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电话- 学霸红包群[重生]_时时彩信誉平台
5.电话
    被变异大马士革玫瑰的事情耽搁了些时间,温凉匆匆忙忙刚生上火。心里惦记着她的温语,跟着也骑着车从春晓中学赶回了家,母女俩默契十足地做了一桌简单的饭菜。

    因着下午认识了一群新朋友,加上时隔多年再一次吃到妈妈亲手做的饭菜,温凉那张瘦瘦的小脸都跟着生动了几分。

    温语最了解她的性子,她家姑娘不管开心还是不开心都喜欢憋在心里。

    之前因为月考的事情,小凉一路坐车回到家都有些神情恍惚。这会儿看她乖乖巧巧地吃着饭,眉眼展开的样子,就知道她的心情明显比刚从学校回来的时候要好。

    温语笑着说:“正好赶着五一假,明天妈妈得去帮你林婶插秧,这几天中午你去小王奶奶家吃饭,晚上早点睡,早上起来了记得练字。”

    “嗯,知道的。”温凉听话的点点头,现在正是早稻插秧的时候,想着以往妈妈帮村里的那些叔叔婶婶插秧割稻回来后浑身酸痛的情景,小声问:“妈妈,要不我明天跟你一起去?”

    “你假期没有作业了?”温语轻瞪了她一眼,“小胳膊小腿的,去帮倒忙?”

    温凉抿了抿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跟温语聊了聊学习上的事情。

    吃完饭,温凉帮着洗完碗筷,擦干净桌子。

    温语把前两天没绣完的几件花样,拿到八仙桌上,一边跟温凉说道:“去把砚台纸拿出来练会儿字,正好妈妈跟你聊聊地理卷子的事情。”

    刚把擦桌布晾起来的温凉,瞧着眼前这一幕,心头一酸,眼前的一切都没有变,和十五年前的一模一样。

    唯一变了的是她。

    温凉背过身,深吸了一口气,拿了文房四宝出来,摆在八仙桌上,耐耐心心地练起字来。

    “生疏了。”温语忽然出声。

    温凉握着毛笔的手微僵,却听她说:“小凉,做任何事情坚持最重要,结果反倒是次要的。”

    温凉无声点了点头,确实是生疏了,自从妈妈走了之后,她再也没有这么练过字。

    温语只是想借着这个话头,劝解安慰一下自家姑娘,却不知道,这样的情景,这样的对话,直直戳进温凉的心底,万千心绪翻腾不止。

    母女俩就这么一个绣花,一个练字,直到夜渐深。

    温凉收拾完东西,去洗了个澡,回到自己房间里,靠着床头看了一会儿书。

    临睡前,跟群里的小伙伴说了声晚安,习惯性地打开格子间。

    发现里面躺着的一个白色罐子图标,上面显示着“云草水”三个字。

    想到之前木莲跟她聊天的时候,提起云草水的效果,温凉歪着头犹豫了半秒,终于抵挡不住诱惑,从格子间里取出云草水。

    原本她以为这东西应该是小小的,类似于精华液一样的小罐,结果东西一出来,居然有一个西瓜那么大一缸。

    没错,那就是缸。

    打开白色石缸,里面是带着些浅绿色的透明胶状液体。

    虽然木莲说了,这个云草水适用于所有人类种族,具有美白淡斑,修复粗糙裂纹的作用,但这东西毕竟不是地球本土出产的,还是先试验一下比较安全。

    温凉打量了一圈自己的房间,目光落在书桌的盆栽文竹上时,秀眉微微上挑了一下。

    她起身折了一小枝文竹,挨着白石缸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拿着文竹枝碰了碰云草水的表层。然后在里面搅动了几下。

    确定没有出现奇怪的变化后,她才伸出小手指指尖,轻轻沾了一点。

    沾到手的液体滑润润的,透着一股凉意,跟她前世用的手膜质感差不多,

    即便是这样,温凉也只敢将小手指浸入一小节。

    毕竟生活环境不同,有了之前大马士革玫瑰的前车之鉴,本来就谨小慎微的温凉,对待这些新奇的事物多留了一份心思。

    她收回手的时候,粘在小指上的浅绿色液体瞬间变干,原本还能看到的那一丝绿色,也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全然消失。

    摸了摸干掉的指尖,确定没什么异样的感觉后,她重新将白石缸封盖装回格子间。

    一下子尝试了许多新事物,又经历了一天的忙碌,温凉爬上床躺下,习惯性地放空思绪,很快便陷入沉眠。

    ……

    第二天清晨,温凉早早起来洗漱,温语给她准备好早饭后,便匆匆出门去了。

    她自己在院子里来回小跑了几十圈,然后按着过去的习惯,先是练了一个小时的字,然后从书包里拿出教科书和各类练习册,开始温习功课。

    相隔十五年,现在让她做高中时的题目,连她自己都没有把握。

    倒不是她不会做,而是高中和大学的知识涵盖面不同,解题思路和方式也不同,何况她这一次想选理科,需要着重学习的内容也跟上一世不同。

    也幸好这个月的月考刚结束,她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准备。

    ……

    中午。

    温凉收起书里,准备收拾一下去隔壁小王奶奶家吃饭,刚准备穿鞋,家里的座机电话突然响了。

    这时候会是什么人打电话过来?

