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傲慢- 学霸红包群[重生]_时时彩信誉平台
22.傲慢
    为期三天的期末考试结束, 在批卷等待成绩的那一天里, 全校部的社团统一做了学期总结和成果展。

    一整个学期没参加过社团活动的温凉,有些懵逼地跟天文社目前还活着的社长和副社长坐在一起见了一面。

    然后,对方以专注学业为理由, 提前在高三开学之前做了引退发言,并且将天文社的社长一职交给了温凉。

    等到温凉回过味来的时候,她才发现, 少了高二的社长和副社长, 这个天文社已经落魄到只剩下她一个光杆司令。

    学校社团部的老师为什么这么宽容?

    居然到现在都不取消天文社这个名存实亡的社团?

    对此, 温凉感到非常无奈, 以她的个性,即便是当了这个社长, 高二开学社团招新的时候估计也找不到人来充数。

    算了。

    还是让它自生自灭吧。

    ……

    第二天一大清早,高中部教学楼前。

    广场一侧的宣传栏,已然贴上了红白两色的各年级段期末成绩排名, 以及高一年级的分班名单。

    温凉吃完早饭,跟妈妈打了个电话, 告诉她不用麻烦过来接自己之后, 跨着不快地步子朝人群拥挤的宣传栏走去。

    她站定在人群的外围,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一片,默默往后退了几步,准备等人流量过去了再上前。

    然而, 她低估了华国可怕的人口基数, 光是高中部三个年段各三十个班级, 加起来就是近三千人。

    虽然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回教室看每个班都有的成绩单复印件,但是这种延续了多年的放榜张贴的习俗,对于不少学生而言有着十分特殊的意义。

    对温凉来说,也是一样。

    她在广场花坛旁安静地站着,微微仰起头,目光有些放空地望着广场正前方迎风飘扬的多国旗帜。

    正当她出神的时候,有人在旁边缓着声道:“年级第一,恭喜你,温凉。”

    是司琛的声音。

    温凉循着声转过头,看向站在自己身侧的少年,有一瞬间的怔神。

    过了几秒,干净白皙的小脸上露出了一抹许久不见的笑容,她朝着司琛点点头,眉眼不自觉弯了弯,“谢谢。”

    司琛明显没料到她会突然笑着跟自己道谢,心头跳了跳,温凉的笑并不少见,但是刚才那样的笑容,司琛努力回想了一下,似乎已经有些时间没看到的。

    他有些出神地望着眼前的少女,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完了一整个高一。

    两人同桌近半年,温凉对他的态度从突兀冷淡到自然平静的疏远,转变得太过明显,明显到一开始他竟然会有一种莫名的恐慌。

    尤其是知道这其中的缘由,自己却不能向她做出任何保证。

    既然知道了结果,也就没了等榜的期待感,温凉难得主动地跟司琛说了一声:“我先回教室了。”

    司琛措不及防地点头,眼看着温凉从自己身旁擦肩而过,脚下不由地跟着走了几步,鬼使神差地出声:“我二哥是找我妈妈帮你办的走读证。”

    温凉闻声转头,面色平静地看了他两秒,然后在司琛略有些尴尬的面色下,语气如常,“我知道,你妈妈是总校的副校长。”

    温凉的表现太过平静,就好像她一开始就知道司珩是通过司琛母亲的渠道帮自己办的走读证。

    司琛面上更加尴尬。

    其实在说出那句话的瞬间,他就意识到了不对。

    温凉没走几步,就看见网瘾少年三人组,一前一后地从花廊的台阶上下来。

    司珩走在最前面,目光直直穿过她,明明没有太多实质性意义的眼神,却让站在温凉身后的司琛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走到温凉面前的司珩,从衬衫口袋里拿出一颗带绿色透明包装的糖,随意递到温凉面前,“考第一啊,奖励你的。”

    温凉看着他用夹烟的方式,左手食指和中指夹着糖纸,眼中明显带着嫌弃。

    尤其是当她看到那颗所谓奖励的糖,分明就是老师办公室里人手一小碟的有个圈圈的薄荷糖后,更嫌弃了。

    站在司珩身后的楚弈修和魏远,偷偷打量了两人几眼,然后楚弈修朝着魏远做了个昏厥的搞怪表情,低声道:“珩哥也太不讲究了!”

    魏远紧抿着嘴,黝黑的脸上是怎么忍都很明显的笑意。

    讲道理,送这种糖给女孩子,珩哥这特么绝对是注孤生的节奏啊!

    感受到这两人明显看热闹的目光,出于礼貌,温凉还是抬头朝司珩道了一声谢,然后婉拒道:“谢谢,我不吃。”

    说罢,她踩着台阶走进花廊。

    手里还夹着圈圈糖的司珩,一点没有被无视的恼羞成怒,目光随意地打量了司琛一眼,意所指道:“我叔叔不会喜欢那丫头的。”

    司琛周身一冷,神色几欲凝固。

    刚扎了自家小表弟心的司珩,很是自然道:“你们家最讲究门当户对,别浪费时间,有这时间不如多读几本书。”

    ……

    等班主任开完班会,各科老师布置完暑假作业,高一年级这才算是彻底放假了。

    温凉被班主任叫去单独谈了话,因为成绩达到两人约定的要求,走读证终于顺利到手。

    回教室收拾完桌子里的东西,温凉背着书包去了一趟天文社的社团办公室,检查了一遍门窗和电器,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后,将这间一年到头用不了几次的办公室锁了起来。

    她刚一转身,差点就撞上一堵人墙。

    那堵人墙却用着一贯懒洋洋的声音说:“哟,真巧。”

    大概是习惯了来人这种神出鬼没的方式,温凉自觉往后退了一步,抬眸:“你怎么会在这里?”

