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电影- 学霸红包群[重生]_时时彩信誉平台
11.电影
    看到温凉发的消息,群里热闹的气氛像是卡带了一般,突然停顿了两秒。

    两秒之后。

    群里的画风开始变了。

    【植物学】木莲:我们这边的稀有植物,不知道能在母星卖多少钱?你要不要拿一点去卖?

    【机械物理】玉玉:凉妹子,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你跟我们说,一秒钟帮你解决问题!你要是觉得自己年龄太小,我可以帮你伪造一张你们那里的身份id卡。

    【天体学】斯皮尔:是啊是啊!我的凉啊!你缺不缺钱?我送你一点贵金属?就是母星没有的贵金属,我这里也能找到货!

    【萌新】温凉:…………不用了,你们已经送了很多东西给我了。

    就是你给我这些贵金属,我也不敢卖。

    要是能联系到华科院的那些老专家,斯皮尔的那些贵金属,说不定能替华国拿个诺贝尔奖?

    算了,这太危险了。

    温凉正脑洞大开的时候,宿舍熄灯的铃声响起,她的思绪被拉了回来,看了一眼热闹非凡的微信群,有些好笑地摇摇头。

    有一帮这么好玩的小伙伴,其实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想了想最近的安排,她在上面说了一句。

    【萌新】温凉:这两个月我得专心准备期末考试,出现的时间可能会减少,你们有事记得@我。

    【机械物理】玉玉:听说母星的考试非常可怕,你们是不是要头悬梁锥刺股?

    【萌新】温凉:这……还不至于。

    【植物学】木莲:送你个好东西。[指定红包·清目水x1·温凉]

    【萌新】温凉:这是?

    【植物学】木莲:明目醒神,消除疲劳,增强记忆力,可以有效提高学习效率,考试不挂科,临时抱佛脚利器。长期使用,可开发脑域,提升智商。

    【天体学】斯皮尔:你赚了!凉妹子!

    【机械物理】玉玉:我们跪求了那么久,也不见木姐姐你送我们这个啊!!!上个月我考试还挂科了!!

    【植物学】木莲:你挂的是帝国星球史吧?

    【天体学】斯皮尔:同挂,哭唧唧!

    【萌新】温凉:……那我分点给你们?

    【植物学】木莲:别闹,他们手里绝对还藏着不少,我以前可没少送他们东西。

    【天体学】斯皮尔:tut,凉妹子你自己收着吧,我们就是表达一下对清目水的热爱!

    【萌新】温凉:那好吧,我得睡觉了,明天还要早起,晚安。

    【植物学】木莲:晚安,记得我的薯条和本草纲目。

    【萌新】温凉:我都记得的。

    温凉缓缓躺倒在床上,嘴角微微勾起浅浅的笑弧,几天前还显得有些暗黄粗糙的小脸,此刻在黑暗中隐隐透着白。

    如果没有这个突然出现的微信群,现在的自己是不是还处在重生回来后的迷茫期?

    温凉笑了笑,安然入睡。

    ……

    之后的一个礼拜,温凉很快适应了学校里的作息和生活节奏。

    按部就班地正常上课自习,回宿舍之后除了继续看书练字之外,睡前和早起都会按照上一世的习惯练习一些简单的瑜伽动作,既可以锻炼柔韧性,舒展筋骨,又能放松一天下来紧张的学习。

    这一天是小周的周六,上完白天的课后,学生虽然不能放假回家,晚上却有一些简单的娱乐项目。

    晚饭食堂大多会安排成自助餐的形式,这天的晚自习一般都是由班委组织在教室里看电影或者唱歌。

    温凉吃完晚饭回到教室之后,趁着活动还没开始,安静地坐在自己位置上,拿着昨天才从图书馆借来的原文书,慢慢适应阅读。

    作为班长的司琛,此刻正和几个班委在讲台桌前捣鼓投影仪,挑选电影,生活委员则带着几个小组长一个课桌一个课桌的分发奶茶和各种小零食。

    挑选影片期间,司琛抬头朝自己的座位方向看了一眼,目光状似不经意地在温凉身上停留了片刻。

    等到电影准备开始播放的时候,教室里的灯陆续关掉,司琛从讲台桌走回自己座位上,目光又再次不受控制地看向自己这个安静的同桌。

    瞥见她手里拿着的那本傲慢与偏见的原文书,忍不住挑了挑眉,这么多科目里,自己比她好的似乎就只有英语了,她这是打算提升英语,准备全科目碾压自己?

    落座之后,司琛撕开一包薯片递到温凉面前,稍稍侧了侧身,放轻声音,提醒道:“灯都关了还看?看原文电影一样能锻炼英语。”

    温凉闻声合上书,朝墙壁方向靠了靠,虚虚推了推面前的袋装薯片,尽量拉大两人之间的安全距离,出于礼貌地问:“选的什么电影?”

    “极度深寒。”司琛的声音不大,在电影开场的音乐声下显得有些低沉。

    听到极度深寒的名字,温凉只觉得有些熟悉,一时半刻没想起来是哪部电影。

    而且,在她的记忆里,这周末看的应该是偏搞笑类型的美式校园青春电影,怎么就变成极度深寒了?

