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睚眦- 学霸红包群[重生]_时时彩信誉平台
19.睚眦
    人情要怎么还?

    这是个问题。

    司珩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个大概能称之为“为难”的表情, 在提出刚才那个条件的时候, 其实连他自己都没想过眼前这小孩会有这样的反应。

    这会儿被她正面一问,大脑居然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

    定定看了几秒仰着头等着自己回答的小孩,司珩那张偏东方的混血脸庞, 还是一贯的懒散淡漠。

    说出的话却十分任性:“以后见面夸我,见一次夸一次。”

    “???”温凉歪着头,一脸看白痴的表情。

    她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原来中二时期的司珩其实是个神经病?

    “夸我很难?”少年眯眼, 本就好看的双眸透着淡淡的不满意。

    温凉噎了噎声, 要不是知道司家是华荣实验的股东之一, 她现在已经转身走人,还夸他, 他咋不上天呢?

    可要是放弃这么好的捷径,走读的事情可能还得拖很久。

    温凉拢了拢眉,桃花眼微朦, 暗自斟酌了半分钟,终于抵挡不住内心另一个小人的揣啜, 仰起头, 看着司珩,颇有些违心的开口夸道:“你真是个大好人。”

    司珩闻声一愣,目光掠过小姑娘说话时微微有些张口的小嘴,眉角颤了颤, 倏地扭过头, 看向走廊地另一个方向。

    然后在温凉一脸莫名的表情下, 摆了摆手,语气敷衍地赶人:“行了,你去吃饭。走读的事情我帮你搞定。”

    说着,他双手插兜,背对着温凉跨出步子,快步朝着走廊的另一头走去。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温凉轻蹙了蹙眉,一时不知道这人又闹哪门子脾气,有些无语地转身朝楼梯口走去。

    扶着楼梯扶手往下走时,温凉止不住停了一下脚步,上一世的传闻,她只听说司珩这个人的脾气很差,这几次接触下来,脾气差她倒是没感受到,脑子有坑大概是真的。

    这人行事太过任性,思维又跟一般人不同,不管是个性还是脾气都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还特别狂妄自大。

    总觉得侮辱了刚发的那张“好人卡”。

    有点想生气。

    算了,还是不要跟这种人计较的好,平白浪费感情。

    温凉下楼后,脚下不紧不慢地走在通往学校食堂方向的廊桥走道上。

    司珩则匆匆从教师办公室的楼道口一路走到另一侧的尽头,刚下了半层楼梯,目光不经意瞥过窗外,恰好看到温凉的身影走在垂了许多绿枝的廊桥走道上,不自觉立在窗口,耳后那一丝淡红色渐渐消退,过了好一会儿才转过身继续往楼梯下走。

    ……

    周五。

    距离期末考试还有五天。

    下午的第三节课结束,班主任站在讲台上收拾了一下东西,抬起头时目光望向坐在靠窗位置的温凉,伸手点了点她的方向,开口叫道:“司琛,把测验卷收齐交到我办公室。”

    说完他停顿了一下,又接着点名:“温凉过来帮我把地球仪搬回去。”

    刚折叠好上节课做的测验卷递给司琛的温凉,有些意外地抬起头,恰好对上班主任略带着些审视的目光。

    她忙站起身,走到讲台桌上,听话地捧起地球仪,跟着班主任走了出去。

    刚下课,走廊上人来人往的,温凉小心地避开迎面走来的学生,耳边却想起班主任的声音:“温凉,学校虽然批准你走读,但是我个人并不赞同你这么做。”

    听到班主任的这句话,温凉一愣,学校批准了自己走读?

    她怔神了片刻,脑海中忽然飘过前几个礼拜在地理教师办公室门口撞见司珩的画面,心头一跳,难倒是那家伙搞定的?

