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争锋- 学霸红包群[重生]_时时彩信誉平台
8.争锋
    从侧边楼梯上来的三个女生,看到温凉的时候,纷纷露出意外的表情,三人对视一眼,挑了挑眉,俨然一副心照不宣的样子。

    走在最右边,发尾烫了大波浪的女生脚下快了两步,朝着走在前面的温凉喊道:“温凉,你上厕所?”

    “好巧啊!我们刚想去二班找你来着。”左边穿着蓝色过膝袜子,带着一副豹纹全框眼镜的女生拉着另一个小跑追上。

    原本想装作没看见她们的温凉,停下脚步,目光扫了一眼厕所门口,不自觉蹙眉。

    距离上课还有六七分钟,这边居然没有其他来上厕所的学生。

    走在最前面的宋青芝见她看向周围,一副想要求救的模样,嘴角一撇,一个跨步挡在温凉面前,压低声恐吓道:“干嘛?想找人救你?也不看看自己这副挫样!”

    张欣怡拉着杜晓追上来,嗤笑一声:“就她那挫样谁脑残谁救!”

    温凉有些不适应地往后退了一步,面无表情地听着她们说完,敛眉垂眸,默不作声地侧身绕过宋青芝,继续朝厕所走去。

    被无视的三人面面相觑,宋青芝最先反应过来,她个子高,跨了几步一把抓住温凉的肩膀,讥嘲冷笑:“你胆子变得很大嘛?”

    “芝芝,别跟她废话,我看到她那个土样就想吐,赶紧把她拉进厕所锁起来。”张欣怡双手抱臂,凑到温凉面前,一脸嫌恶地说。

    宋青芝眉毛一扬,朝旁边的张欣怡打了个眼神,语气恶意满满:“要不我们这次把她锁进男厕所?到时候别人看见了,一定会以为她是个变态!”

    “哈哈哈!这个主意不错!杜晓你到时候给你男朋友发个消息,让他下节课下课带着人来上厕所啊!”

    “我神经病啊,叫我男朋友来看她?”

    被宋青芝抓着肩膀推进男厕所,温凉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耳边是她们吵吵闹闹的说话声,如果不仔细听,连她都觉得只是三个小女生在相互嬉笑打闹,可她们话里话外的那份恶毒,根本不能用恶作剧心理来作为借口。

    男厕的门“砰”地一声被杜晓关上,张欣怡在后面偷笑,嘴里还不忘侮辱温凉:“你这种人也配跟司琛坐同桌!”

    宋青芝推了一把温凉,嘲讽道:“听说你这次考试只考了班级第三?年级十名开外是吧?我们司琛这次年级第三哟!”

    温凉站稳身形,转过身,目光微冷,一一扫过三人,终于说出了见到她们后的第一句话,她问:“司琛的成绩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宋青芝一副你是白痴啊的表情,“你这种傻逼当然不会懂,司琛的成绩好,我们心里别提多开心了,是吧?欣怡。”

    温凉沉眸,无法理解这几人的脑回路,又问:“你们既然这么喜欢司琛,就考个好成绩进创新班。就算你们不让我考试,也会有第二个我,第三个考得比司琛好。”

    仿佛是被温凉的话戳到了痛处,杜欣怡眉毛一横,骂骂咧咧道:“我们成绩好不好关你屁事!我们就是考得不好照样能上大学,哪像你,要是成绩差一点是不是连高中都读不起啊?你家到底是有多穷?你爸妈怎么就养出你这么个小瘪三?”

    你家里到底是有多穷?你爸妈怎么就养出你这么个小瘪三?

    温凉心脏一抽,一直没有什么情绪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冷厉。

    几乎是在宋青芝说完那句话的时候,温凉的脚已经重重踢在宋青芝的膝盖上,毫无防备甚至有些得意忘形的宋青芝痛地尖叫出声,抱住膝盖摔倒在地上。

    温凉面色平静地看了她一眼,上一世她不止练过瑜伽,还专门学习过跆拳道,刚才那一下她根本没用多少力气。

    一旁的张欣怡和杜晓见状,互相拉着对方的手,一脸惊吓警惕地瞪着温凉,呵斥:“你想干什么?你再过来我们就动手了!”

    温凉表情浅淡,眼眸微挑,腿脚已经扫向两人,她个子没有她们高,力气却比这些娇生惯养的富家小姐大许多。用劲推开两人后,反身抓住宋青芝的腿,憋着一口气把人往厕所隔间里拉。

    宋青芝几人平时飞扬跋扈,实际上也只敢对温凉这种看上去瘦瘦小小好欺负的女孩子动手,哪里见过这种阵仗。

    她们这个年纪的女生,根本不懂什么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对于一个活过一回的人而言,温凉比任何人都渴望肆意妄为,上一世的遗憾,谁还愿意这一世继续?

