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梦想- 学霸红包群[重生]_时时彩信誉平台
6.梦想
    第二日,中午。

    温凉如约来到章水来的石雕店,早就等着她过来的章水来,一见到她便拉着她坐到店里唯二的两个单人檀木椅上,一面朝店铺内间喊:“阿越啊,你小凉妹妹来了,赶紧舀碗绿豆汤出来。”

    “不用这么麻烦的,章伯伯。”温凉忙摇了摇头,结果被章水来伸手拦住,只见他从一旁带锁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垫着黑色绒布的木盘子。

    “凉丫头,这些就是我昨天解出来的裸石,”章水来从中拨了个能做戒面的裸石到温凉面前,语气里带着些自豪地说:“你瞧瞧,这水头多好,阳绿色正,漂亮得不得了。”

    温凉低头细细打量,伸手拣起最大的那颗裸石近距离观察了片刻,真是想不到,传说中的白矮星碎片竟然真的是翡翠。

    瞧着温凉随意拿着裸石看的自然模样,章水来的心一阵七上八下,生怕小姑娘一个手滑就把东西摔地上了。

    等温凉将所有裸石都看了一遍,确定这些翡翠的种水确实如章水来所说的那样后,伸手将木盘子推到章水来面前,开口:“章伯伯,东西我都看了,还是按昨天我们商量的来吧。”

    “你真决定了?”章水来忍不住又问了一遍,这翡翠虽然是好东西,真叫他收下一个小姑娘的东西,他这一把年纪的实在是有些臊得慌。

    温凉笑容恬淡,出声却极为果断:“就这么定了,您别推辞,之后的事情还得您帮忙呢。”

    眼见章水来还想再说两句,温凉出声调侃:“就当这是中介费总行了吧?”

    “你这丫头!”章水来哭笑不得,心里倒是安稳了不少,他打量了小姑娘一眼,忍不住问:“凉丫头啊,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懂不懂这些?”

    温凉闻声不自觉眨了眨眼睛,桃花眼微挑,眼波中闪过一丝狡黠,不否认也不承认:“您觉得呢?”

    “我觉得?”章水来又好气又好笑,“我觉得你这丫头不简单。”

    昨天是他看岔了,温家这孩子表面上看着跟普通的农村孩子没多大区别,可跟她这么接触下来,光是说话待人就比同龄人沉稳老练,处事不疾不徐,波澜不惊,瞧着性子温吞柔软,一旦做了决定,那真叫一个果断。

    当真是不简单!

    温凉笑容依旧,坦然地接受章水来的打量。抬头间,目光瞥见从内间出来的青年,微微歪了歪小脑袋,朝来人挥了挥手:“小越哥。”

    章清越端着一个青泥陶瓷碗出来,笑着问:“听说你跟我们家章老石头在谈事情,真是厉害啊小凉。”

    温凉伸手接过章清越递过来的绿豆汤,露出一个略显腼腆的笑容,状似不经意地岔开话题:“小越哥今年怎么回来过节了?学校不忙吗?”

    章水来:“他早两天就回来了,之前一直在市里跟他那群狐朋狗友瞎捣鼓,说是要参加一个什么园林设计比赛,过两天就要去临市。”

    章清越好脾气地靠着一旁的柜子站着,接下话头:“是大学生创意园林新锐设计赛,含金量很高的,要是我们这次得奖,毕业之后很有可能被京都那边的设计院提前录取。”

    “小越哥大学毕业之后要留在京都工作吗?”温凉喝了一口绿豆汤,好奇道。

    章清越明显愣了愣,伸手抓了一把头发,不好意思道:“国内最好的建筑设计院就在京都,要是真能留在京都,那肯定再好不过了。”

    温凉闻言点点头,确实,上一世小越哥从清大毕业后,就一直留在京都工作。

    温凉读大学的时候,章清越研究生毕业,并且已经在京都一个比较有名的设计院工作了一年,后来的几年,章清越在园林景观方面拿过不少主题式的个人设计类型奖项。

    后来温凉毕业定居深市,章清越落户京都,两人除了逢年过节会在微信上打声招呼,基本没有再联系。

    ……

    翡翠的事情搞定,吃过午饭后,章清越骑车载温凉回家,临离开的时候,章清越在温家院子门口,瞧着明显长大了的小姑娘,问了一句:“小凉,你将来打算考哪个大学?”

    刚准备转身进院子的温凉,身形一顿,缓缓转身过去的时候,脑子里飘过无数过往的回忆。

    上一世的她太过懦弱,为了避开那些人选择了文科,甚至后来选择了艺考,虽然考取的大学是深市比较著名的大学,和京都的那些高等学府始终差了一大截距离。

    既然这一世重生,一切刚刚开始,她想好好在这两年拼一把。

    温凉攥紧拳头,仰起头,看着面前文质彬彬的青年,语气笃定:“我想去清大。”

    华国最顶尖的高等学府。

    “那可真巧了!”章清越俊眉一展,跨腿坐上自行车,扭过头看向温凉,满目阳光,挥手说道:“我等你啊,学妹!”

    温凉眼眸一弯,是了,小越哥就是清大建筑系的。

    望着章清越骑车离开的背影,温凉双手交叠,不自觉捏紧,重新遇上这个年少时期的哥哥,非但不觉得陌生,竟然多了几丝亲切感。

    ……

    回到家后,温凉想起格子间里那些多出来的变异大马士革玫瑰的枝干,想着它的生长速度,脑中闪过一个想法。

    昨天做的玫瑰酱也就两个陶罐,到时候送人的话也不好分,既然这种玫瑰的生长速度这么快,不如再种一些?