    “之前我就跟你妈妈谈过,她虽然尊重你的意见,可你要清楚她其实也是希望你住在学校的。现在学校跳过我这一关,直接批准你走读,我是很不赞同的。”

    温凉安静地听着,没有出声反驳,她很清楚傅永安的为人,这是一个非常负责任的老师,虽然上一世分班后她没有留在他的班里,对他的印象却十分深刻。

    傅永安低头看了一眼认真端着地球仪,看上去就让人觉得乖巧听话的温凉,终归是说不出太重的话,只道:“学校批准了,我也不能阻止你的决定,但是你得给我个保证。”

    “傅老师,什么保证?”温凉侧过头,声音不大,但很认真。

    “只要你期末考试能考年级段第一,下学期开学你就可以开始走读。”

    “可是下学期分班了。”温凉小声嘀咕。

    傅永安一听,顿时乐了,带着人走进办公室,又好气又好笑地瞪了一眼这会儿看着还是一副乖巧模样的温凉,“下学期分班了,不在我班里,你就能为所欲为了?”

    温凉轻抿了抿嘴,朝着傅永安露出一个腼腆中带着些不好意思的笑容,小小叫了一声:“傅老师。”

    不似撒娇,胜似撒娇。

    傅永安气笑不得,平时瞧着这小姑娘内向安静,乖巧省心得很,现在他才发现,原来是藏得太深的关系。

    他望着温凉,再度出声问:“期末年级段第一,我就把走读证给你。“

    温凉抬起头,眼尾微微上挑,明明还是那副温软安静的模样,眼睛里分明藏着些锐利,她朝傅永安点了点头,只说了一个“好”字。

    温凉刚立下军令状,收齐了测验卷子的司琛恰好走到傅永安的办公桌旁,将卷子放在一旁,抬起头时,目光不经意间划过温凉,朝傅永安说了一声:“老师,全都齐了。”

    傅永安挥挥手,“好的。没其他事情了,你们两个去上活动课吧。”

    温凉和司琛点点头,一起走出办公室。

    第四节的活动课,体育老师会在上课的时候点一下名,之后就是自由活动时间,只要人在操场或者体育馆活动,最后下课之前再回到操场统一点名就行。

    温凉回教室拿了一本物理奥赛的参考书,准备一会儿去体育馆里找个安静的位置做一会儿竞赛题。

    跟她一起回教室的司琛忽然出声问:“你找我二哥帮你办的走读证?”

    温凉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否认,点点头。

    司琛见状,皱了皱眉,问道:“我二哥这个人一向不会轻易帮人,你是不是答应了他什么?”

    “嗯。”温凉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声,抬眼望向窗外,远远看了一眼正往操场集合的人流,缓步走出教室,下楼。

    司琛一听到她回答,脸色变了变,跟着追上去,问:“你答应了他什么?”

    温凉:“没什么,不是太重要的事情。”

    多少了解司珩那恶劣性格的司琛,怎么可能会信温凉的话,神色透着些不满和紧张:“你们是不是……”

    “是啊,她答应亲我一下,我就顺手帮个忙。”司珩的声音忽然冒出来。

    刚踩到一楼地面的温凉,乍看到楼道口站着的司珩和他那两个朋友,桃花眼一扬,一脸耿直地朝着司珩道:“你真是个好人。”

    说罢,她也不澄清司珩那刻意误导的话,绕过三人,径自走出教学楼。

    再次听到温凉的那句“你真是个好人”,司珩那张俊脸明显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

    然后。

    他听到魏远噗哧一声,先是压抑的笑声,没过几秒钟,终于忍不住爆发出一阵狂笑,“哈哈哈哈!!!我的妈呀!珩哥你这半个月收了这妹子多少张好人卡了?兄弟我都快要心疼死你了!”

    楚弈修笑瘫在一楼教室的窗户旁,“不行了,我先哈为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高一的小孩简直了!”