    看着温凉那张看似柔和,实则没有什么情绪的小脸,司琛停顿了一下,语调微微上扬,声音又低了几度:“恐怖片。”

    忽然听到司琛用这种刻意吓人的语气,说出恐怖片三个字的时候,温凉的身子不自觉抖了抖。

    脑子里顿时闪过一个画面。

    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上一世她是一个人窝在家里看的极度深寒这部电影,看完之后大概精神恍惚了两天,才勉强恢复正常。

    她喜欢看欧美科幻大片,尤其是特效镜头多的那种,但是对恐怖血腥类的电影一向敬谢不敏。

    想到一会儿将要看到的血腥画面,温凉拿着原文书的手一抖,硬封皮书顺着两人座椅中间的空隙啪的一下掉在地上。

    司琛手长,稍稍俯身便将书捡了起来,顺手放到两人桌子的中间位置,目光瞥见温凉明显有些纠结的表情,伸手将她桌上的奶茶递到她手里,干净透彻的声音里暗含着笑意:“喝一口压压惊,别怕。”

    温凉接过奶茶的同时,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司琛,忍不住出声:“你刚刚说什么?”

    “还没看就吓成这样,我还是第一次见,温凉,你真可爱。”电影的声音透过教室四面的音响传来,大得几乎掩盖了司琛刻意压低的声音,温凉却清清楚楚的听见了。

    她几乎是用诧异到不敢置信地目光望着眼前的少年,在她的记忆里,司琛是个待人处事不太热情,但是极有大局观和协调能力的人,作为班长他在班里的人缘不是最好的,但却是最有信服力的。

    是个很固执,做事却沉稳妥帖的人。

    很早熟。

    这样的一个人,不可能会说出“别怕”,“你真可爱”之类的话,何况这个对象还是她。

    感觉有点崩人设。

    温凉暗暗摇头,司琛的反应太奇怪了。

    她不自觉低头咬了咬吸管,突然听到司琛问:“听我二哥说,你因为我被其他班的女生欺负了?”

    “…………”温凉捧着奶茶的手僵了僵,万万没想到,司珩居然把那天的事情告诉他了!

    自以为了解温凉的司琛,见她呆呆坐在那里,不言不语的样子,暗自叹了口气,他这个同桌什么都好,就是胆子太小,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说出来。

    殊不知,司琛眼里胆子小的温凉,在一个礼拜前刚把他暴脾气的二哥给得罪了。

    司琛放柔声,目光专注地望着温凉:“你能告诉我她们是谁吗?”

    听到司琛的这个问题,温凉眸光一闪,出人意料地抬起头,声音细小软糯依旧,语气却意外的干净利落:“17班的宋青芝,张欣怡,杜晓。麻烦你转告她们一声,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和遐想,请她们不要再来干扰我学习。”

    说完,温凉在司琛诧异非常的目光下站起身,左手拿着奶茶,右手捡起桌上的原文书,绕过他身后,朝教室大门走去。

    温凉的语气并不强烈,柔软的声线下,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生气愤怒的情绪,司琛却觉得自己从中听出了一些责怪。

    不只是责怪,甚至还有一种引而不发的厌恶。

    望着温凉离开的背影,司琛微微皱眉,他几乎可以断定,这个脾气温和的同桌突然对自己态度转变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件事。

    ……

    走出教室门的温凉,经过高一1班教室,熟门熟路地来到高一1班和高二16班之间的上下楼梯,找了一个向下的楼梯台阶坐下。

    这地方灯光充足,暂时也不会有人过来,坐下来安静看会儿书再适合不过。

    她看了两行字,思绪不自觉飘回到之前跟司琛说的那句话上,虽然有些不礼貌,但如果司琛能出面处理掉这些莫名其妙的烂桃花,她也能安生几天。

    下周看看能不能跟其他人换个位置,不然少了宋青芝,可能还会有林青芝,杜青芝,只要自己坐在司琛旁边,总归是要当箭靶子的。

    温凉暗自点点头,目光重新落回书页上。

    隔壁高二16班的教室里正鬼哭狼嚎地唱着k,窝在教室最后,抱着脑袋趴在桌上睡觉的司珩,一脸杀气地抬起头,忍着几欲爆发的怒气,揉了揉自己那头软趴趴的淡金色微卷的短发,顺手拿起魏远桌上的一听冰可乐,反身走出教室后门。

    长而有力的手臂用力甩上门,隔绝了教室里的地狱魔音,司珩才稍稍松了松眉头。

    随意走了两步,转角背靠在楼梯口,司珩黑着一张俊脸,动作利落地拉开拉环,正准备抬头灌上一口,眼角余光忽然瞥见一截白嫩嫩的细脖子。

    鬼使神差的,他转过头看去,往下的楼梯台阶上,正坐着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

    他仰头喝了一口冰可乐,猛地晃脑袋甩了甩乱糟糟的头发,彻底清醒之后,只看了一眼少女束起的马尾上绑着的一截浅蓝色丝带,轻啧一声。

    果然是那只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