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司珩- 学霸红包群[重生]_时时彩信誉平台
21.司珩
    看着张羽光发过来的那一行消息, 温凉唇角微弯, 自己还没来得及去找他,居然先被他找上门了。

    现在的张羽光应该才四十出头,在京都翡翠圈小有名气。

    而十年后的张羽光, 却是华国首屈一指的鉴翠大师。

    他是在参加了一个名为“古鉴”的民间宝物鉴赏综艺节目后,一跃成为v博的新晋网红。除了自身眼力好,鉴翠水平高, 并且在翡翠圈内名望高之外, 他本人的行事作风也是一大亮点。近六十岁的老先生, 说话用词幽默风趣, 鉴别翡翠的同时还能一针见血的带点黑幽默和小梗,被百万网友戏称为“翠圈梗王”。

    温凉留了联系电话给他后, 查看了一下v博的其他消息,确定没有特别有用的信息之后,抬头看了一眼时间。

    接近十点, 也快熄灯了,后天又是期末考试, 接下来她准备把手上的这些副业停一停, 专心备考。

    正当她合上笔记本电脑,准备起身去洗澡的时候,买来之后只跟妈妈通过电话的手机,罕见地震动起来。

    温凉接起电话, 果然听到电话里带着些京腔, 声音却意外斯文的男中音:“请问是玉凉斋店主吗?”

    温凉:“我是。”

    刚应酬完回到家的张羽光, 听到电话里头有些甜软的少女音,浑身一个激灵,伸手抹了一把脸,有些不确定地问:“我是张羽光,不知道小姐怎么称呼?”

    温凉被他问得一愣,忙回道:“叫玉凉就行,张先生。”

    “玉凉小姐?”张羽光尝试性地叫了一下,随即切入正题:“之前的私信您应该看了吧,我有意向买下那只春带彩的镯子。”

    温凉想也没想,当即摇头拒绝:“恐怕不行,春带彩的那只镯子我已经送人了。如果张先生对有色系列的镯子感兴趣,我这里还有一对糯冰种的春带彩,售价40万,比30万那只绿要浓一些,紫罗兰也是。”

    “那敢情好!不过,我可丑话说在前头,东西得当面验货。”

    “应该的。”温凉点点头,停顿了小一会儿,她说:“您要是不急的话我们七月之后交易?这两天我得期末考试,可能没什么时间。”

    刚给自己泡了杯醒酒茶的张羽光,听到期末考试四个字,手里的杯子晃了晃,茶水撒了一小半,有些不确定地问:“期末考试?”

    “嗯,七月之后我的时间比较充裕,另外我也想找张先生你商量一些翡翠上的事情。”

    听到小姑娘嗓音柔软,却字句清晰,有条有理的话,张羽光暂且收起心中的怀疑,点头道:“行,那就这么说定了。七月一日我再联系你。”

    “好的,张先生再见。”

    跟张羽光通完电话后,温凉洗了个澡,然后将阳台和其他地方的花盆和一些瓶瓶罐罐,但凡是不该出现在宿舍里的东西统统收进格子间。为了防止分心,她还特地做了一个考试日程和复习资料回顾表。

    ……

    周五。

    上午第一门数学考试结束,温凉将钢笔放回到自己的笔袋里,因为考试的座位按照月考的名次排序,她现在正在高一1班的教室。

    将笔袋放回到自己班级教室后,温凉才不急不缓的去东边的洗手间上厕所。

    此时,同样在期末考的高二班级教室外,站满了互相对答案,聊天,以及抓紧最后几十分钟背文言文的人。

    拐过教室走廊的楼道口,温凉一个不经意地抬头,就看到厕所外面站了两个分外眼熟的人。

    楚弈修和魏远两人挨着站在一起,弯着背,靠着走廊护栏,手里拿着烟,看上去十分的颓废。

    温凉不自觉皱了皱眉,靠走廊里面走了走。尽量避开那两个看上去好几夜没睡觉的中二少年。

    楚弈修一脸纵欲过度,元气大伤的懵逼表情,看到温凉走过来的时候,和往常一样习惯性地跟她打了个招呼。

    “嗨,小妹子来了啊。”楚弈修的声音一出来,不止温凉吓了一跳,连他自己都懵逼了半秒。

    少年本身就有些沙哑的声音,这会儿听起来就跟拉锯子似的粗糙暗哑,一旁的魏远手抖了抖,差点把夹在手上的烟给抖到地上。

    然后,温凉听到他略有些嫌弃的声音:“熬个夜能把你给熬成破锣嗓子,真给你们南方男人丢脸。”

    “北方男人好了不起哦!”楚弈修吸了一口烟,猛地睁大眼,醒了醒神。

    听着背后那两人无意义的对话,温凉神色平淡地拐进洗手间的洗手台,还没走进左手边的女厕所,目光恰好对上背靠着洗手台,正半睁着眼抽烟的司珩。

    显然,司珩也看见了她,他放下手里的烟,一脸困倦地朝温凉扬了扬下巴,“哟,好巧啊。”