    站在三人后面的司琛,冷眼看了司珩片刻,没有出声说话,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司珩就喊一声二哥,他面无表情地跨步绕过三人,朝着温凉离开的方向追去。

    魏远瞥了司琛的背影一眼,敛了敛笑声,凑到司珩身旁问:“珩哥,阿琛这是吃醋了?你跟高一那小孩到底什么情况?”

    楚弈修嘴角一动,出声附和:“那小孩干嘛每次看见你就送你一张好人卡?不会是珩哥你跟人小姑娘表白,然后被人家拒绝了吧?”

    司珩眉峰微挑,冷眼一扫:“滚。”

    “那是怎么回事?好歹人家是阿琛的……”魏远的下半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后脑勺被司珩狠狠拍了一下,然后听到他颇有些不爽地开口:“高一不能早恋。”

    魏远抱着后脑勺不服道:“高一怎么就不能早恋了,我初一的时候初恋就没了!”

    司珩横了魏远一眼,语带嫌弃:“学渣闭嘴。”

    魏远:“…………”学渣怎么了????学渣吃你家大米了????

    一旁已经笑趴下的楚弈修,一边拍着魏远的肩膀,一边安慰道:“我说小黑啊,你跟阿琛不一样,人家是学霸,学霸是不能早恋的。”

    “…………”魏远皱眉,眼神往司珩身上瞟了瞟,“那珩哥呢?珩哥也是学霸啊!”

    “我初恋还在。”司珩懒懒出声,双手插兜,抬腿走出教学楼。

    魏远和楚弈修互相对视了一眼,学着司珩的语气,异口同声道:“我初恋还在。”

    魏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楚弈修:“不行了,我可能要笑劈叉了!!”

    魏远:“阿琛初恋还在我是信的,珩哥……珩哥我是真不信。”

    楚弈修:“哈哈哈,走了走了,不是约了三班的那群狗崽子3v3斗牛吗?”

    ……

    六月的下午烈日未退,即便已经是下午的最后一节课,阳光依旧猛烈,气温更是高得让人难以忍受。

    各个班集合点名后,除了两个准备在足球场上踢友谊赛的班级,大部分人不是躲在看台上乘凉,就是去足球场南端的体育馆。

    华荣实验的体育馆是全市各大学校中设备最齐全,硬件设施最完善的一个,除了常规的篮球场馆,左侧的副馆是室内游泳池,游泳池旁是乒乓球馆和羽毛球馆,以及跆拳道馆,在往后是露天网球场。

    温凉对过度流汗的剧烈运动一向不怎么喜欢,她按着自己的习惯,跟着几个班里的女生走进体育馆内。

    那几个女生是来看篮球赛的,一进到体育馆就直接去了一楼的场地内。温凉则往二楼走去,熟门熟路地在观众席的侧边最角落坐下,低头认真看书。

    快魏远和楚弈修一步,先来到体育馆内的司珩,刚一跨进场地内,习惯性地往看台上瞥了一眼,果然看到某人雷打不动地坐在一个稍微有些光的阴暗角落。

    神情淡漠地低嗤一声:“蘑菇吗?”

    说完,他又忍不住抬头看过去,还是一成不变的校服衬衫和百褶裙,今天没绑马尾,少见地侧扎着辫子,上面的丝带是银白色的,隐约还能感受到反光。

    虽然看不清脸,可只要看一眼就能判断出这个人是谁。

    他收回目光,反驳了之前的那句,重新定义:“可爱菇。”

    “可爱菇是什么?”魏远一靠近,就听到司珩说的可爱菇,一脸好奇地问。

    “那是啥?能吃么?”楚弈修凑上来。

    司珩垂眸垮肩的颓废姿态依旧,碧绿地眼眸闪过一丝星光,沉吟点头:“能吃。”