    温凉有些奇怪地接起电话,刚想喂一声,对面便传来老人略显激动的声音:“喂,凉丫头,我是你章伯。”

    “章伯伯,您打电话过来是?”温凉心头一跳,一丝奇异的期待涌上胸口。

    “哈哈哈,凉丫头啊,给你带好消息来了。是这样的,昨天我联系了几个老朋友,给开了两个价,你要是只卖原石的话,他们那边开十万。你要是解出裸石,他们就按着种来算钱。”

    温凉扬了扬眉角,问:“您那里能解石吗?”

    “你是要解了再买?小凉啊,你这石头个头不大,解出来顶多也就三四块戒面,顶了天再搭一堆耳坠,可不一定值十万。”

    “不碍事,就是只有一个戒面我也不亏。”温凉说话的语气没有太大的波动,仿佛十万对她来说只是一个没有什么意义的数字。

    这头的章水来却意外地冷静下来,他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说的话,确定自己说的那些话有一定的专业性,温家这小姑娘对这些话竟然没有一点疑问,难倒她也懂翡翠?

    要是她懂翡翠,又为什么要找自己帮忙呢?

    章水来微微摇了摇头,否决了自己的猜测。一个半大的孩子,怎么可能懂这些,想了想,他决定继续劝一劝。

    结果听到小姑娘声音甜柔的说:“章伯伯,我得去隔壁小王奶奶家吃饭了。石头就麻烦您帮我解一下,下午我在家,您有什么消息的话,打电话给我就行。”

    “诶,行吧。”章水来忙点头应承下来,等到他顺手挂下电话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似乎又被小姑娘给带着走了。

    伸手拍了拍大腿,章水来有些好笑地摇摇头,他可算是看出来了,温家这孩子是个主意大的主,自己就是再劝半个钟头,估计也是一个结果。

    那就随她去吧!

    这边章水来准备着手解石,因为原石个头小,又透了绿,保险起见他决定以擦为主,一点一点剥掉外面的皮壳。

    而吃过午饭回家的温凉,则跟木莲商量了一下大马士革玫瑰的处理方法,决定趁着下午的时间,把多余剩下来的玫瑰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晒成玫瑰花茶,一部分做成玫瑰酱,到时候做鲜花饼。

    将玫瑰花拌糖揉碎,温凉刚把手放到水龙头底下,准备洗掉一手的粘腻,目光忽地瞥见右手小手指,不自觉多看了几眼。

    右手小手指最上面的那个指节,好像比其他地方要白上一些?

    生怕自己眼花,温凉来回搓洗了几遍手,确定那一节沾过云草水的小手指,真的有些变白,脸上止不住露出甜得惑人的笑。

    现在的自己不仅手部皮肤粗糙,脸上也是一样,如果能从现在开始慢慢保养改善,将来就不用花那么多精力从头开始。

    想到过去自己那艰辛的护肤保养史,温凉心头微微有些雀跃,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自己白白美美的,她也不例外。

    上一世她是到了大学才开始有护肤保养的觉悟,这还是因为跟她同宿舍的京都女孩郁秋,是个狂热的美妆达人。

    想到郁秋,温凉有些怅然,大学毕业后郁秋回了京都,两人虽然偶尔有联系,大多也是在微信上。

    这一世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她。

    带着些怀念,温凉继续手头上的活,眼见着日头快挨着窗对面的山顶,收拾了一下已经处理好的玫瑰酱,放在阴凉处发酵。

    这时,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

    想到是章水来的电话,温凉的心情多了一份期待。

    她刚接通电话,章水来的声音明显比前一次亢奋,“凉丫头啊!涨了!涨大发了!!冰种阳绿!!足足有五块戒面,最大的一块差不多得有一块钱硬币那么大!我还多给你凑了两对耳坠出来。问了那边价格,戒面五个算你27万,耳坠看你自己要不要,不要的话那边1万一对收。”

    冰种阳绿戒面,放在十五年后,指甲盖大小的起码也在二十万往上。

    但是按照05年的物价水准,五个戒面27万已经不低了。

    温凉面上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唯有紧握着听筒的手,泄露了她此时的紧张心绪。

    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声音,温凉慢条斯理道:“27万很合理,您帮我卖掉吧。耳坠的话我留一对,另外一对您留着。”

    “这怎么能行!”章水来瞪大眼,惊诧之余,心口有些微烫。

    温凉笑着抿了抿嘴,语气一如既往的柔软乖顺,“章伯伯,你要是不拿着的话,我以后怎么好意思再找你帮忙。

    “这…………”章水来犹豫起来。

    温凉却说:“您别急着拒绝,明天我过去您店里,咱们到时候再细谈可以吗?”

    温凉说话的语速一向不快,柔柔缓缓的,却不会让人觉得拖沓,反倒有一种安定人心的感觉。

    章水来有些混乱到激动的心情,随着她的声音,慢慢平复了下来,他沉声思考了片刻,终是点头:“也好!明天你小越哥从学校回来,你正好过来一起吃个午饭。”

    温凉点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