    温凉面无表情地朝他点了点头,目光不经意间擦过少年眼下重重的黑眼圈,不由自主地又皱了皱眉。

    等到温凉上完厕所,走到洗手台前洗手的时候,司珩正对着面前地镜子站着,垂着头叼着烟,双目几乎已经完全闭上。

    要不是这人周身自带真空气场,这回儿这副睡着抽烟的神奇模样,恐怕早就已经引来众人的围观了。

    温凉心里默默吐槽着,身体已经本能地尽量远离了些司珩站着的位置。动作轻柔地洗了洗手,她抬起头看镜子的时候,视线落在镜子里的少年身上,似是想起了什么,微微抿了抿嘴。

    正要转身离开,司珩忽然出声:“你有没有空啊?”

    温凉脚步一停,侧过头看他,出乎司珩意料地回应:“什么事?”

    “好困,帮我去买个咖啡。”说着,司珩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校园卡,人已经转过身,背靠着洗手台,朝着温凉伸长手臂。

    正常情况下,两人在走廊遇上或者在厕所遇上,不论司珩跟她打不打招呼,温凉基本都视他为空气,别说停下来跟他说话,就是听他说话都是直接屏蔽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此刻的司珩,温凉有些不忍拒绝。

    她往后退了一步,没有拿对方的校园卡,只说了一声:“知道了。”便转出洗手间,走向放在楼道口的饮料零售机前,径自买了三罐咖啡。

    将其中两瓶送到楚弈修和魏远手上后,温凉正要递过去第三罐子,原本还在真诚道谢的楚弈修画风瞬间转变,语气分外苦逼道:“小妹子啊,珩哥一夜没睡,这会儿脾气正上头,你就别为难我们两个同样元气大伤的人了。”

    温凉听言抿了抿嘴,虽然知道楚弈修胡说的成分居多,却没有揭穿。

    走进洗手间的时候,司珩看上去已经清醒了些。他看到温凉进来,伸出大手等着温凉把咖啡递过来。

    温凉没理他,快步走到一旁的洗手台,将咖啡放在黑色大理石台面上,语气里透着些嫌弃:“烟味重,你自己过来拿。”

    司珩嗤了一声,懒着身板拖了几步,一面捞起大理石台面上的咖啡,一面望着温凉的背影,幽幽出声:“考第一请你吃糖。”

    已然拐出洗手间的温凉,并没有听清身后人略有些低沉含糊的话语,她在经过楚弈修两人时,微微点了点头,便回到教室拿了笔袋等候下一门考试。

    第二门考试前十分钟,温凉站在高一1班教室门口,神色平静地靠站在护栏前,目光偶尔停顿地打量一下在第一个教室考试的年级前三十名的学生,而当她收回目光的时候,恰好看到司珩跟楚弈修,魏远三人懒懒散散地朝十六班的教室门口走来。

    三个人看上去依旧是一副疲倦不堪,好像几天几夜没睡觉似的样子,温凉隐约听到身边的男生说道:“珩哥他们寝室昨晚亮了一晚上灯,生活老师都不带管的。”

    “期末考试还熬夜玩电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另一个男生点点头。

    旁边站着的一个模样清秀的男生笑了一声,“珩哥熬夜不是日常吗?还分春夏秋冬期末期中考试?”

    三人说完对视了一眼,目光意有所指地看向站在温凉旁边的司琛,见对方没有任何反应,颇有些无趣地耸耸肩。

    温凉听了却不由自主地想起很久远的一个记忆,那是高二放寒假的前一天,她经过高三16班的时候,看到司珩正跟一个金发老人争吵,具体争吵的内容她已经不记得了,但是从那天之后,司珩就没再回过学校。

    那一届高三毕业的时候,她们这一届的高二女生还经常回忆起司珩这个人。

    直到她高三毕业的暑假,跟班里一个女生在市中心区的购物商场逛街的时候,看到司珩和楚弈修魏远三人的巨幅海报贴在电器商城的大楼外,那名女生指着海报兴致勃勃地跟她说:“珩哥他们也太牛了,这个什么音乐搜索引擎现在超级火,我听说这个搜索引擎最开始还是在我们学校宿舍做的。”

    “那会儿不是有人说,华荣的早上没有珩哥,有珩哥的早上没有华荣吗?早上永远都睡不醒的珩哥,原来是在做这么伟大的事情!感觉整个云海市的高中都流传着他的传说啊!”

    “听说他们三个现在在mit的计算机专业,还一起开了一个很厉害的互联网公司……”

    刺耳的铃声乍然响起,打断了温凉的回忆,她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望了一眼高二16班的方向,落在人群最后面,还没起身的司珩,似有所觉地侧过头。

    视线交汇的瞬间,温凉捏着笔袋的手一僵,随即神情自若地转过头,跨步走进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