    ……

    半小时后。

    温凉看了一眼手腕上智能手表显示的时间,距离下课还有十分钟。她收起手里的参考书,将钢笔扣在书页上,起身走下看台。

    她在转身走下楼梯的时候,看了一眼已经差不多散场的篮球场,之前听那几个女生说,司珩和他那两个朋友跟高二另一个班的人打3v3篮球赛。她刚才光顾着看竞赛题型,中途抬头看的时候,压根没看出来下面跑来跑去的那几个人分别是谁。

    温凉从楼梯口的侧门走出,一边朝体育馆的大门走去,一边有些头痛地揉了揉额角太阳穴。上几个星期的时候,体育馆里虽然也有人打篮球,可不像今天这么吵闹,果然是司珩这人自带烦人属性。

    温凉走出体育馆大门的时候,正自顾自低头腹诽着某人,脚步还没来得及走下台阶,手臂突然被一股大力拉扯了过去,跟着整个人惯性似地被拉到大门外的巨型花岗岩圆柱后。

    她险险站稳身,仰头看向拽她过来的人,少年金发,碧眸里装满了宇宙星辰,可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温凉皱眉出声:“司珩?”

    司珩挑挑眉,瞧着背靠着石柱,人还不够石柱粗的小矮子,单手搭在柱子上,弯腰俯身,语气带着十足地不悦:“换个词夸。”

    温凉歪了歪脑袋,避开他的刻意靠近,反问:“人情只有一个。”

    温凉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一个人情换一个要求,既然之前已经夸了,没道理换个词还要继续。

    司珩一时找不到理由反驳,盯着她看了几秒,冷声轻嘲:“不用你夸了。”

    温凉一听,原本还有些雾蒙蒙的桃花眼顿时清亮无比,她朝司珩不自觉露出一个笑容,感谢道:“司学长,你真是个大好人。”

    司珩嘴角一抽,一口气噎在喉咙里,出也不是进也不是,忍着把眼前这小丫头吊起来打一顿的冲动,低声警告道:“再发好人卡,我就吃了你!”

    虽然摸不清司珩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但是经过这些日子持之以恒的发放好人卡,温凉最初那点对十五年后的司珩畏惧尊敬的心情,此时已经所剩无几。

    她半弯身,从司珩的长臂下钻出来,快步走下几个台阶,回转身,问了一句:“清蒸还是红烧?”

    司珩直起身的动作一僵,随后扫了一眼温凉,语气带着些恫吓:“养肥再杀,切片分着煮。”

    温凉:“…………”

    司珩:“以后看到我不许再说那句话。”

    温凉勉强点点头,转身欲走之际,似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扭头对司珩说了一句:“走读证办下来了,谢谢。”

    这一声谢谢难得有诚意。

    司珩眸光波澜,懒懒地靠在圆柱上,语带嫌弃:“就谢谢两个字?华国可是礼仪大邦,你拉低了国人的平均素质。”

    “哦。”温凉一脸冷漠地转身走人。

    说句谢谢是应该的,就是有些人喜欢学猴子顺竿子往上爬,也不想想自己那头鸟窝似的金发,到底属哪个国籍。

    被无情丢在后面的司珩,习以为常地抬了抬眼皮,慢吞吞站直身,随意伸了个懒腰,看了一眼越变越小的温凉,轻哼了一声,转身往体育馆内走去。

    ……

    周六上午的课结束后,温凉打了出校证明去了一趟市里。

    两周前,温凉跟温妈妈一起注册了一家玉器公司,今天正好是取营业执照的日子。她取完营业执照后,便打车来到上个礼拜刚在学校附近租下的一栋小别墅。

    华荣实验所在的位置属于云海市未开发的城郊区,这一带目前大多都是荒地工厂和一些散落的村户。除了学校东侧隔着一条马路的位置,新建了一个小区,周围能租的房子基本都是平房和自建房。

    虽然是新小区新房子,但因为地处偏僻交通又不太方便,这座小区的房价并不高,租金自然也高不到哪里去。

    温凉租的这栋别墅是目前这个小区里出租价格最高的一户,房东是个学服装设计的海归,装修房子的时候特意在一楼装修了一个面积不小的工作室,工作室里装有大面积的落地玻璃窗,不仅采光好,整个工作室的氛围都显得自然开阔。

