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过往- 学霸红包群[重生]_时时彩信誉平台
3.过往
    被斯皮尔一提醒,温凉有些懊恼地拍了拍脑门,忙拉回话题。

    【萌新】温凉:是这样的,我看了几块陨石碎片,发现他们好像是翡翠原石,后来收回格子间的时候,那几块被我确认的石头,现在都显示成翡翠原石了,你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吗?安塞克星盛产翡翠?

    【天体学】斯皮尔:翡翠???你说的是传说中只有母星才有的古老玉石翡翠???

    【萌新】温凉:母星是指?地球?

    【天体学】斯皮尔:除了地球还有谁!!!!能发一个你说的翡翠原石给我看一下吗???

    【萌新】温凉:[指定红包·翡翠原石x1·斯皮尔]

    【天体学】斯皮尔:!!!!!!!!!!!!!

    【植物学】木莲:真的?

    【天体学】斯皮尔:还是原来的陨石碎片,但是它现在成了翡翠原石,我有点惶恐。凉妹子,有个问题不知当不当问?

    【萌新】温凉:你说。

    【天体学】斯皮尔:你是哪个星球学院的?主修母星历史?

    【萌新】温凉:一定要说吗?

    【天体学】斯皮尔:一定!

    【萌新】温凉:我在地球,现在念高中。

    【天体学】斯皮尔:你在地球????母星???失落的古文明时代吗?!!!

    【萌新】温凉:大概是你说的那个地球……

    【植物学】木莲:wodema!!!你们那里是不是有传说中的本草草草纲……

    【萌新】温凉:本草纲目。

    【植物学】木莲:对对对!小姐姐你简直就是上帝派来的小天使!!!送我一本行不?

    【萌新】温凉:…………好。

    【机械物理】玉玉:母星还在探索太阳系内的空间?需要我送你一些机甲设计图之类的吗?

    【萌新】温凉:不用了,谢谢。

    她就是要了,也不敢拿出来上交国家啊!

    【土壤研究】马克:能给我一点母星的土壤样本吗?我拿果冻土来交换。

    【土壤研究】马克:[指定红包·果冻土x100·温凉]

    【农业技术】丁丁:嗨呀,好想知道母星的植物生长环境,小凉凉啊,我这里有一根变异大马士革玫瑰的剪枝,你能帮我做个种植实验记录吗?

    【农业技术】丁丁:[指定红包·变异大马士革玫瑰x1·温凉]

    温凉:…………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感觉自己好像被玩坏了……

    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一个问题居然会引发这样的变故,温凉有些无语,又有些莫名的激动。

    说不清这种激动到底是从何而来,但被这么一群刚认识的小伙伴热情对待,重生后的那些惆怅苦闷,竟然奇迹般的消散了不少。

    跟斯皮尔以及群里的小伙伴又探讨了一会儿翡翠原石的问题,因为地球文明在他们所在的时代处于完全缺失的状态,群里的这些学霸们也没办法断定安塞克星陨石碎片的结构,是不是跟地球的翡翠原石一样。

    因此,确认翡翠原石的这个任务,难以避免地又落在了温凉的头上。

    被群友们委以重任的温凉,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地跟众人道了声别。

    退出聊天屏幕后,她看了一眼格子间里多出来的几样东西,缓了缓之前被群里的气氛带的有些兴奋的情绪,沉下心思思考起眼下自己的处境。

    四月的月考已经结束,成绩和排名也在放假的今天出来,想到学校宣传栏里贴出来的月考成绩排名,温凉的心沉了沉。

    她对这次月考的记忆太过深刻,以至于在多年后的午夜梦回都会不自禁回忆起当时的那份失落和懊恼。

    这大概是她人生走上岔路的开始。

    从高一入学到第二学期三月份的月考,她的成绩一直保持在班级第一,年级前三的范围之内。但是四月份的这次月考,她的成绩却掉到了班级排名第三,在年级只排到第十一名。

    这样的排名对于其他学生来说,其实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了,对她而言却是噩梦的开始。

    最后一科地理,她晚了二十分钟才进考场,只是因为所谓同学的一次恶作剧。

    当时是临班的三个女生把她叫住锁在厕所里,原因是她的成绩每一次都压了她们喜欢的男生一头。如果不是监考老师及时发现,也许到考试结束她还被锁在里面。

    其实,这已经不能算是恶作剧了。

    从那之后,她的成绩开始慢慢下滑。那些人像是尝到了捉弄人的乐趣,越来越肆无忌惮。

    文理分班之后,她的成绩非但没有好转,甚至越来越差。

    一次的成绩下滑并不能代表什么,但是每一次的倒退,在老师眼里却代表着你无法适应高中的学习节奏。

    回想起那些经历,温凉双手环抱住自己,怔怔出神。直到许多年后,当她经历了生离死别,职场倾轧,再回想起这些往事,才后知后觉得发现,原来自己经历了一场持续三年的校园暴力。

    如今,重新站在这段岔路口上,她一定要变得更好!

