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V博- 学霸红包群[重生]_时时彩信誉平台
20.V博
    纯黑色的宾利慕尚缓缓驶入云山海市, 坐在车里的温凉犹豫了片刻, 出声道:“司学长,就停在这里吧。”

    挨着温凉坐着的司珩,掀了掀眼皮, 侧眸看了她一眼,出声:“停车吧。”

    听到司珩的声音,温凉暗自叹了一口气, 早知现在当初就不该惹这家伙。

    下了车之后, 温凉去后备箱拿自己的东西。

    跟着下来的司珩, 看了一眼车里沉迷手机游戏的两个网瘾少年, 提醒:“你们留在车里。”随即三两步绕到车后方,伸手就把温凉手里两个最重的袋子拎了过来。

    温凉抬头看是他, 轻声说了一句“谢谢”,也没跟他矫情,转身又拿了几个袋子。

    车里的两个网瘾少年, 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默契地露出一脸暧昧的猥琐笑容, 探出头看向已经提着东西走远的两人。

    楚弈修摸着下巴, 沙哑着嗓音带着些不怀好意的笑:“珩哥不行啊,就这点思想觉悟。”

    魏远嘿嘿了两声,摇着头附和:“珩哥确实不行。”

    ……

    进到小区绿意盎然的花园带,两人各自拎着东西, 有些沉默地走在石板路上。

    温凉是不太想说话, 毕竟司珩这个人实在让人捉摸不透, 她就怕自己嘴快,一个没控制好又戳到这人的奇怪心理。

    司珩是一向有话就说,没话就不说,他觉得没必要说话的时候,不管周围的气氛如何,他都不会不说。相反的,他要是有话想说的时候,就是别人再不想听,他都会强行说完。

    眼看着马上就到自己租的别墅,温凉停下脚步,转头对比自己走得还慢的某位大爷道:“就到这里吧,我自己拎回去就行。”

    司珩眉角一挑,神色淡漠地俯视温凉,:“云阁7号,我认识路。”

    “你怎么知道?”温凉心下愕然,目光锐利了几分。

    “我住8号。”司珩还是那副俯视天下,众生皆是蝼蚁的欠扁表情,

    温凉咬着后槽牙,一字一顿:“真巧。”

    司珩轻啧一声,随意点了点头,有些嫌弃地催促道:“快走,拎得手疼。”

    温凉:“…………”

    心里默念着不跟这个人一般见识,温凉缓缓转过身,加快脚步往别墅走去。

    打开门将东西放在玄关,温凉抓着门把手,朝站在门外的司珩说了一声:“今天谢谢你。”

    司珩站在门口,双手插着裤袋,不轻不重地问了一句:“不请我进去?”

    准备关门的温凉,手上动作一顿,仰头,面无表情地拒绝:“不了。”

    司珩轻哼一声,“那什么时候才能进去。”

    “下辈子吧。”温凉的话应声落,大门砰地关上。

    再一次被无情对待的司珩,神色淡然无比,定定看了一会儿紧闭的大门,转身走出院子。

    温凉关了门之后,不自觉皱了皱眉,默默做了一会儿心理建设,觉得自己大概变正常之后,手脚利落地开始整理东西。

    晚上回到宿舍后,她从格子间里取出前两天刚解出来的一块冰种晴底手镯,带上工程眼镜开始练手。

    而她不知道的是,自己那个刚注册的v博底下,这会儿已经聚集了几百个评论。

    因为温凉的v博和b站视频是绑定的,虽然她没有发布任何文字v博,但是上传几个视频后,v博都会出现发布公告。

    b站的那名审核人员在@了翡翠鉴定专家张羽光之后,顺手点了温凉在b站主页上的v博地址,看到她的v博后,顺手转发了她的另一个视频,随即又@了那名专家。

    远在京都的张羽光,正在一家私人会所里参加一位富商举办的品石沙龙,从下午开始手机就频频震动。

    刚开始他还以为是微信或者短信消息,一看是v博的标志,只当是新闻之类的消息,也就没当回事。

    可一下午过去,到了晚上,他的手机还是在不停的响。实在闹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只得推脱了一位上来攀谈的地产商,打开手机划拉开v博界面。

    结果看到了数百个@提醒,他打开一看,才明白过来自己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翡翠专家,居然也能体验一把当网红的感觉。

    出于好奇,张羽光看了一眼@他的原po上正在自动播放的视频。

    这不看还好,一看他居然看入神了,连着把那个@他的原po转发的两个视频都仔细看了一遍。

    第一个视频是一个糯种晴底的手镯,标题上写了【练习】两个字,还标明了翡翠的种水和3000元的价格,那位名叫“b站审查小星”的po主还问了他两个问题。

    是不是真货?价格合不合理?