    租下房子后,温凉就请了钟点工打扫整理了房子,一打开门,果然比之前看房子的时候舒适清爽了不少。

    她走进屋子里,人站在玄关,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鞋柜,抬手拍了拍脑袋,房子装修的很齐全,但是日用品换洗衣物之类的自己是一样都没有准备。

    犹豫了片刻,温凉走进工作室里,准备先处理好今天计划好的事情,再出门去最近的超市买些东西回来。

    玉器店的营业执照到手,温凉并没有租任何店铺开店的准备,她打算先开个网店。

    虽然玉器这种东西开网店,很容易出问题,但这是她考虑再三后做出的决定。

    不是她不想开实体店,而是就目前的行业现状来说,想要在云海市单做翡翠生意,前景并不乐观。另外,以她现在的身份,还有人脉,根本没办法在短时间内筹备期一家玉器店。

    所以,与其耗费人力物力一开始就开一家实体店,不如她一个人先在网上捣鼓,等有了一定知名度后,再开实体店,甚至是珠宝公司。

    这些日子,温凉每天都会花上一些时间解石,制作各种翡翠饰品,虽然现在手上的物件不多,开个网店还是可以的。

    她申请完网店等待审核后,又给自己申请了v博和b站账号,由于店名取自她自己的名字叫“玉凉斋”,因此,她v博和b站账号她都用了“玉凉”作为id。

    之所以在注册网店的同时开通v博和b站账号,其实是她初期计划的营销方式,准备以制作翡翠的视频作为切入点,吸引网友注意的同时还能增加翡翠质量的可信度,借此来消除顾客对于网购的不信任。

    她注册好账号之后,先是将这些日子以来拍摄的所有视频,按照时间的不同和翡翠成品的不同,分门别类地上传到b站,然后又转发到v博上。

    做完这些后,温凉很理智地合上笔记本,网店的审核需要一到两天,v博和b站的营销更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有效果的,她不急。

    收拾好东西后,温凉将整个别墅逛了一圈,一楼除了客厅,餐厅,厨房,洗手间,就是那件工作室。

    二楼有一间主卧,两件客房,两间洗手间,还有一个书房和一个练功房。

    房东从小学芭蕾,所以二楼有一个面积不大,但是装修得很复古的四面立镜的练功房。

    大概记了一下该买的东西后,温凉出门打了一辆出租车,附近没有大型的超市,她只能往市区的方向去。

    城东的玉景大厦是云海市几个地标性的建筑,是2000年建的世纪大厦,目前是十数家中高端信息技术类公司的孵化地,周围的生活设施也相对齐全,并且配套有一个大型的购物超市。

    温凉之前没有来过这家超市,但是一直对这家超市的印象很深,因为这是云海市本地超市,后来才陆续开到了深市,港城,数量不多大概只有十来个分店。

    走进超市后,温凉先在生活用品区买了些洗漱用品之类的东西,然后又买了些零食水果和一些蔬菜,因为还没拿到走读证,这学期一直到期末她估计是不会在别说里过夜,所以被褥床单之类的东西可以过段时间再考虑。

    她走到摆放薯片的货架上,想到群里的小伙伴们前几天说想吃各种口味的薯片,于是按着口味不同每种挑了两包,正想要去拿另一个口味的时候,发现居然在上一层的货架上,她刚想踮脚去拿,头顶突然伸出来一只手臂,随手取下一袋薯片。

    温凉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后就响起了司珩清冽中透着些乖张的声音,“这么想我啊。”

    “你在说什么?”看了一眼司珩手里的薯片,温凉抬起头。

    “特地来这里找我,不是想我吗?”

