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坦白- 学霸红包群[重生]_时时彩信誉平台
16.坦白
    温凉回到家的时候,天还没完全黑,可在南方的夏天,这个时间已经不早了。

    她还没来得及进家门,就听见身后响起自家自行车的车铃声,温语一贯温柔的声音透着一丝不赞同:“小凉,你刚回来?”

    虽然料想过有可能会比妈妈晚回家这种事情,可真这么被撞上,温凉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小心虚。

    她扶着行李箱,转过身,朝温语露出一个还算正常的笑容,点点头,老实道:“从学校出来之后,去市中心逛了一会儿街,所以晚了。”

    温语听到她的解释,暗自松了一口气,小凉要是能跟朋友在外面逛逛,只要不是真的晚归,倒也没什么。

    母女俩一起走进家门,温凉先去整理自己的东西,然后陪着妈妈做饭。

    两人吃完饭后,还是和平时一样,一个绣花一个练字,这几乎成了两母女放假相聚后的唯一日常。

    瞧着自家姑娘认真练字的模样,温语摘下眼镜,收拾了一下绣绷绣线,语气带着些追思:“小凉啊,你外公可真是奇怪,你明明性子软糯内向,他却偏偏让你练赵体。”

    温凉听言,俯身下笔的动作一顿,忆起自己从记事起便跟在外公身边练字学文,眉眼不自觉软了几分,她说:“外公说我性子太稳,遇事只退不进,过于含蓄内敛。赵体平中寓险,有法度又不拘泥,气雅温润,又有锋芒流动,教我做人应当如此。”

    温语一听,不自觉笑出声,“你这小丫头,年纪不大,怎么说话总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都是跟你外公学的吧?”

    温凉放下手中的毛笔,顺势坐到温语身旁,敛了敛眉,神色多了一份郑重,她说:“妈,我有个事情想跟你说。”

    “怎么了?”突然瞧见自家姑娘神情严肃紧张的样子,温语心口不自觉颤了颤,生怕她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事情。

    温凉的瞳眸微微沉了沉,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决定要跟妈妈坦白一部分关于aw智能手表,以及微信群的事情,可事到临头,不知怎么又有点怂。

    温凉深深吸了一口气,拉起温妈妈的手,将aw智能手表和微信群里的那些奇遇一样不落地说了出来。

    但她还是隐瞒了自己重生的事情,不是怕妈妈不相信自己,而是不想她为自己担心难过。

    温语在得知微信群的事情后,虽然心中觉得荒诞,面上却没有露出任何的不相信和异样,她看着温凉的目光始终都是温柔自然,充满信任。

    也许十五年前的温凉无法感受到这份信任,但是此时的温凉,拥有一个成年人灵魂的她,深深为这份信任所折服。

    将自己想说的全部说完后,温凉尝试着在温妈妈面前打开聊天屏幕和格子间,结果发现这两个虚拟屏幕只有她一个人能看见。

    于是,她默念了一声,将格子间里刚买的电脑,单反全部取出放在桌上。

    真切地看到突然出现在桌上的东西,温语神情愕然,然后看着自家姑娘将各种东西收起来又拿出去,来回这么好几次后,她居然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神奇的设定。

    温语斟酌了一下用词,望着自家姑娘,问道:“小凉,你决定告诉妈妈这件事情,一定经过自己的考虑。可以告诉我,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自己的女儿,自己最清楚,小凉这样的性子能做到现在这一步,已经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温凉闻声抬眸,对上母亲关切的目光,微微有些哽咽,她低下头,掩去眼角的一丝微红,目光坚定:“我想自己创业。”

    温语暗自叹了口气,抬手拂了拂温凉的小脸,一时感慨万千,“难得听你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妈妈真不知道是该夸你长大了,还是怨你外公把你带歪了。”

    她又沉默了一小会儿,忽然出声道:“作为一个母亲妈妈只希望你能安安稳稳的长大成人。”

    听到这句话,温凉心里咯噔了一下。

    接着,她却听到:“但是妈妈必须尊重一个勇敢做出决定的人,你想做什么妈妈都支持你。只希望你记住一句话,做任何事情,必须心存正气,坚守底线,握好你心里那把尺,别丢了。”

    温语的话一字一句地钻进温凉的耳朵里,敲进她心里,百转千回,历久弥新。

    她点了点头,坐姿端正笔直,语气分外郑重:“我记住了。”

    温语一听,眉眼不自觉弯了弯,伸手弹了一下自己姑娘的额头,催促道:“行了,赶紧去洗澡睡觉,学习的事情也一样不能耽误。”

    “嗯。”温凉站起身,因为不擅长表达情绪,她只乖巧的点了点头,便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身后却传来温语的声音:“别用假丨身丨份丨证了,回头用妈妈的。”

    “好……”

    温凉脚步平稳地走回自己的房间,反手刚关上门,强忍着的情绪终于忍不住失控。

    一时间,泪如雨下。

    这是她重生以来,第一次如此真实痛快地宣泄情绪,不是因为害怕,也不是因为怨恨,而是因为对生活的感激。

    …………

    周六,温语不用去学校上课,村里那些乡邻的农活也忙得差不多了,于是,她就陪着温凉一起在后院菜园子里捣鼓她口中说的神奇的果冻土。

    中午吃完饭,温凉拉着妈妈一起涂上云草水,做了会儿瑜伽放松了一下身体。

    她刚准备看一会儿英语复习资料的时候,突然被温语拉着回到自己的房间。

    就在温凉有些奇怪温妈妈的举动的时候,却看到她翻开自己的床板,把床底下装着外公遗物的那些木箱子推了出来。

    只见她一边打开其中一个涂了红漆的木箱子,眉眼中满是回忆,“你外公是京都人,年少时期开始游历世界各地,家里虽然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从我记事起就没有来往。我是在宋州出生的,刚出生没多久,你外公就带着我全国各地的跑。直到有了你,我跟你外公才决定在春晓镇定居下来。”

    温凉心头大震,她是第一次听妈妈说起这件事情,就连上一世,她都不知道外公是京都人,更不知道自己并不是真正的云海市人。

    怪不得,小时候总奇怪别人家有那么多亲戚,自己家逢年过节除了去章伯伯家和隔壁几户邻居家,就只是去小香山山南的香山禅寺拜见慧智主持。

    “你外公冬天去了的时候,留了一份遗嘱,原本妈妈是打算等你成年了再告诉你这件事情。现在你有自己的规划和打算,这遗嘱上的东西你可能用得上。”

    听着温语的话,温凉不自觉蹲下身,目光落在红漆木箱子里,里面是码放整齐的一堆画卷。

    “这些书画都是你外公的宝贝,妈妈现在就把它们交给你,希望你珍之重之。”

    …………

    从妈妈手里接过外公的遗书后,温凉便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发了好一会儿呆。

    遗书上说,这些东西暂时交由妈妈保管,直到自己成年有能力自行保管后,再转交给自己。

    她是90年9月8日出生的,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一结束刚好满18周岁。

    而妈妈出车祸的日子是8月25日……

    车祸之后的两天,章伯伯帮着自己办了丧事。

    那晚她在村里的祠堂守灵,家里因为香烛火苗意外着了火,老房子有不少木质结构,后头又靠着山,大火烧了两个晚上,火星才彻底灭下去。

    这个家却被烧了个精光。

    什么都不剩,只剩下一堆乱砖和烧得几近碳化的几根梁木和柱子。

    家没了,妈妈也走了,她是逃着去深市上的大学,根本不知道还有遗书和书画这些东西。

    现在想来,这一切未免也太巧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