个女子不想当母亲?但嫔妾的身子不争气啊。”

    她声音哽咽,说的断断续续,末了,庆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顺妃进宫时,他已经不/举,不单单是她不会有孕,宫中除了病重多年的卫婕妤膝下有两位尚且年幼的小皇子,其他妃嫔尽皆没有身孕。

    至于卫婕妤生养的那两个孩子,自然不是庆帝的种。

    辛久微一想起来卫婕妤,心中就忍不住发寒。

    庆帝自己磋磨后宫的女人还不算,他还放任自己的兄弟染指禁宫。

    卫婕妤就是被庆帝的亲弟,隶朝的左亲王强/暴致孕。庆帝躲在暗处亲眼看着,看着他的弟弟如何操/弄他的妃子,他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愤怒,只有一股诡异的快/感,比他自己亲身上阵还要刺激和兴奋。

    卫婕妤怀有身孕时便疯疯癫癫的满嘴胡话,被宫人像牲畜一样拴在寝殿的床榻上。直到她分娩后神智稍微清醒,想也不想要掐死那两个双生子,被庆帝彻底厌弃,以身患怪病为由,终日关在殿里。

    但也因为卫婕妤生育了孩子,宫中无一人怀疑庆帝是否于房/事上有问题,所有妃嫔都以为无法有孕,是自己命不好。

    前些天,辛久微让雪丽悄悄请了医监的人过来诊脉,她将这事告诉庆帝,然后神情苦涩的道:“太医们说嫔妾天生体寒,不易有孕,即便侥幸怀上龙嗣,生产时亦会十分凶险。”

    庆帝脸颊上松弛的肌肉病态般的抽搐了下,他眼神微闪,上前扶起她。

    她低着头,哽着声音道:“这是命,都怪嫔妾福薄,命中注定没有子嗣。”

    庆帝紧绷的脸皮终于稍稍舒缓了些,他轻叹一口气,劝慰道:“爱妃莫难过,你哭的朕心底不是滋味,”他拍了拍她柔弱的肩膀,柔声说,“朕喜爱你,同你有没有子嗣并无干系,这些年,爱妃难道还不知道吗?”

    她一听这话,哭的更加伤心,抬起通红的双眸看他一眼,眼眶中全是泪水。

    庆帝心中有鬼,刚开始听她说起子嗣,本能的抗拒,听到后面才好歹收敛住情绪,眼下瞧她哭的梨花带雨,不由心生怜惜,道:“这体寒,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爱妃不必急在一时,朕明日便让御医给你开些调养身子的方子,等身体好了,孩子会有的。”

    她黯然的摇摇头,“没用的,御医说即便慢慢调养,以嫔妾的体质也极难,”她忽然想起什么,猛地抬起头,扯了扯他的衣袖,巴巴道:“陛下,嫔妾从前听您提过,有些难有身孕的女子若想怀胎,可以过继个孩子养在膝下,将来会不会有孕是其次,总归今后有个依靠……”

    庆帝以往将这话说给她听,不过未雨绸缪,他早知时机一到,必然要为顺妃过继个子嗣。他今天来的目的也是这个,便点点头:“是有这个说法。”

    庆帝心里想的却是,顺妃进宫多年无子,沈家早已心生不满,以为他这个皇帝有意打压沈氏。

    给顺妃过继个孩子,刚好可以安抚沈家,也无人会怀疑他有隐疾。

    不过,他主动向顺妃提这件事,难免被以为是居心叵测,所以当听到顺妃“偷偷摸摸”请了好几位御医前去问诊,他便知道顺妃也急了。

    只有她清楚自己难有身孕,才会顺理成章的接受过继子嗣这个提议。

    沈家一贯宠爱这位嫡长女,她主动求请过继,沈家自然无异议。

    庆帝打的一手好算盘,她果然面露喜色:“不如,陛下容嫔妾试试?”

    心中暗喜,庆帝面上却得做出为难的样子。

    辛久微好不容易把话题扯到这上面来,清楚他这是拿乔,却还得跟着剧本走。庆帝对她按套路出牌很满意,“那爱妃心中可有属意的孩子?”

    她茫然了一瞬,明显未想过这个问题,支吾道:“陛下容嫔妾想想。”

    庆帝柔着声音,伸手去牵她的手,“慢慢想,不急。”

    辛久微一阵头皮发麻,对着系统喊:“系统你快把这个矫情的贱人收了,我怕我忍不住一拳揍死他。”

    系统:“忍着。”

    简直怕了庆帝的柔情攻势,她很快欢快道:“陛下,我觉得旬生和黎生这两个双生子很合适,您看呢?”她兴奋的抽出手,撒娇似的摇晃他的衣袖,连自称也不喊了。

    庆帝却脸色变了变。

    旬生和黎生,便是卫婕妤生养的那两位双生子的乳名。

    “他们的母亲病重多年,朕不忍她膝下的两个孩子也离开她,爱妃不若再想想?”庆帝面带难色,仿佛真是重情重义的帝王。

    辛久微心底冷笑不止。

    系统忍不住说:“宿主,这个世界原本要过继晏冗的万贵妃,和你现在所使用的顺妃的身份,在本质上起同样作用。因你的介入而导致万贵妃这个人没能进宫,这个世界的剧情便偏离了原本轨道,你需要按照原剧本修补剧情。过继晏冗,是异常重要的开头,希望你不要作妖,再说一遍,希望你不要作。”

    辛久微嘁了一声:“你个系统懂个锤子,我这是套路。要是我一下就提出过继晏冗,难免会让疑心癌晚期的庆帝对晏冗过多关注,相反,我先提个庆帝绝不同意的要求,再退而求其次提出过继晏冗,庆帝不答应,我就直播胸口碎大石。”

    系统:“我懂锤子。”

    “……重点是这个?”

    庆帝被她缠了片刻,虽然说话的语气还是很温柔,面上却隐隐带着不耐,在这件事上态度异常坚决,毫无商量余地。

    她又想了想,板着手指一一数道:“除了他们兄弟俩,嫔妾真不知道宫里还有哪位皇嗣,母亲没有能力抚养,孩子本身也长的端正好看,为人正直,敏而好学……最好年岁未超过十三四岁,这样容易教养,将来不会生分。”

    庆帝随着她的描述,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开始挑选起来,最终迟疑的道:“据朕所知,符合这些条件的,大约有两个孩子。”

    “哪两个?”她期待的问。

    “一个是昔年良妃生下的,朕的第七子晏舒,只是他今年快要十五了。另一个便是朕的第九子晏冗,他今年约莫……十二吧?只是性子稍微有些浮躁,同其他孩子的关系也不大好。”庆帝叹口气。

    庆帝对晏冗的评价让辛久微很不舒服,他根本不在意太子为首的兔崽子们是如何欺辱晏冗的。不能因为他们之间有过节,就整天拿晏冗当节过吧?不过庆帝居然记得晏冗的年纪,真是比他不记得还吓人。

    “就九皇子吧!嫔妾听说他好像十分刻苦,骑射也很厉害呢,都是陛下的子嗣,当然差不到哪儿去,就他。”她的理由很简单,简单到庆帝找不到也不想找借口去回绝她。

    左右是个他不大看好的孩子,顺妃满意,他何不顺水推舟?

    过继子嗣的事情终于拍板定下来。

    系统的声音响起来:“恭喜宿主!故事完成度提高了,目前总值为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