    温凉无语,云海市超市那么多,鬼知道会在这种地方碰到他啊。

    “你在骂我?”司珩凑近她,湖绿色精致的眸子透着一丝危险。

    温凉:“…………”

    如果骂人可以解决问题,她会考虑把司珩这家伙给骂死,但显然这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所以,还是选择直接无视吧。

    一向好脾气的温凉,这一次仍然选择用一贯的态度无视司珩地无故挑衅行为,她伸手抓住一旁放了一大堆东西的推车,转身走人之际,推车的车把上突然多了一只大手。

    修长的指节,紧紧扣住把手,然后听到少年那透着淡淡懒意和随性的声音:“不怕翻车?”

    温凉:“…………”

    司珩掀了掀眼皮:“让开。”

    “我自己会推。”温凉抓着把手不放。

    司珩淡淡瞥了她一眼,手指指了指推车里的一小半空位,语气一贯的恶劣:“里面还有空位,要我抱你进去坐着吗?”

    温凉:“…………”好气啊!好像打他!

    司珩推着车走在前面,温凉神色纠结地跟在他身侧,两人路过厨具分类区的时候,司珩地目光在前方的某一个货架上停留了一下,两人推着车刚走出分类区,他忽然出声:“你等一下。”

    温凉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结果听到他警告自己:“没有大人陪同,不要乱推车。”

    “…………”神经病!

    虽然气得不行,温凉还真听话地没去推车,不是因为她屈服了,而是因为车里的东西实在是有点多,现在这种情况又没办法使用格子间,她没法保证在司珩回来之前离开,还不如留在这里。

    反正有人愿意做免费的推车工。

    正当温凉腹诽的时候,突然有块浅蓝色的花布丢到了她的头顶上。

    她第一眼就看到从货架区走出来的司珩,伸手把头顶上的那块花布拿下来,瞪了司珩一眼。

    拿到手上后摊开一看,居然是一件天蓝色底印有兔子图案的围裙,她有些不解地看向司珩,问:“买这个干嘛?”

    “上面印了你的照片。”司珩一脸理所当然,指着兔子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温凉低头看了一眼围裙上,露着大板牙,抱着胡萝卜一脸傻气的兔子,眼角狠狠抽搐了两下。

    就在她准备要跟司珩正面怼的时候,走在前面推着车的少年,居然乖乖在收银处排起了队伍。周围的人太多,温凉那一点正面刚的勇气顿时消失无踪。

    付钱的时候,温凉伸手拦住了他,“我自己付钱。”

    司珩垂眸看了她一眼,从一堆东西里拎出那件天蓝色兔子围裙,“这个我付。”

    这回温凉没阻拦。

    结了账之后,司珩也不管温凉接不接受,继续推着车朝超市的地下停车场入口方向走去,似乎是察觉到温凉不太愿意跟着自己,司珩回转身朝她招了招手,“跟紧点,这里有人拐卖儿童。”

    温凉:“!!!!!!!!!!!!”你才儿童!

    忍不了了。

    气得快原地爆炸了的温凉,大跨步走到司珩身边,话还没说出口,就听到他带着明显嘲讽的语气说:“腿短也不用这么急,我走得不快。”

    温凉怒瞪他,伸手一把拍在他手背上,气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司珩侧眸,低头看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说人话。”

    “好人卡不能白拿。”

    温凉气结。

    全世界再也找不出比这人更幼稚的了。

    她沉默了半分钟,松开抓着推车的手,仰头看她,天生就泛着些浅红的桃花眼弯了弯,语气少见的服软:“司学长想怎么报仇?”

    司珩的神情有一瞬间的怔忪,抬手不自觉揉了揉温凉的脑袋,待他对上温凉那带着些薄怒的目光,倏然收回手,背转过身,推着车快步走进地下车库。

    难得披着头发出门的温凉,无奈外加无语地理了理被揉乱的头发,跟着的脚步快了几分。

    先一步走到自家车子前的司珩,还没开口说话,坐在后排的楚弈修已经惊呼出声:“珩哥,你什么情况??买包烟买了半个小时?还买了一推车的东西?”