    张羽光摇头轻笑,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继续点开下一个视频。

    第二个视频标价30万,糯冰种淡春带彩圆条手镯。

    如果说第一个视频只是让他觉得,制作视频的主人对翡翠有一定了解,解石手法看上去却有些稚嫩,不像是行内人,那第二个视频却让他有些瞠目结舌。

    虽然手镯不如玉雕那么精细,但是一个一看手法就不专业的人,居然敢拿糯冰种的春带彩练手,真是不知道说她不知天高地厚,还是说她生怕别人不去怀疑这镯子是假的。

    而真正让张羽光感兴趣,并且有看下去的**的却也正是这只镯子和这个视频主人的手生。

    视频里展现的这只圆条镯子整体清新润泽,上面带有淡绿的小色带和浅紫罗兰的雾装色块,在没有经过处理的普通灯光下,种虽然一般,水分却相对不错,加上又是春带彩这种特殊色,看着就让人眼前一亮。

    通过视频辨别翡翠的种水必然会有一定的误差,但是以他的经验却能判断出这东西是好货,最重要的是,30万的价格在他看来便宜得只能买个裸石底料,还是平价买的那种。

    按照正常的渠道,这镯子要是放在柜台上卖,或者转手,起码在50-70万往上。

    注意到说话人的双手和声音有些意想不到的年轻后,张羽光心中有了猜测,若有所思地笑了笑。

    他随手点开了这个叫“玉凉”的v博,耐着性子将其他视频看了一遍后,再去看视频标题上注明的【练习】字样,哑然失笑。

    果然跟他想得一样,这玉主人是个实诚人,练手的东西只卖平价。

    他返回到原po后,在第一个视频下回复了一句:“东西不假,合理。”

    在第二个视频下则回道:“玉主人手生,倒是胆大心细。好东西,30万便宜了,回头我私信去捡个大漏。”

    他刚发完这条评论,听到有人叫自己,顺手收起手机,端起一旁的酒杯忙起身应酬。

    而张羽光的这条回复一出,顿时引来了不少关注他的翡翠同行和一些翡翠收藏者的注意。

    那条原本只有“b站审查小星”粉丝的评论的视频底下,顿时聚集起了不少入坑翡翠的人。

    这些人顺着“b站审查小星”@的名字,进了温凉的v博,几乎所有人都跟张羽光一个反应,一个一个不由自主地将视频看完,纷纷在下面发表言论。

    有说是真货,但是种水不一定好的,也有说是假货,视频做了后期特效的。一会儿的功夫,下面的评论就过百了。

    在宿舍里忙活没停的温凉,还浑然不知自己的v博这会儿正热闹非凡。

    ……

    两天后,温凉收到店铺审核通过的消息,先研究了一下网店主页以及商品上架的流程,然后陆陆续续将事先拍好的翡翠照片上传上去。

    她先上传了两对手镯和三个蛋面裸石,看了一眼店铺简单的默认首页,想到上一世那些吸引人的特色店铺,打开网页找了些素材准备做一些主页图和广告图。

    她刚打开浏览器,一看到之前登录的v博上显示的一堆未读消息,眉头不自觉跳了跳,眼中划过一丝不解。

    前两天刚注册的号,她都没来得及买粉刷热度什么的,怎么会有这么多未读消息。

    她点开自己的v博主页,目光扫过那些视频下方多出来的数百条评论,鼠标不由自主地划到上面点了一下,然后看到一大串的回复。

    有问她翡翠真假的,也有问她是男是女的,还有问她是不是开了变声器的。

    除了这些无厘头的评论外,还有人问她要地址想当面交易的,能不能定制私人饰品和摆件的。

    还有一大波喷她作秀卖假货的……

    直到她看见那条春带彩手镯转发@的v博,并且看到原po下面张羽光的回复,终于明白过来,仅仅过了两天的时间,自己的v博为什么会吸引来这么多人,就连粉丝都涨了834个。

    其实对于那些大v账号和当红明星而言,这些粉丝和评论也就只是他们上百万粉丝和评论里的毛毛雨。

    但是对于新建号的温凉来说,却是意外的惊喜。

    借着这股东风,温凉在v博发布了一张之前拍好的隐约能看出玻璃种帝王绿的半原石,在上面写道:小店玉凉斋正在筹备中,欢迎各位翠友。

    她发完这些后,打开私信,一眼就看到张羽光发来的消息。

    点开一看。

    燕州鉴翠师张羽光v:你好,我有意向购买丨春带彩手镯,是否可以电话联络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