    将心中的最后一丝阴霾抹去,温凉眨了眨雾蒙蒙的大眼睛,站起身,重重伸了个懒腰,然后振奋精神,开始忙碌起来。

    她先是找了一个塑料袋和一把铁勺子,然后去后院的菜园子地里挖了一大坨泥巴放进格子间。

    接着在菜园子里找了个靠后山的角落,把丁丁交给她的变异大马士革玫瑰剪枝扦插在地上。

    搞定这些后,她又匆忙跑回自己房间,从自己的木床下拉出几个木头箱子,打开箱子,里头堆了不少已经有些泛黄的旧书籍。

    一看到这些旧书,温凉又不自觉红了红眼,这些都是外公的遗物。

    外公是镇上的中医郎中,中考结束那个暑假,上山采药伤了腿脚,没能挨过冬天。

    她在这些旧书里翻倒了一会儿,找到了一本木莲想要的本草纲目,书页泛黄,甚至有些破损。

    伸手轻抚了抚有些卷起边角的封皮,温凉出神了片刻,终是抵不过心里的不舍,重新把书放回了木箱子里。

    既然是送朋友的礼物,应该买新的才对,外公留下的这些书,她想自己珍藏起来。

    心里有了更好的选择,温凉伸手摸了一把有些湿润的眼角,站起身,看了一眼外头的天色。

    群里小伙伴委托的事情,目前能做的她都做了,只剩下那几块翡翠原石……

    思索了片刻,温凉忽地眼前一亮,镇上那位伯伯说不定能帮自己。

    心里有了决定,温凉快步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找出一个花布格子的小侧肩包,然后从格子间里拿了一块个头最小,大概只有鸡蛋那么大的翡翠原石,用手帕包起来之后,小心轻缓地放进侧肩包里。

    刚准备背着包出门,忽然瞥见卧室衣柜的穿衣镜里,自己还穿着一身蓝白的校服,想到自己晕过去之后还没来得及洗澡,她又匆匆忙忙洗了个澡,草草吹了吹头发,穿着妈妈新做的棉布小旗袍,披着半干的头发,背着包出门了。

    温凉要找的人是在镇上中心市场沿街开石雕店的章水来,这人跟温凉的外公有些交情,自己有个小型采石场,做一些石材雕刻之类的生意。

    温凉却知道,章水来除了做大型的石材雕刻生意,他本人十分喜欢收集一些玉石,还会亲手雕刻一些印章摆件之类的小东西,对各种石料都有一定的研究。

    春晓镇是云海市西河区下的一个小镇,温凉家在春晓镇南边的里山村,离镇上的中心市场差不多有近一个小时的路程,这会儿家里的自行车被温妈妈骑走,她只能一路步行过去。

    近五月的日头有些烈,凭着心里的一股子干劲,温凉也不觉得累,一路就这么走到了章水来的石材雕刻店。

    她刚出现在石材店外,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店外摆着的石狮子,石牌坊,坐在店里吹着空调乘凉的章水来一眼就看见了。

    忙站起身,跑出来朝温凉打招呼:“这不是凉丫头吗?跟你妈妈过来买东西?”

    “章伯伯,是我有事情找您。”温凉朝着来人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跟着小声说:“您能别告诉我妈妈吗?”

    “哦?是来找我的啊。”章水来有些意外地打量着眼前的小姑娘,瞧着她小脸发红,鼻子上冒着细汗,忙道:“外头太阳大,咱们去店里说话?”

    温凉笑着点了点头,跟着章水来进了他的石雕店,目光在店内唯一的一个博古架上停顿了两秒,她也不拖拉,直接把包里的东西拿出来,放在玻璃柜台上。

    章水来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柜台上用手帕包着的东西,看样子像是块石头?

    然后听到小姑娘说:“章伯伯,您能帮我看看这东西是翡翠吗?”

    翡翠?

    章水来眼皮一跳,心头闪过几丝好笑,翡翠这种东西能是这个色?原石还差不多。就是这小家伙也没门路买到原石不是?