    心动不如行动,温凉拿着剪枝的剪子跑到后院的菜园子,仔细看了一圈,最后将目光投向小香山山脚的一个缓坡上。

    种在家里肯定不行,山上的话这会儿估计没人会发现,只要自己准时过来摘剪就行。

    在山上扦插了数十根剪枝后,温凉浑身是汗地跑回家,打算泡个美白澡,舒缓一下劳动了半天后有些酸痛的肌肉。

    她先是在小淋浴间冲了个澡,然后把浴缸放满水,舀了一小勺云草水进去,等到淡绿色的胶装液体完全稀释,才坐进浴缸里。

    泡在水里后,温凉打开聊天屏幕。

    昨天睡前,她就跟群里的小伙伴提了安塞克星陨石碎片的成分和构成确实和翡翠相同后,这些对母星有着别样情怀的学霸们,全都对翡翠饰品充满了热情和渴望。

    对于他们的要求,温凉并不觉得过分。她收到的那些礼物,虽然在他们看来并不算什么,但是对她而言却极其贵重。

    而她也有自己的考量,以她目前的身份和经济实力,别说是找人帮忙做这些翡翠饰品,就是让人知道她手上有这么多翡翠原石,都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不是她不相信章水来,正常人恐怕都会对她产生怀疑。

    但让她自己做,一没有工具,二没有时间,三她对解石相对没那么熟悉。

    ……

    这会儿群里正活跃的就两个人,一个是机械物理的玉玉,还有一个是土壤研究的马克,两个人似乎正在争论什么。

    【土壤研究】马克:我觉得你的这个设计明显有漏洞。

    【机械物理】玉玉:什么漏洞?这种暗射线眼镜的作用就是能够清楚的区分物体的不同分层,你不就是靠它分离的玻璃土和盐水土吗?

    【土壤研究】马克:土壤的成分跟硬物石块结构能一样吗?再说了,像翡翠这种东西,光看清里面的结构是没用的,必须要清楚它的特点和外壳的走势。没错,你的这个东西很厉害,当透视眼镜用一点问题没有,但是工作的时候带着它会很不方便的好么!

    看到他们讨论的事情跟翡翠有关,温凉忍不住发问。

    【萌新】温凉:……什么透视眼镜?

    【机械物理】玉玉:凉妹子来了!!!要抱抱!!!马克刚才怼我,好气啊!!!

    【土壤研究】马克:滚你丫的娘娘腔,gay里gay气的,还抱抱!

    【机械物理】玉玉:委屈.jpg。凉妹子!!我本来是提议把透视眼镜给你用的,这样你切割石头的时候能方便一些嘛!

    【土壤研究】马克:[图片·暗射线眼镜]我承认这东西有点用,但是这种造型,你确定凉妹子能带?

    马克发过来的是一张3d图片,立体的眼镜由银灰色纯金属制成,两个镜片呈现暗红色,整体造型非常的诡异,镜片大的离谱。

    温凉凝眉出神,其实眼下的问题不是分辨原石里的翡翠,而是解石的工具。

    她将这个困扰发在群里后,玉玉和马克的争论停顿了足足十秒钟。

    然后——

    【机械物理】玉玉:凉妹子,要不你把你们那边的解石工具图纸发给我,最好注明用途,要是有结构构成部分的说明最好,到时候我设计个方便你用的工具。

    看到玉玉的话,温凉脑中灵光一闪。

    【萌新】温凉:我这里有一个设想,你等我再琢磨琢磨,明天我把资料整理出来给你,除了解石工具,我觉得透视眼镜的造型也可以再改进一下。

    【机械物理】玉玉:行!

    【土壤研究】马克:凉妹子啊,我的果冻土你用了吗?

    温凉一愣。

    这两天事情太多,她还真没想起来这东西,这会儿马克问起来,她才想起来格子间还有一个叫果冻土的外星泥土。

    【萌新】温凉:这两天太忙了,没来得及用。

    【土壤研究】马克:没事没事!果冻土里含有隐性的浓缩有机肥料,按照我们星球上植物的正常生长周期,使用果冻土后差不多这个周期可以缩短八到十倍。你要是觉得在母星这个长势太快的话,可以调水稀释之后,混和母星的土壤使用,长势应该会相对减慢。

    【萌新】温凉:好的,到时候我试验一下。

    【土壤研究】马克:对了,大马士革玫瑰的生长速度会逐次递减,你分拆出来扦插后,它会越长越慢,不会对母星的土壤造成压力。

    【萌新】温凉:那真是太好了!

    ……

    假期的后续几天,温凉简直忙得没停过脚。

    每天除了必须的修行——练毛笔字和复习功课,基本太阳还没升起她就要上山采摘生长速度相对减弱,但还是有些吓人的变异玫瑰。

    解石工具方面的设计图和资料,她结合了网上能查到的解石机和其他工具,大概做了一个设计方向的构想,至于如何把这个设计构想变为可能就得靠玉玉了。

    很快,七天的假期接近尾声,温凉将偷偷藏在后院里的二十坛玫瑰酱和杀青晒干的玫瑰花茶收进格子间,顺便将这几天在院子里摘的白枇杷也放了进去。

    前一天,章水来送了25万支票过来,另外还有2万在她的要求下已经换成了现金。她留了五百在身上,其他保险起见也全都放在格子间里。

    这天下午,温语得帮村里的那些农户记账脱不开身,温凉便自己收拾了一下换洗的衣服和晒得柔软的薄被,一个人坐着公交车前往云海市南郊的华荣实验外国语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