    过去的温凉软弱胆小,别人欺她一尺,她就后退一丈,能躲就躲,能不反抗就不反抗。

    但,这不代表她就真的什么都不懂,愿意让她们欺负,只是长久的性格使然,使得她习惯了这种处事方式。

    可现在的温凉和过去不一样了。

    低眸看了一眼摔趴在马桶旁的宋青芝,温凉转身甩上门,目光在相互搀扶着站起来的张欣怡和杜晓身上停留了片刻,刚想往前跨一步,耳边突然一阵巨响。

    宋青芝隔壁的厕所隔间门,砰地被人从里面踢开,修长笔直的双腿最先出现在温凉的视野里。

    站得比较近,面朝那个隔间的张欣怡和杜晓乍看到来人,脸色瞬间涨得通红,半秒之后,顿时刷白一片。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几乎是颤着声,抖着嘴皮子朝那人喊了一声:“珩,珩哥。”

    温凉警觉地后退了半步,抬眸看向已经出来的少年,一头晃眼的淡金色短发,白得耀眼的脸上透着明显的不耐烦,似乎是察觉到温凉的目光,他转过头,目光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碧绿色的双眸隐隐透着些怒气。

    温凉条件反射地侧过头,避开对方几近逼视的目光,双手紧握。

    竟然是司珩。

    司珩收回目光,不屑地瞥了一眼几乎快缩成团的两个人,沉声骂道:“你们白痴吗?在男厕所打架?”

    厕所隔间里本来就有些懵逼的宋青芝,听到司珩的声音,顿时连大气都不敢出。

    司珩转头又看了温凉一眼,语气懒懒地问:“她们打你你不会告老师?你也是白痴?”

    温凉垂眸不语。

    司珩眉头微皱,目光又扫向另外两个,反手抓住刚才被他踢开的隔间门,朝她们努努嘴,居高临下地命令:“你们两个,自己进去。”

    张欣怡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杜晓已经吓得整个人都缩在张欣怡的身后,但是听到司珩的话,她们甚至连一丝反抗的情绪都不敢有,脚步慌乱踉跄地走进隔间里,嘴里带着哭音地不停道歉:“对不起,珩哥,对不起,我们不知道你在……”

    司珩一把关上隔间门,隔绝了那让人有些烦躁的声音,目光再次落在温凉身上,低嗤一声,命令道:“还不出去?”

    温凉紧握着的双手不自觉捏了捏,一声不吭地转过身,快步朝外面走去。

    司珩双手插兜,跟在后面,冷不丁出声叫了一句:“等一下。”

    大概是上一世对这个人的印象太深,温凉的身体仿佛不受自己控制一般,停在了男厕所门口。

    然后听到身后清冽的男声响起:“把门锁起来。”

    温凉一愣,随即有些无语地抬头看向走到她面前的人,一对上那双好似帝王绿翡翠一般的眸子,急忙错开,终于开口说了一句:“不用了。”

    说完她没在停留,转身走进了对面的女厕所。

    以暴制暴可以,再往下一步,她做的事情和她们又有什么区别?

    站在洗手台旁,等着她锁门的司珩,明显没料到温凉会是这种反应,低声轻嗤了一声:“傻子么?”

    温凉从女厕所出来的时候,司珩正半俯身拼命搓洗着双手,从镜子里看到温凉,语气自然地命令道:“把你那边的洗手液拿过来。”

    温凉看了一眼他那边明显已经空了的洗手液,沉默不语地拿起自己这边的,放到他的洗手台旁,看着他挤了一大把洗手液,重复着搓洗双手的动作。

    虽然不知道这人到底什么毛病,但是温凉知道华荣实验的一句真理,惹谁都不要惹司珩。

    这个男人,不,应该说现在还是少年的司珩,传闻中是个脾气极差,但做什么事情永远都比别人强上百倍的人。

    别人埋头苦读,挑灯夜战换来的好成绩,在司珩那里可能只是一次上课不睡觉的成果。

    更不要说十五年后,他获得的那些成就。

    这种人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都跟她不是一个世界的。

    她可以很自信的说自己聪明,至少在学习能力上比一般人强很多。但是,她也很清楚自己只是个普通人,和这些出生不凡,未来也注定不凡的人完全不同的普通人。

    她不是那些小说里的女主,没有经历过背叛苦难死亡,她的心里没有怨恨,只有一个普通人对过往生活的遗憾。

    这样的自己,做什么事情都不可能带着一股狠劲,她也不希望自己变成这样的人,凡是做到自己认为的最好,便是她现在唯一的坚持。

    就在温凉出神的时候,一只修长白皙的手突然伸到她面前,凑到她鼻子下面,司珩冷冽中透着些乖张的声音响起:“什么味道?”

    温凉闻声不自觉嗅了嗅,洗手液的味道,还有一股……几乎不可闻的烟味。

    看到镜子里的小丫头皱眉,司珩收回手放在自己鼻子前闻了闻,不确定道:“还有烟味?”

    温凉看了眼镜子里的少年,什么都没说,转身朝教室走去。

    司珩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轻“啧”了一声,转头又挤了一堆洗手液,俯身继续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