    学校的社团办公室全都聚集在艺术楼的西侧楼三四两个楼层,一层的琴房和二楼的画室倒是经常有人去,再往上这两层,除非是社团活动时间,平时很少能在这里见到学生,更何况是正值放假的今天。

    司珩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插着兜,随意道:“找你啊。”

    “…………”温凉无语。

    所以,这家伙说的“找你啊”和“哟,真巧”这两句话放在现在这种语境下,确定不是自相矛盾??

    见温凉不说话,司珩也没觉得不自在,他伸出身后的左手,手里分明是一本硬皮书。

    语气自然道:“书看完了,拿回去吧。”

    温凉看了一眼他手里的那本傲慢与偏见的原文书,硬生生压下朝某人翻白眼的冲动,期末考试之前她已经去图书馆赔了这本书的丢失费用。

    这人居然还敢拿到自己面前。

    好气。

    气归气,温凉还是伸手接过了书,跟司珩打了声招呼,准备回宿舍拿行李,结果听到身后拖拉懒散的脚步声跟着,说话声也没停。

    他说:“要不要聊聊读后感?这书有点意思。”

    温凉奇怪地眨了眨眼睛,听说这人对含有阅读项目的文科课程特别反感,居然真的看完这本书了?

    心下好奇,温凉也没拒绝,侧头看向已然走在她身旁的司珩。

    然后听到他用着一种明显比平时沉稳,甚至有些有感而发的语调说:“男主和女主相处的模式分了几个固定的阶段,第一阶段男主目中无人,女主心有芥蒂,第二阶段矛盾激发……”

    当你听到一个人,用着一种分析数据的理性方式,来解读文学名著的时候,你大概是不用再听他继续了,因为你们的脑回路根本不在一个次元。

    温凉抽了抽嘴角。

    许是觉得两人的认知方向有着明显的差异,她直接放弃了跟司珩继续进行这一次的文学交流。

    她的这个决定刚出,身旁清冽的男声忽地话锋一转,“所以,我们现在是处在第一个阶段?”

    “什么?”温凉有些愕然地停下脚步。

    “你对我心有芥蒂,这叫偏见。我大概性格不太好?楚弈修说这叫傲慢。”

    听着司珩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温凉再一次愣了愣,想要摇头说没有所谓的偏见,可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如何说服眼前这个自带偏执属性的家伙。

    司珩继续道:“我认为这篇小说存在一个致命的漏洞,一个人的性格缺陷是无法快速改变的,但是偏见可以通过交流逐渐消除。”

    “你的意思是,傲慢不可能改变,偏见可以消除?”温凉忍不住发问,她又不傻,司珩话里话外的意思不就是在影射自己对他存在偏见吗?

    可谁让你信司呢?

    何况他的这个解读并不合理。

    看到司珩在听到自己问出的话后,一脸泰然,外加藐视众生的笃定,温凉不自觉出声反驳:“这是一部偏重爱情情感的小说,你所谓的那些客观分析,在感情世界,或者说在两个互有好感的男人和女人之间,都有可能出现主观可变的情况。达西爱上伊丽莎白的过程,就是他自我改变的过程。华国有句古语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你不是他,你也没有心爱的人,你怎么能肯定性格上的缺陷无法快速改变?”

    望着眼前这个仰着头才只到自己胸口的小姑娘,用着极为认真,甚至是带着些争辩的语气,阐述着自己的观点,司珩呼吸一滞。

    而说完这句话的温凉,猛然意识到自己有些不受控制的情绪,心思沉了沉。

    自从自己重生之后,似乎跟他的交集多得有些诡异,她暗自叹了口气,皱着细眉,承认道:“我确实对你心存芥蒂,可是那又与你何干?我讨厌一个人是我的个人情绪,你并不能干涉,也无权干涉。”

    说完这些话,温凉忽然觉得浑身一轻,心中隐隐挥之不去的沉郁,仿佛在这一刻随风而去。

    她捏了捏手里的原文书,朝着司珩点了点头,扭身朝前走。

    身后却传来一句:“所以,你很讨厌我啊。”

    温凉迈出去的脚步有一瞬间的滞涩,随即安稳落地,她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继续着脚下的步子。

    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的司珩,望着温凉的背影,不自觉皱了皱眉。

    ……

    回到家之后,温凉一个人整理完行李,做了饭等妈妈下班回来。

    往年暑假的开始,其实就代表着她即将跟妈妈分开,但是今年暑假,外公不在了。

    如果是上一世,这大概是自己跟妈妈一起过的第一个暑假,但是这一世,她可能要放弃这一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