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戒烟- 学霸红包群[重生]_时时彩信誉平台
30.戒烟
    此为防盗章, 订阅不足30%的话,要等6小时哟。  直到把鸡蛋大小的石头捧在手里, 章水来的大脑还有些转不过来,左右端详了片刻,他才有些不确定地抬起头看向温凉, 问:“凉丫头, 这石头你哪里来的?”

    问完,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急忙放下手里的原石, 从柜台抽屉里找出几个强光手电筒,来回换着朝透绿的表皮内照了照。

    这块石头表面细腻,少有粗粒细沙,按照他们内行人的说法,这种已经透绿的石头,外头品相好, 里面的肉绝对不会差, 除非出大面积的黑藓或者是切出的裂纹太多,一般都能涨几倍几十倍。

    温凉见他这副阵仗, 心里稍稍有了底,眨着眼睛,笑说:“别人送给我的。”

    章水来眸色一深, 眼角的皱纹跟着重了几分, 他说:“这么瞧着应该是个好东西, 前头透绿, 要是再擦个小口看看,底好水头好,有可能是冰种。”

    “章伯伯,这个真的是翡翠?”温凉声音轻柔的问。

    “这东西叫翡翠原石,外头裹着的这层皮壳不是翡翠,里头有翠,不过要切开来看才能知道是什么种什么料。”章水来一面解释,一面转过头,细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姑娘。

    他跟温昀交情不错,也大致了解温家母女俩的生活状况,温语是春晓中学的英语代课老师,因为不是正规教师编制,一个月工资也就1500不到,老师的福利一个都享受不到,平时休息还要接些古法刺绣的私活补贴家用。

    温凉这丫头书读得好,就是运气差了些,没上着云海市最好的云海第一高中,又因为家里条件一般,免学费进了华荣实验外国语学校的创新班。

    小姑娘穿着一身普通的棉布裙,大概是上了高中,个子比他印象中高了些,有些偏瘦,五官还没完全张开,跟镇上的那些孩子没多大区别。就是安安静静站在一边的时候,竟然有种气质淡雅的感觉。

    章水来好笑地摇了摇头,十五岁的小丫头,哪来什么气质。

    想到温家母女生活不易,章水来沉吟了片刻,问:“凉丫头,这块翡翠原石值不少钱,最好把你妈叫过来一趟。”

    温凉一听,心头跳了跳,忙道:“章伯伯,这块石头的事情我自己能做决定,您有什么想说的,直接跟我说就行。我特地跑过来找您,就是知道您是内行,懂的比我多。”

    小姑娘说话的声音有些细小甜软,语气却难得的老成,章水来有些好笑地看向她,正想说一句这事你拿不了主意,目光却恰好对上温凉那双琥珀色,透着淡然笃定的双瞳。

    他微微一怔,鬼使神差道:“你要是想收藏这东西,一定得藏好些,别给摔了,丢了。你要是想卖掉,你章伯确实有些这方面的门路。”

    就等着他这句话的温凉,立即回:“那就卖掉吧。”

    “你要是不放心,我可以先给你写个五万元的欠条……等等,你刚刚说什么?”章水来愕然,“真的要卖掉?”

    温凉笑了笑,乖乖巧巧地点头,“这石头就拜托您了。”

    章水来惊讶不减,心头不知怎么竟然松了松,忙道:“那成,我现在就给你写个欠条。”

    “不用这么麻烦,我信得过您。”温凉摆摆手,顺势看了一眼时间,说:“时间也不早了,我得赶在妈妈下班之前把晚饭给做好。”

    章水来还想说点什么,却见小姑娘神色轻松地朝他挥了挥手,“章伯伯,那我先走了,您要是有什么好消息往家里打电话,我妈妈那里麻烦您帮我保密,我想给她一个惊喜。”

    听完温凉的话,章水来颇有些畅快地笑了笑,人小姑娘都这么洒脱豁达,他这个糟老头子有什么好矫情的?

    终于放开怀说了一声:“行!这个忙我给你帮到底。”

    得到章水来的承诺,温凉再次说了声谢谢,脚步从容地走出石雕店,就仿佛她留下的不是翡翠原石,而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石雕店内的章水来却有些感慨,十五岁的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温家这丫头不是个笨的,五万块钱对她来说绝对不是简单的一串数字。结果她就这么把东西留下了,这就是放在成年人身上,也不一定能有这样的心气。

    温凉并不知道章水来对她的看法,会因为这次的事情而改变,毕竟这种事情不在她所能控制的范围内。

    确实,章水来说得没错,这种事情放在成年人身上也一定能做到淡然无波。即便是工作多年后月入三四万,这五万对于此时的温凉来说却不是小数目。

    她之所以会这么做,究其原因只是希望章水来能通过他的那些路数,帮忙鉴定出这种外星陨石的结构到底是不是和翡翠完全一样。

    如果一样自然皆大欢喜,她也能有一笔收入缓解妈妈的压力。如果不一样,从一开始就避开金钱的介入,对她而言反倒是最安全的。

    ……

    回去的路上,温凉跟刚认识的小伙伴们汇报了一下自己这边的进展,顺便跟木莲聊了聊美白护肤的话题,

    回到家天色还不算太晚,温凉先看了一眼冰箱里的食材,发现里头瓶瓶罐罐的全都是一些腌菜,粗粗一想就猜到自己这些天不在家,妈妈肯定没好好吃过饭。

    心里想着这些,她先是去前院边角的鸡笼里摸了两个蛋,摘了一条腊肉放到厨房,然后抱着菜篮子跑去后院的菜园子。

    她刚准备弯腰剪几把韭菜,眼角余光看到靠后山角落处突然冒出来的一大丛大马士革玫瑰,手里的菜篮子咣当一下掉在了地上。

    她们家是村子里最靠后的一进房子,后面背靠的就是里山村的小香山,后院菜园子的角落就跟小香山山脚挨着。

    那个角落因为挖了一小块蓄水池,平时边上都不种东西,最近唯一种过的,就是她下午出门前扦插在地上的变异大马士革玫瑰剪枝。

    这会儿院子那一角,加上整个蓄水池,全都被大马士革玫瑰的花丛枝干给淹没了,垂下来的花枝上,淡淡玫粉色的蔷薇花,就好像绢布一般缠卷盛开着。

    不,确切地说,她们正在盛开着。

    随着她越靠越近,大马士革玫瑰的生长动态几乎可以用肉眼看清楚,温凉就这么看着一朵差不多有她大半手掌大的蔷薇花,一点一点地盛开。

    而且,这种趋势并没有停止的迹象。

    如果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