    坐在楚弈修旁边玩着手机的魏远一听,急忙探出头,雷达似地扫了一眼推车里的东西,怪道:“珩哥,烟呢?”

    司珩凉凉瞥了他们一眼,一早看到他过来的司机小林,已经先一步跑到后头打开后备箱,将推车里的大包小包全都放进后备箱。

    跟在后面的温凉一看,稍稍跑了几步,出声阻止:“司学长,我一会儿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楚弈修探头:“哎哟我去,这不是阿琛家的……”

    “你坐前面。”司珩拉开车门,抬腿踢了楚弈修一脚,将他说到一半的话,一次性打回了肚子里。

    “啊?”楚弈修一脸不敢置信,“那珩哥你坐哪啊?”

    “赶紧滚出来。”司珩又踢了一脚。

    楚弈修嘀咕了一声,目光瞥见站在司珩身后的温凉,眼角不自觉上挑。

    楚弈修坐上副驾驶座后,司珩朝身后的温凉说了一句“上车”,自己先行坐了进去,抬腿将魏远踢到另一边。

    温凉站在车外,看着后排的魏远和司珩,还想出声拒绝,司珩那有些乖张的声音一下子钻进她的耳朵:“还不进来?”

    “不用了,这样太挤了。”温凉摇摇头,里面都是男生,自己和他们还都不熟,冒然坐车本身就不合适。

    司珩见她不动,俯身探出去,问:“这样太挤了?那你坐我膝盖上?”

    温凉:“…………”怎么办,感觉跟这个人说话,再好的脾气都能被气到心态爆炸。

    “你害羞啊。”司珩又出声。

    一旁的魏远和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楚弈修嗤嗤笑出声,两人齐刷刷看向温凉,魏远目露同情:“妹子啊,别任性,你再任性也任性不过珩哥的。“

    楚弈修感同身受:“你要是不上车,他能在这里等你到天亮。”

    温凉无奈,弯腰坐上车。

    明明车后座的空间挺大,可坐下两个一米八五的大长腿,温凉再瘦小,手臂还是会不可避免地撞到司珩的臂膀,她有些别扭地往车门的方向靠了靠。

    对于她的小动作,司珩没有任何反应,他坐在中间偏右的位置,目光直视前方,脸上没有太多表情,语气很是自然地问:“去哪个小区?”

    温凉缩着手往车门靠的动作一顿,扭转过头,压下心中的讶然,故作淡定地回道:“我回学校。”

    司珩轻嗤一声:“走读证都办好了,你买那么多东西不就是为了住新家吗?”

    温凉还想摇头,司珩不容置喙道:“去云山海市,我们学校旁边那个小区。”

    温凉:“…………”他怎么知道?

    ……

    就在温凉遭遇司珩那有些莫名的报复时,她发在b站上的视频凑巧被审核人员审到。

    一般情况下,温凉这种视频基本都会被压在众多推荐视频下面,但是这个审核人员最近刚从南城回来,买了一对翡翠手镯想要送给丈母娘,又怕手镯是假货,所以这些天都在研究翡翠相关的知识。

    温凉的视频原本都是通过工程眼镜拍下来的制作过程,不仅没有人声配音,因为工序时间比较长整体非常的枯燥。

    为了适应目前网络自媒体的节奏,温凉特地将视频进行了剪辑和加速,并且配上了简单的背景音乐,以及她对于视频画面里制作翡翠的过程的解说,以及还有一些关于翡翠,解石的科普和小窍门。

    这个审核人员看了之后觉得挺像那么一回事,于是他在微博上@了一个国内比较有名气的玉石翡翠鉴定专家,并且附上了温凉制作手镯的一个简易视频。

    那位专业还没来得及看这条@提醒,温凉的这个视频就因为这件事情,开始受到其他人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